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为什么,明明自己跟彭长宜离婚了,沈芳居然心理不平衡起来了。往年,尽管三源没人来了,但是亢州姚斌和寇京海他们几个还是来的,有的时候刘忠和田冲也过来表示一下,但是她如今不是彭长宜的妻子了,连他们都不过来了,既然你们跟彭长宜是铁哥们,彭长宜的女儿还在她这里,你们怎么不来看看他的女儿?
  这些势利小人!沈芳在心里又一次狠狠地骂了一句。
  彭长宜在温庆轩和卢辉的陪同下,慰问了一下国道上的治安检查站、电视台后就回来了。
  他惦记着车上的那份礼物,惦记着还要去拜访一个早就想去拜访的那个人。
  他没有用老顾,而是自己开车来到了市人大家属院,他按响了一个门铃,过了一会,门开了,狄贵和从里面探出头来。?他看见是彭长宜,立刻脸上便有了神采,惊喜地说道:

  “长宜,怎么是你啊?”
  说着,狄贵和就门户大开,赶紧将彭长宜让进屋。
  狄贵和的老伴儿也从里屋出来,她热情地招呼彭长宜,身后还跟着一条黄色的蝴蝶犬,支棱着两只耳朵,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仰头看着彭长宜。
  “彭书记,你那么忙,怎么有时间来看我。”狄贵和接过彭长宜手里的礼物说道。
  彭长宜说:“早该来,年前实在是太忙了,我刚慰问回来,转了两个地方不转了,惦记来给老领导拜年。您过年好。”
  “过年好,过年好。”
  狄贵和显然没有料到彭长宜会来,而且还带来了礼物,他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对于狄贵和,彭长宜是充满感激的,谁都知道,他彭长宜是王家栋和樊文良线上的人,但最初考察彭长宜和任小亮的时候,狄贵和向翟炳德暗中推荐了自己,尽管狄贵和从来都没有跟彭长宜表过功,但是,彭长宜知道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那段时间里,唯一给翟炳德提供情况的只有狄贵和,这个,无论是樊文良还是王家栋都心知肚明。
  彭长宜记下了狄贵和的好,但从来都没有公开表示过什么,后来狄贵和从市委退了去人大,彭长宜特地回来请狄贵和喝酒。再后来,狄贵和又从人大主任位置上退下去了,彭长宜又请他喝过酒。
  狄贵和跟翟炳德的关系亢州许多人都知道,但狄贵和是个好脾气而且表面上还是个善于“和稀泥”的人,自身是非很少。狄贵和早就过了退休年龄,一直在人大主任的位置上,直到王家栋接任。他退下来后,便在市老龄委做顾问工作。
  虽然是大年初一,但是狄贵和的家里冷冷清清,比在台上掌权时大相径庭。平常,就是一个随随便便的节日,他的家门口也是门庭若市,人来人往,加之大家知道他跟翟炳德的关系,亢州的官员,从来都没有小瞧了这个没有实权的人,后来他到了老龄委后,门前就不如以前热闹了,但是人们还是有些看顾的,有一部分人仍然来看他。

  但是今年这个春节显然就不同了。翟炳德倒台,也直接影响到了狄贵和门前热闹的程度。他对于别人仅有的一点价值没有了,再有就是因为王家栋倒霉、彭长宜上台,大家唯恐和狄贵和接触多了,引起彭长宜的不满,从而影响自己的仕途,所以,他家门前冷冷清清也就是必然趋势了。这一点,彭长宜早就预料到了。
  在年前各个单位慰问老干部中,彭长宜特地把这些离退的老干部请到市委,召开了一个座谈会,那天他特别注意到,狄贵和没来,他让市委办打电话询问,才知道狄贵和感冒了。彭长宜知道,狄贵和不来,绝不仅仅因为感冒。
  彭长宜大大方方地坐下,接过狄贵和夫人给他沏的水,冲狄贵和说了声:“我都坐下了,您干嘛还站着?”
  狄贵和笑了,坐在彭长宜旁边的沙发上,说道:“长宜啊,你来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太感动了!”
  彭长宜喝了一口水,说道:“您这是批评我哪吧?”
  狄贵和赶紧说道:“不是不是,是真的感动。”
  彭长宜看了一下四周,说道:“孩子们没回来?”
  “年前回来着,都有加班任务,儿子有任务,年前出国了,儿媳和孩子在北京娘家,说是明天回来。”
  彭长宜又喝了一口水,说:“从三源回来后一直想拜访老书记,就是没有时间,您也知道,牛关屯的事牵扯了太大的精力,搞的我是焦头烂额。那天开老干部座谈会,我特地问您怎么没来,后来才知道您病了。”
  狄贵和叹了一口气,说道:“退出政治舞台的人了,就不愿意再抛头露面了,请彭书记理解。”
  彭长宜笑了,说道:“别呀,我回来了,您还得继续发挥余热。老龄委这块工作也很重要啊,都是为国家工作了几十年了的人了,这些人可以说是亢州的宝藏,要照顾好他们的生活,要开展工作,尤其是那些有利于老年人身心健康的文体活动,这也是促进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内容,做好机关离、退休人员的管理和服务保障工作,这项工作事关重大,因为老干部,是我们的大后方,不能掉以轻心啊,如果老干部要是想整点事,那就是地动山摇啊,您说是不是?”

  狄贵和的脸上就有了尴尬之色,他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如今退下来了,人微言轻啊——”
  彭长宜笑笑,看着狄贵和不时地把手伸到茶几下去,摸着那条黄色的蝴蝶犬,估计也是老犬了,它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不愿意动。
  彭长宜忽然很不合时宜地想到了罗兰夫人的一句话:“我交往的人越多,就越是怀念我的那条狗。”
  他不由地为自己的幽默甩甩头,说道:“狄书记,尽管您从来都没有跟长宜表白过,但是长宜知道您是贤能之士,在长宜成长的路上,您起到过举荐的作用,这一点,长宜这辈子都是没齿难忘。长宜就是有这么一个脾气,凡是对我好过的人,就是拿刀砍我两下,我都不会嚷疼,但别人不行,别人给我一下,我兴许还他两下,呵呵,我这个脾气你是了解的。”
  “那是,你是,你是有热血的,你的为人我们都清楚,至于你说帮过你,那也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你具备这样的能力,我也是从党性和原则出发,是为了工作。”狄贵和显出了他不多见的骄傲。

  “您是真正的伯乐,不图回报的伯乐,所以,我在心里一直敬重您。”彭长宜的脸上,充满了真诚和感激。
  半天,狄贵和才说:“长宜,家栋怎么样了?”
  彭长宜一愣,他显然没有想到狄贵和这样问自己。就说道:“我只去狱中看了他一次。身体出现了问题。”
  “哦?”狄贵和吃惊地问道:“什么问题?他的身体可是没有毛病啊?”

  彭长宜说道:“是啊,他的身体确没有毛病,但是架不住人为制造毛病。”
  彭长宜自己也没想到,为什么跟狄贵和说这个,要知道,官场上说话,是非常容易被人利用的,况且自己本来就是带着情绪说出来的。
  “怎么讲?”狄贵和问道。
  彭长宜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是硬伤。”
  “哦?难道……跟他……上了手段?”狄贵和惊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