《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2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刻的姿势,又是平躺在床,反正该露的不该露的,总归是露出来了一些。
  “当然……不干。”
  陆晨无严肃的摇摇头。
  “老婆,你在发烧啊,居然问我干不干……我是那种人么?”
  “你……”
  夏诗清气得。
  恨不得找把刀杀了这瘪犊子。
  “你……你欺负我!”

  她憋着嘴,眼眶泛红,竟是真哭了,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落。
  “安啦安啦……我错了,再也不口花花了,你信我吧,我真会推拿按摩……我跟你保证,只是按摩……”
  “真的么?”
  夏诗清怯弱的说。
  此刻的她,哪儿还有丝毫女强人风范,如一头受惊的小梅花鹿。

  “骗你是小狗。”
  陆晨笑了笑,眼神清澈,笑容温暖。
  夏诗清那颗忐忑摇摆的心,顿时安稳了不少。
  陆晨深吸一口气,微微解开她的睡袍。

  暖色灯光下,露出肌肤如皑皑之雪,白的耀眼,白的刺目。
  震撼。
  动人心魄。
  说是造物恩赐也不为过。
  陆晨深吸一口气,压制心旖旎,开始给她按摩。
  良久。
  夏诗清喘着粗气,睁开了眼睛。
  眼眸里蕴着水汽,脸颊带着诱人的红。
  “行了,好好休息吧,睡一觉,明天什么都好了。”陆晨浅笑道。
  “那……你睡哪里?”
  “沙发。”

  衣柜只翻出一床薄毛毯,关灯,陆晨躺着便睡。
  黑暗。
  夏诗清悠悠吐了口气。
  一半是紧张之后的轻松。

  一半则是浓烈的好。
  陆晨这家伙,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看起来轻浮浪荡,极不靠谱。
  绝对是她最讨厌的那种男孩子。
  但在轻浮浪荡的外表下,却藏着另外一个他。
  那样的他,如清风朗月。
  有桃花落尽、檀郎何处的魏晋风流。

  那样的他,似骄阳烈日。
  有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的大气滂沱。
  意气激昂,不可一世。
  心有道义,可藏日月山河,可藏锦绣乾坤,虽千万人独往矣,真的很有魅力。
  那到底哪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一时间,夏诗清思绪起伏,忽然丢失了睡眠。
  陆晨在沙发躺着,关灯,望着灯火辉煌的外滩,怔怔出神。
  “喂,你在想什么?”
  夏诗清忍不住问道。
  “真想知道?”
  陆晨浅笑道。

  夏诗清嗯了一声。
  陆晨叹了口气,哀怨道:“老婆,我是在想啊,一个娇滴滴的绝世大美人躺在我身边两米,而我却假惺惺的在这里装什么狗屁的正人君子,这尼玛,别说禽兽了,小爷我连禽兽都不如啊。”
  “噗……”
  夏诗清没忍住。

  她笑了,笑得很欢畅。
  “你再笑,再笑我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陆晨老脸一红,眯着眼,暗含杀气。
  夏诗清不敢笑了,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啦。”
  “傻妞。”陆晨没好气吐出两个字。
  掐灭烟头,睡觉。
  其实挺好。
  禽兽不如禽兽不如。

  谁规定开了房一定要床?
  李白还是杜甫啊,高尔基老师还是列宁同志啊。
  小爷可是党员,是一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有信仰的!
  第二天清晨,夏诗清被某人呼噜声吵醒。

  望着天花板,她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瞥了沙发一眼,某人盖着一条薄毯子,蜷缩成一团。
  真可怜。
  “喂……”她叫了一声。
  “怎么了?”陆晨嘀咕。
  他其实一直没怎么睡着,实在太冷。
  “沙发那么小,你怎么睡呀,到床来吧。”她俏脸通红。

  “不怕我犯错误?”陆晨问。
  “你要犯错误,昨天犯了。”夏诗清小声说。
  “傻女人,你太高估男人的自制力了。”
  陆晨也不矫情,很不客气地躺到她身边,睡了一晚沙发,终于舒坦。
  几分钟后。
  “喂,你睡着了没。”他问。
  夏诗清摇摇头。
  陆晨很安分,什么都没有做。但她还是很紧张,身体紧绷。
  长这么大,第一次跟男人睡在一张床,零距离。

  陆晨将夏诗清轻轻扳过来,两人面对面。
  她小脸红彤彤的,吐气如兰。
  有些女人,是那种见到男人拼命绽放的花朵,而有些女人,则矜持骄傲地只为一个男人娇艳摇曳。
  一如此刻的夏诗清。
  千山暮雪,万里层云,霎那芳华,一瞬艳烈。

  那含蓄又摇曳的风情,胜过这人世间任何的大风大景。
  这是老子的女人。
  陆晨心想。
  哪怕现在还不是,但早晚都会是。
  “老婆……”陆晨嘀咕。

  “怎么啦?”
  “你还讨厌我么?”
  “当然讨厌,你是本小姐这辈子最讨厌的家伙。”
  夏诗清狠狠说道。
  “那完犊子了。”
  陆晨叹了口气,“老婆,我跟你说实话吧……”
  “又怎么啦?”
  “其实我爹当年跟我定下的婚书,不是一份,而是三份……”
  “啊?”

  夏诗清诧异。
  虽然心里很是震荡和气愤,但她还是没有继续追问。
  三份三份咯。
  反正本小姐也没打算嫁给他。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还是去找我另外两个未婚妻吧。”
  陆晨叹声道。
  “你敢!”
  夏诗清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她连忙捂住嘴巴。
  然而已经迟了。
  陆晨哈哈大笑:“老婆,我明白了,你心里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鬼才喜欢你,你去吧,最好这辈子别出现在我面前。”

  夏诗清气鼓鼓道。
  “傲娇婆娘。”
  陆晨翻了翻白眼。
  她稍微往陆晨怀缩了缩:“……睡觉!”

  讲道理,两个人挤着,还挺暖和。
  陆晨真的很老实,他什么都没有做,很快沉沉睡去。
  夏诗清却是没能睡着,她悄悄看着陆晨的脸,发现他竟是在笑,估计是梦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吧。
  “他笑得真好看,这么干净,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
  她想着,竟是觉得陆晨这张脸,越看越觉惊艳。
  这个男人,怎么跟一坛老酒一样呢?
  醇厚,艳烈,经得起岁月的考验。
  可那些光有皮囊的富家子弟小鲜肉们,好太多了。

  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陆晨睡醒了,夏诗清其实一直没怎么睡着,见他醒了,便都开始起床洗漱。
  半个小时后,夏诗清的一个女助理叩响了房门,给他们送来了两套衣服。
  见开门的居然是陆晨,一脸见鬼。
  陆晨贱笑着接过衣服,笑道:“姐姐,你懂得……”
  女助理脸颊一红,说道:“额……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要死不是!”
  夏诗清气得,没好气道。
  “夏总,人家真的懂了。”
  女助理委屈着说。

  将衣服塞给陆晨,转身逃。
  要不然看夏诗清那个娇羞的样子,说不定会把她杀人灭口。
  两人换好衣服,楼下餐厅吃了早餐,期间陆晨一直在贱笑,夏诗清恨不得将他灭掉,恶狠狠道:“喂,姓陆的,昨晚的事情,谁都不能告诉!”
  “了解!”
  陆晨点点头。

  接着送夏诗清去公司。
  路夏诗清一直冷着脸,也不跟他说话,对他讲的蹩脚笑话也没反应了,倒是搞得陆晨有些摸不着头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