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7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田成东那声音有些暧昧与玩味之意,觉得绝对不是发病住院这么简单。要不田成东绝对不会是用这样的语气来说这件事,省里一个副省长病倒,可想而知,为了这样一个空位子,自然会有一系列的动作变化,也会牵动省城和京城各家的心思。
  杨秀峰自然沾不了边,省里对他头上那个代市长的“代”字,才有要进行人大选举的意思,这仪式还要过一两个月才会进行。副省级,自然是他无法碰及的高度。只是陆庭奥副省长的工作职责却是和他多说有些关联,抓全省的建设工作。南方市里正在全面进行建设、大建设,换一位领导来抓这工作,杨秀峰也得重新进行沟通。
  如今与省里领导沟通,杨秀峰不想再打工作牌、送红包之类的私下活动,但吃吃饭,稍做安排一些节目,也还是认可的。这样,要沟通好却是有些费劲的。之前,陆庭奥副省长之间的关系就不算太顺,关键是副省长对杨秀峰在柳市时他准备插手那边深水码头,与杨秀峰联系时,杨秀峰一直都装傻不理。而后,到南方市这边,也没有直接找到他门下,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懂味知趣。

  一些事情,领导也不好直接开口,要下面的人善于理解领导的意思而主动地做。不过,目前南方市的大建设除了高等级公路项目之外,其他的也都是华兴天下集团相关的建设,陆庭奥副省长就算想插手,也知道这样的建设工作是省里主要领导都盯着的,不能够乱说话。杨秀峰不配合不主动,也只有记在心里。
  那个位子换一个人来坐着,会是怎么样的情形,如今也说不上。要是换一个底子更雄厚的人来坐,今后,南方市这边的工作势必就难以绕开这位领导的,杨秀峰要先做什么样的工作,使得今后在工作中更顺利些,也就要早做准备了。
  但田成东不会为他想这些的,急急地传这样的消息过来,肯定还有其他的问题。杨秀峰说,“田哥,是不是还有什么名堂?可要多教教我……”
  “能有什么名堂?只是我们这位领导虽在办公室里病倒的,但当时是倒在一个女老板身上的,省里虽说将消息控制下来,只怕也不容易控制的。”田成东似乎放低了声音,怕给人听到他在散播这样的消息一般。
  体制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保密的,省里、市里、县里,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的,都会很快就传到各人的耳里,大家都纷纷作出自己的反应与对策。这一些情况,杨秀峰早就明白的,所以想肖建海到南方市突然就职,都是非常奇异的例子了。也是省里各方面刻意地隐瞒着,才让南方市的人得不到消息。
  而像陆庭奥这样倒在女老板身上的事,本来就是花边新闻,更具有可讨论的兴致,哪还会保守住秘密?不论是省里还是京城,对这一事情都有各自的利益,有些为了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大化,也就要将这样的事情爆出来。
  一个副省长倒在女老板身上这种事,本来不算什么稀奇的,但对柳省而言,却是一件蒙羞的事对陆庭奥本人说来,他的仕途也就嘎然而止。高官在生活上会有这更开放的一面,对这些上面也从不追查,甚至都不会查的。但陆庭奥这样给爆在大家视野里,受到大家的关注那就不同了。
  副省级的领导,就算田成东在省纪委里手掌实权,也不能够出面来查的,但一些情况,田成东会知道更多的隐秘。隐秘的事,他也不会直接给杨秀峰透露的,这些基本的分寸大家都有。杨秀峰想知道省里的其他一些动向,才会问田成东是不是就听到什么了。
  “现在人还在省人民医院里,估计晚上会转院到京城去。其他的事情,总要等他的病情稳定后,才有可能慢慢地做。”田成东说。
  杨秀峰自然不会再关注这一事件,事件今后的过程,田成东多少也会再跟他说的。

  其实,这一事件之所以给爆料出来,主要还是当时陆庭奥在办公室里与那个三十几岁妖艳的女老板忙乎时,突然口吐白沫,就生生地压住了女老板。两人在办公桌上,女老板不知道陆庭奥是不是就这样死去,当时似乎已经没有了气息。慌乱中,也怕自己当真成为间接的杀人罪,急忙中报了警。自己也不敢动,就怕将陆庭奥从身上推下来,万一一动就真没气了,或又将这个沉得难以推动的推动后滚落到办公桌下,哪还会有命在?

  报警之后,警员也是很有政治敏感性的,当即往上面做了汇报。等与120在最快时间到省府里时,时间虽说不多,但消息却传开了。
  警员和省人民医院的120一起将陆庭奥弄到救护车上,见到这一场面的人自然就很多,而对女老板,警方也职业性地将她控制起来。
  在办公室里与高建筑的女老板方式这种事,绝对不是情人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田成东等人得到了消息后,随即安排人开始做一些外围的工作。对于一位副省级的领导,省纪委不能够直接进行调查,但外围工作却能够做的。中纪委会不会对在会议时间进行调查,省里也不会插上嘴,田成东知道陆庭奥在市政府里一直就不听蒋国吉的,这时,做一些工作也是一种政治上的需要。
  将陆庭奥的事掌握一些事实,也布置一些手段,免得省里有心人将相关的东西给毁掉,都是很有必要的。等省纪委的人到省府里,将陆庭奥办公室做程序上的工作时,也就发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田成东接到消息后,亲自到办公室里坐镇,也第一时间就给蒋国吉汇报去。
  办公室里有不少的银行卡,至于有多少钱,此时也无法查知。但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五处房产资料,三十万的现金,和一本工作笔记。
  笔记里记录了近三年来主要的一些活动,活动里的人物也都很隐晦,但将每一次活动与实际进行对照,也还是能够找到很多人的迹象。田成东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省里就能够接触的,当即让人封存起来。至于省里和京城有什么用的决策,还要看各方面进行博弈后的结果。
  对一个人进行纪律,都不是这样简单的。蒋国吉和省委书记在柳省里也都是外来户,虽说两人也都强势,特别是省委书记他那性子,显得更加尖锐,但柳省的变化也才几年时间。其他声音虽说给压制住,但不是都没有反击之力。
  南方市市委书记肖建海能够成功运作,也是体现了其他势力在柳省里的声音不小,而想陆庭奥等人背后的阵营,就是一个紧紧抱成一团,以便自保的柳省地方势力。这样的势力随着柳省和省城等经济形势的改变而慢慢地让省委书记、蒋国吉占据了主导地位,但在一些方面上,两人也会做出一定的让步。
  陆庭奥给送到省人民医院抢救,家里的人自然得到通知,他老婆得知情由之后,却是冲到省纪委里,要找那女老板拼命。扬言要女老板对陆庭奥进行负全责,要是陆庭奥有三长两短或者今后抢救过来了,有后遗症之类的,都要女老板终身护理着。闹着要厮打那女老板,虽给劝住,但这事又称为人们私下传播的热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