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9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陆家镇的开发项目最终怎么搞,还是要尊重民意,不过,如果市里面的领导有什么指示精神,我们镇政府肯定一切照办……”
  陆建伟哼了一声道:“尊重民意?你们镇政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民主了?前一阵我听说土地征购的价格都基本定下来了,后来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陆维天说道:“这两天我和王书记一直都在各村做调研,村民们对征购他们的土地情绪很大,你也知道,农民最看重的就是土地,没有了土地,就算让他们住到城里面也不习惯。
  所以,他们宁可把土地入股老闷的公司,这样每年都有分红,还可以继续住在那里,眼下,老闷这种公司在农村已经很普遍了……
  并且还得到过中央首长的肯定,我们镇政府毕竟是小衙门,没有上面的明确指示,也不好逆着村民们的意愿行事……”
  “这么说,老四已经跟你们接触过了?”陆建伟问道。
  陆维天点点头说道:“他跟王书记已经谈过这件事,王书记的意思是,只要他的资金没问题,镇政府原则上同意……”
  “难道你就没有出面阻止?”陆建岳不满第问道。
  陆维天苦着脸说道:“都是你们陆家几个兄弟的买卖,我也不好说什么啊……我私下也跟王书记沟通过,他的意思是……有这么问题还是你们几个兄弟只见互相商量着办吧,我们也很为难啊……”
  陆涛忍不住了,气愤道:“这有什么为难的,你们镇政府下个文件,村民们难道还敢造反?该不会是我四叔把你们都买通了吧?”
  陆维天虽然卖陆建岳的面子,可还不至于把陆涛放在眼里,听了他的话,拉下脸来说道:“阿涛,你这是什么话?就算我们被老闷买通了,那也是你们陆家的人……
  你们兄弟之间有什么矛盾,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还是那句话,老闷办公司我们政府没有理由阻止他,至于你们兄弟之间的有什么过节,最好还是自己先沟通一下,省的我们里外不是人……”
  陆建岳瞪了陆涛一眼,摆摆手说道:“维天,你何必跟一个小辈计较……好吧,我还是想办法再跟老四沟通一下再说,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陆维天气哼哼地走了。
  陆涛嚷嚷道:“让我说中了吧,我就知道四叔故意在跟我们作对,还有那个陆鸣,早就把我们当成仇人了,四叔不惜把阿媛嫁给他,明摆着是跟我们过不去……”

  陆建岳点点头说道:“我早就说过,老四和老二穿一条裤子,跟我们不是一条心……没想到我们还是晚了一步,他把陆鸣笼络在自己身边用心良苦啊。
  说不定老二的遗产真的那小子手里呢,要不然,凭着老四那点家底,凭什么敢摆这么大的摊子,最重要的是,陆鸣如果把老二留下的东西交给老四,那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我们总不能亲兄弟反目,让全市的人看我们的笑话吧……”
  这时陆琪说道:“我明天就回市里面看看旧币市场的行情,我总觉得陆鸣这个混蛋满嘴跑火车,就那些纸币难道值这么多钱?
  如果不值钱的话,四叔的资金来源就值得可以,很有可能是从陆鸣这里得到了二叔的遗产……”
  陆丽说道:“也难说,我听说十几年前的一张十元面值的纸币就卖了几百万,他那里可是有一箱子呢,如果全部卖掉,还不值几个亿?”
  陆涛大声道:“就算值十个亿,可W市谁有这么大的实力收购这些纸币?”
  陆丽嗔道:“你脑子有毛病啊,现在都是在网上交易,全国的买家都能参与,十几个亿算什么,如果碰到了真正的收藏家,就算一千亿也拿得出来,难道你没听说过吗,有人五十亿买了一辆破车吗……”
  陆建岳心烦第摆摆手说道:“扯这些不相干的话有什么用?我早就让你们注意老四这边的动静,现在人家公司都快办起来了、村民的工作都让他做通了,可我们还蒙在股里面呢。”
  这时,沉默了好一阵的陆建伟小声道:“大哥,我看,既然我们不方便出面跟老四唱对台戏,干脆就让孙伟林出面,反正这里面也牵扯到他的利益,我不信他会袖手旁观……”
  陆建岳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跟前看了一会儿外面的夜景,然后穿过身来谨慎地说道:“我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呢,你们不知道,前几天我跟孙淦秘密见过面……
  听他的意思,好像上面风声很紧,让我们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惹是生非,他都已经打算让他老婆辞掉红十字会会长的职务了,可见所言不虚,这个时候让孙伟林出面,他不一定会买账啊……”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掐断老四的资金来源,可就是不清楚他公司的其他几个主要股东是谁,另外,谁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得到了老二的遗产……”
  陆建伟说道:“得到老二的遗产可能性应该不大,要不然他反倒没必要抢陆家镇的项目了,说不定早就带着一家人跑到什么地方享福去了……”

  陆建岳摇摇头说道:“你难道还不清楚老四的脾性,他这是憋着一肚子火呢,我就算说他是成心跟我对着干也不过分……”
  陆涛气愤道:“既然他不把我们当一家人,我们也没必要客气……”
  陆建岳眼睛一瞪,喝道:“你想干什么?”
  陆涛憋了一会儿说道:“我当然不会对自己的叔叔下手,但我们可以想办法让他离开陆家镇一段时间。
  比如,我好好请他去什么地方待上十天半个月,等他回来,我们一切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陆建岳和陆建伟对视了一眼,然后伸个懒腰说道:“你们都去睡吧,我跟建伟还有点事情要商量……”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陆建岳小声道:“现在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阿涛的办法不妨值得一试。
  眼下一切都是老四在牵头,如果少了他,就凭陆鸣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还能掀起什么大浪,没了老四这个地头蛇撑腰,凉那些村民也不敢闹事……”
  陆建伟吃惊道:“怎么?难道你真要对老四下手?”
  陆建岳训斥道:“你猪脑子?我怎么会对自己亲兄弟下手?难道你没听阿涛说吗?只是让他去某个地方享几天清福,只是这件事绝对不能交给阿涛去办……”
  陆建伟低声道:“你的意思是绑架?他家里人报案怎么办?”
  陆建岳犹豫道:“也说不上绑架,他家里也就是着急几天,等到老四毫发无损第回来之后,自然就息事宁人了,就算他们报案,公丨安丨局也绝对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陆建伟楞了半天,担忧道:“可老四心里肯定明镜似的,等他回来岂肯罢休?”
  陆建岳笑道:“他不罢休还能怎么样?只能吃个哑巴亏,到时候大不了给他点好处……再说,你看看今天的情形,他那点把我们当亲兄弟看待了?”
  陆建伟好像还是有点顾虑,犹豫道:“难道我们就不能想想其他办法?比如,卡死银行的信贷,让他的公司贷不到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