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儿抻过安全带,彭长宜帮她扣上,驾着车就向前开去,边开车边说:“尽管爸爸打你不对,但是你昨天表现的的确不好,没礼貌不说,还骂人,你是一个小学生,又是少先队员,不应该受大人的影响,更不该听你妈的,她不讲文明不讲礼貌,娜娜不该跟她学。”
  娜娜听着,就低下了头,一声不吭。
  彭长宜又说:“称呼别人是狐狸精,等于是在骂对方是坏女人一样,这是对别人的侮辱,是人身攻击,娜娜要懂道理,要做讲文明,讲礼貌的好孩子。听见没有?”
  娜娜没言语,啪嗒一声,眼泪就掉下来。
  “爸爸说的对吗?”
  娜娜默默地点点头。
  彭长宜见状,就不过多说了,本来自己平时忙于工作,陪女儿的时间就少,眼下又是大过年的,而且昨天还打了娜娜。想到这里,他就提高声音说道:“娜娜,过年了,你又长一岁了,说,过年想让爸爸为你做点什么?或者想去哪儿,爸爸带你去玩。”
  娜娜看了他一眼,用新衣服的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道:“我还是去北京。”
  “呵呵,这是最低的要求了,好,想去北京哪儿?”
  “随便,只要去北京,哪儿都行。”
  “行,要不爸爸去带你看升旗仪式,哦,不行,今天是三十,明天是初一,明天咱们要跟爷爷一块儿放炮吃饺子。”
  “过了明天再去看升旗。”
  “也行。想想,还有没有?”
  娜娜高兴了,说道:“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吧。”

  “行,爸爸随时听你召唤怎么样?”
  娜娜点点头,咧着小嘴,开心地笑了。
  彭长宜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回头把后面爸爸的提包拿过来,打开,里面有一个红包,是给你的压岁钱。”
  娜娜高兴地转身,就从后面提过爸爸的一个大手提包,拉开后,里面果然有一个厚厚的红包,她拿出来后,又把爸爸的包拉上,放到后面。捏着红包惊呼道:“爸爸,给我这么多压岁钱!”
  彭长宜见女儿高兴,就说:“看看就知道了。”

  娜娜低头,打开红包,掏出钱,是两沓崭新的一元钱。不由得说道:“呀,原来都是一块的,新钱,哈哈,我说怎么这么多。”
  彭长宜说:“数数有多少钱?”
  娜娜就低头一张一张地数钱,数了半天,才将一沓钱数完,说道:“爸爸,这沓是一百张。”
  彭长宜问道:“一百张多少钱?”
  “一百块。我再数数这个。”娜娜带着浓厚的兴致又开始数第二沓新钱
  “爸爸,这也是一百张,一百块。”娜娜晃着钱,说道。
  彭长宜以前从没有单独给过女儿压岁钱,都是由沈芳代劳,看见女儿拿着两沓新钱高兴的样子,就说道:“娜娜,以前爸爸给你压岁钱都是跟妈妈一块给的,从今年开始,爸爸要单独给你压岁钱,直到你参加工作挣了钱,爸爸就不给了。”

  “呵呵,我参加工作后就该给爸爸钱了。”女儿低头摆弄着新钱说道。
  不知为什么,听女儿这么说,彭长宜由衷地高兴,尽管女儿给他开的是一张远期的空头支票,但他还是无比的高兴,就说道:“好啊,那爸爸等着,等着花娜娜给爸爸的压岁钱。”
  “大人不要压岁钱。”
  “哈哈,但是大人需要钱养老啊,如果娜娜不给我钱,我拿什么养老?”

  娜娜听了,就点点头,“嗯”了一声,表示认同爸爸的观点。
  “娜娜,知道爸爸为什么给你的都是一块钱吗?”
  娜娜似懂非懂地看着他。
  彭长宜微笑着说道:“一块钱,你花着方便,新钱,干净,你想吃雪糕,就吃一块钱一根的,省得找你不干净的钱,另外你早上吃早点也方便,两块钱一个煎饼,就饱了,如果再喝一杯也是一块钱。省得你摸旧钱,上学洗手又不方便,你说是不是?”
  “嗯,是,那些旧钱都有一股呛鼻子的臭味,我不喜欢闻。”娜娜说道。
  “等你把这些新票儿花完后,爸爸我再去给你换新的,以后娜娜兜里只装新钱,不装旧钱。”
  “那要是找给我旧钱了呢?”娜娜歪头看着爸爸说道。
  彭长宜说:“那就把找回来的旧钱给妈妈。”
  “行,让妈妈闻臭味。”娜娜说完就笑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对。现在,把钱装起来,收好吧。”

  娜娜就高兴地把两沓新钱重新装进红包里,扭头就找她的书包和羽绒服。彭长宜看了看前后左右,就伸出右手,冷不丁就从后座上把女儿的书包扥了过来,娜娜接住,小心地把红包装进了书包,一转身,又扔在了后面。
  她回头跟爸爸说道:“谢谢爸爸。”
  彭长宜说:“跟爸爸就不要客气了。”
  父女两个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女儿完全忘记了昨天挨打的事了。
  刚进彭家庄,就看见父亲早就在村边张望。
  彭长宜放慢速度,降下女儿那边的车窗,女儿趴在车窗上叫了声“爷爷。”
  老人穿着平常舍不得穿的衣服,刮了胡子,理了发,高兴地答应着,脸上的皱纹都乐开了花。
  走进熟悉的院子,院子早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了,彭长宜就想起了母亲,想起母亲每年春节都是老早就开始扫房子,贴窗花,准备年货,等着他们回来过年……想到这里,彭长宜心里有些心酸难过。
  这种心酸难过只持续了一小会,他就被屋子里的一堆礼品吸引住了目光。

  就见爸爸住的北屋里,在墙角的位置,摆着一堆的礼品,一箱箱的好烟、好酒和茶叶,还有其它吃的东西,花花绿绿的一大片。
  彭长宜说道:“爸,谁看您来了?拿了这么多东西。”
  父亲说:“哪是看我来的,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都是看你来的。”
  彭长宜纳过闷来了,自己离了婚,这些人是不可能去他原来家的,海后招待所把守的比较严,只有几个人能把东西送到他的住处。他给了部长家一大部分,也给了岳母家一些,毕竟岳母还要给他照顾女儿。

  父亲说:“这是昨天晚上送来的,我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呢,你来看看,这里还有。”
  说着,就带他来到东屋,从腰里拿出钥匙,开开门锁,进去后,摘下窗户上的一块窗帘,这时,彭长宜才看清,地上,同样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品。好烟好酒占了一大部分,光牛奶就堆起了一座小山高,各种饮料,海鲜、高级糖果、羊腿、鸡蛋、干果……简直就是一个开商店的了。
  “哇,这么多好吃的!”娜娜不由地惊呼道,小嘴张开后半天都没有合上。
  父亲说:“这屋子里还有,跟我来。”
  于是,彭长宜又跟父亲来到了北屋,父亲拉开冰箱,就见冰箱上上下下都塞满了东西,就连搅拌好的饺子馅都有了,各种螃蟹、大虾、鲜鲍鱼,塞满了冷冻室。
  爸爸说道:“你大哥家的冰箱里也塞了好多,实在没有地方放了。鲜肉、都是猪的屁股蛋,唉,头疼的我啊,就盼着你回来处置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