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9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根笑道:“没大碍……阿鸣,今年可真是托你的福了,毛竹园还从来没有这么兴过,你看吧,明后天人更多,照这个势头,今年的杨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到时候我给你报账……”
  陆鸣现在哪在乎万儿八千块钱,摆摆手说道:“我说过,这些杨梅是你种的收入全部归你……我问你,村子里入股的事情怎么样了?”
  水根说道:“村长今天一大早还跟我说这事呢,大家一听可以保住房子土地,年底还能分钱,谁不愿意?已经确定了,全村人都入股……”

  陆鸣满意地说道:“这就好,不仅是我们村子,你去找找附近村子里的熟人,动员他们也入股,等公司成立之后,我给你安排个位置,以后你就不用种地了……”
  水根一听,兴奋的直搓手掌,说道:“哎呀,阿鸣,你可真出息了……可惜你妈……”
  顿了一下,有点担忧地说道:“阿鸣,都说你不是我表姐亲生的,你该不会……”
  陆鸣自然明白水根的意思,还没等他说完就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眼下只知道一个妈,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我的亲娘……”
  水根这才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哎呀,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昨天晚上有个女记者跑来找我打听你的身份,主要是了解有关陆大将军传人的事情,我就把我听说的告诉她了……”
  陆鸣吃惊道:“女记者?哪家媒体的,叫什么名字?”

  水根想了一下说道:“好像是电视台的……姓景吧……”
  陆鸣楞了一下,随即似乎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说道:“我说这事怎么传的这么快,不清楚她怎么跑到陆家镇来了……”
  水根急忙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陆鸣没有回答,摆摆手说道:“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带她们尝尝鲜就回去了……”
  陈丹菲毕竟是城里人,虽然一路上和陆鸣闹的不愉快,可等到钻进树林、看见树上长满密密麻麻的杨梅的时候,马上就兴趣盎然了,一边跟着陆媛摘杨梅,一边还不时塞一个嘴里吃的津津有味。
  陆鸣站在一边悄悄偷看,只见陈丹菲吃杨梅之前都要用手帕仔细擦拭一番,忍不住好笑,心想,从这个动作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比较装的女人。
  如果杨梅上真有什么脏东西,难道用手帕就能擦得掉?怕脏就不要吃好了,也许,自己在她眼里就像杨梅一样,并不是没有吸引力,只是她心理上有点洁癖,需要有一块手帕安慰一下自己。
  如果能给她提供一块手帕擦拭一下自己的话,尽管只是自己骗自己,心理上可能就不会有什么障碍了,只是这块手帕不太好找。
  这样想着,陆鸣慢慢走了过去,一边从后面欣赏着陈丹菲骄人的身材,一边咳嗽一声说道:“味道还不错吧,杨梅就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时候最好吃,过一晚上味道就变了。
  你们在城里面虽然能买到,但那都是提前从树上摘下来放熟的,味道绝对不能跟现摘的相提并论,再说,我家的这种品种叫黑炭梅,市面上很少见……”
  陈丹菲背着陆鸣只顾摘杨梅,好像没听见他的话似的,不远处的陆媛笑道:“你就别吹了,赶快帮嫂子摘一篮吧……阿龙,你帮我们拎着篮子,南星,走,我们去那边摘吧……”
  说完,带着南星钻进了树林深处不见了。
  陆鸣自然之道陆媛这是在给自己提供和陈丹菲单独相处的机会,心里面竟觉得不是滋味,说实话,陆媛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让他怀疑陆老闷招自己做女婿的动机。
  虽然昨晚已经得到了陆媛的身子,可还是有点疑神疑鬼,毕竟,一个女人怎么能不吃醋呢?除非她压根就不在乎自己。
  不过,陈丹菲近在咫尺,甚至能嗅到她身上撒发出的幽香,从树林中落下来的斑驳的光影在女人的秀发上和白皙的脸上不停地跳跃,尤其是当她惦着脚仰头摘杨梅的时候,那姿势美的令人心颤,他哪还又功夫琢磨别的事情。
  “把篮子给我,我帮你摘……”陆鸣走上前说道。
  这一次陈丹菲没有拒绝,把篮子递给了他,不过,没出声,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树上的杨梅上。
  奇怪的是,当她摘了一颗杨梅放进嘴里的时候,竟然没有再用手帕擦拭,也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心理上的洁癖最终无法抵御杨梅的诱惑。
  此刻,其他摘杨梅的人基本上已经带着收获下山去了,除了不远处偶尔传来南星和陆媛的说笑声,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微风掠过杨梅树梢发出的沙沙声,这种静谧的环境似乎让气氛显得暧昧起来。
  陈丹菲显然感觉到了背后陆鸣偷窥的目光,动作不像刚才那么自然了,也不再踮起脚来采摘高处的杨梅,以免衬衫缩上去露出雪白的腰肢。
  陆鸣心不在焉第摘了几颗杨梅,眼角却注视着陈丹菲的一举一动,心想,如果自己想跟她说点什么,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如果继续沉默下去反倒会让她感到不自在,必须跟她说点什么,只是千万不能提到敏感的话题,否则肯定会自讨没趣,不过,这么宝贵的时间如果只谈论杨梅的话未免太可惜了,怎么也要说几句私密话吧。
  想到这里,陆鸣咳嗽了一声,大着胆子说道:“你打算在陆家镇住多久,总不能永远在陆老闷的家里躲下去吧?”
  陈丹菲飞快地瞥了陆鸣一眼,走到另一棵杨梅树下,一边看着上面的杨梅,一边不冷不热地说道:“这关你什么事?我住在这里难道碍你什么事了吗?”
  虽然陈丹菲仍然是冷冰冰的样子,说出来的话也充满了火药味,可只要她开口说话,陆鸣心里就很知足了,说实话,他现在脸皮也厚了,被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呛几句压根就不在乎。
  所以,他不但没泄气,反而朝着陈丹菲靠近一步,厚着脸皮谄笑道:“当然不会碍我什么事,我只是觉得你这样躲着也不是个事,总要考虑一下今后怎么办……

  我倒也不是想管你的闲事,毕竟,我是南星的干爹,现在又是阿媛的未婚夫,说起来,我们都是一家人……”
  陈丹菲似乎也不得不承认陆鸣说的是实话,好一阵没出声,等到吃下两颗杨梅之后,这才冷冷说道:“我躲什么了?”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恐怕连阿媛都不知道,但我很清楚……我知道市公丨安丨局的徐晓帆找你什么事,我也知道陆建岳对你干过什么……”
  陆鸣话音未落,只见陈丹菲猛地转过身来,胀红着脸愤愤地说道:“陆建岳对我干什么了?”
  陆鸣知道自己的话触到了陈丹菲的痛处,不过,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说几句有分量的话,这场谈话恐怕马上就会结束。
  于是鼓足勇气说道:“你可以为了自己的尊严不承认……但我可以肯定,陆建岳父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当然,上次徐晓帆来这里找你绝对不是我的意思,事实上,我也赞成你不出面指控陆建岳的决定……
  毕竟,我不想让你成为人们的议论对象,更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到南星,所以,我说服徐晓帆后来没有强迫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