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1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晨拔腿逃。
  赵有容狠狠跺了跺脚。
  “这小子,刚一个打一百个累得半死,休息一会儿能狗还跑得快,这是多么强悍的体力?现在老娘真相信你小子一夜能十三次……”
  有赵有容这个副处级官员在,许多事情变得很好办。
  半小时后,刘采和约莫十个大混子因为受伤过重,被送到了医院,而其他混子、包括吴煌在内,全都给送到了看守所暂时收押。

  接下来是面的博弈。
  不是陆晨这个小片警能做主的。
  不过赵有容已经答应他,如果他真能拿到刘采的口供,便全力支持他将这群海城的老鼠屎严办。
  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也得押后再办。
  办好手续,做好笔录,陆晨出了佘山分局,便发现有位伊人在水一方——在他之前已经做好笔录的夏诗清竟是没走,而是在门口翘首等他。
  她有傲人的妖娆身材,仿佛轻轻一捏滴出水来的天下无双肌肤。
  气质清冷,如一朵白莲。
  道行一般的男人,甭提生出什么亵渎念头,被看一眼都能自卑到骨头里。
  更加美妙的是,没有顾惜朝这个该死的电灯泡。
  他刚一出来,夏诗清便关切地说道:“陆晨,你……你没受伤吧?”
  陆晨嘿嘿一笑:“老婆,不早跟你说了么,你根本不知道你男人我有多拉轰……那小猫两三只怎么伤的了我?”
  “不嘚瑟你要死啊?”
  夏诗清白了他一眼。
  陆晨顿觉后背一麻。

  是真的麻。
  美人儿是美人,这薄怒轻嗔,可俱是风景。
  “喂,我们走走吧。”
  夏诗清说。
  被这瘪犊子直愣愣看着,她是浑身不自在。

  陆晨哪儿会不同意。
  黄浦江边。
  夜风旖旎,月光诗清。
  两人走在江边石板小道。

  江风拂动夏诗清满头青丝,月儿很亮,她的眼眸更亮。
  陆晨嘿嘿笑道:“老婆,要不我们明天去扯证吧。”
  “去你的……”夏诗清白了他一眼,“鬼才跟你扯证。”
  “我还不信了,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娶你!”

  “做你的春秋大梦。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知道花言巧语,没一个是靠谱的。”
  “放屁。”
  陆晨眯着眼:“我跟他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你是我老婆,只要我做得到的事情,什么我都愿意为你做。”
  “真的?”
  夏诗清满脸狐疑。
  “骗你小丁丁缩短二十公分……”
  “你……”
  “我真有这么长……”
  夏诗清气得跺了跺脚。
  “喂,你会游泳么?”
  她突然说。
  这家伙是北方人。
  北方孩子,鲜有会游泳的。
  “不会。”
  陆晨摇摇头:
  “或许是我老陆家的遗传,从我爷爷那辈开始,三代人没一个会的。”

  夏诗清眼眸一转。
  看着眼前滚滚向东、埋葬万千尸骨、流尽百载风流的黄浦江。
  “我记得小时候有个算命的老瞎子跟我说,谁要是敢为你跳黄浦江,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你敢?”
  她当然是要某人知难而退。
  结果——
  陆晨想也不想,鞋都不脱,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动作其实很丑陋。

  不流畅也不帅气。
  华丽丽的扑街。
  跳下去没起来。
  夏诗清傻眼。
  这挨千刀的瘪犊子……他真不会游泳!!!

  “陆晨,你这个王八犊子!”
  夏女神骂了她人生第一句脏话。
  她松开盘住头发的簪子。
  满头青丝倾洒。
  被月光渲染。
  这一刻,轻云蔽月、流风回雪的洛神仙子,沾惹了凡间因果,降临尘世。
  纵身一跃。
  夏诗清扑进了江水之。
  如一尾钟天地灵秀的大青鲤,以此生从未有过的灵性。
  夏女神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某个旱鸭子拖岸。

  月光下,她身衣服全被水浸透。
  曲线玲珑、春光乍泄。
  陆晨吐了会儿江水,悠悠转醒。
  夏诗清狠狠瞪着他。
  陆晨裂开嘴傻笑,那叫一个憨厚。
  不过小眼睛却有意无意盯着她胸部。
  “你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掉。”
  夏诗清恶狠狠地说。
  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这家伙是天大一祸害。
  “不看不看,长这么大还不人让看,你还有理了?”
  陆晨翻了翻白眼。
  撇过头,当真不看。
  “我浑身都湿透了,这个样子,叫我怎么回家?”
  她看着陆晨,咬牙切齿。

  夏家如此传统,她不可能这么浑身湿透的回去。
  而要这么浑身湿透去买衣服,更不能。
  忽然打了个喷嚏。
  怕是要感冒。
  “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

  陆晨连忙道歉:
  “这么着吧,去我家吧,你睡我房间我睡沙发,明天我早点起来买一套干净衣服给你换。”
  “这样么……”
  貌似是最靠谱的方案了吧。

  夏诗清心想。
  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个方案,立马被否决。
  “不行,不能去你家。”
  她无坚定的说。
  这家伙的房客,苏嫣然和赵有容,可都认识她。
  次她从这家伙房间出来尴尬的不行,无论怎么解释都有些欲盖弥彰,现在怎么还能去他家里?
  要又被她们看到,那她夏诗清是再跳一次黄浦江也洗刷不清。
  “那我们去哪儿?”
  陆晨疑惑。
  夏诗清秀眉微蹙,想了很久很久,终于蹦出来俩字:“开房。”
  这一刻,陆晨很懵。
  “老婆,这节奏……是不是太快了些?我……我有些接受不了啊。”
  他忍不住搓着手,紧张的。
  夏诗清无语。
  她跺了跺脚,没好气道:“我是说开两间,你一间我一间!”
  陆晨哦了一声,想了一想,又觉得没对。
  他正色道:“老婆,是不是太浪费了些?要不咱挤挤吧……我看你也不像是女流氓,应该不会趁机吃我豆腐的。”
  “王八蛋,你是诚心要把我冷死吧!”
  夏诗清气得,胸部忍不住起伏,冷不丁又是打了个寒颤。
  冻得。
  陆晨哪里还敢废话,连忙说了声遵命。

  江边一家星级酒店。
  两人到了前台,俱是衣服湿透,都打着哆嗦。
  夏诗清掏出信用卡,跟前台说开两个单间,前台妹子瞅了一眼,想笑又没敢笑。
  这两人在搞什么?

  *******?
  外面可是零下好几度啊。
  城里人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店只剩下一个单间了。”前台说。
  夏诗清一阵纠结。
  冷的要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那一间吧。”陆晨说。

  夏诗清小脸一红,踢了陆晨一脚。
  陆晨没管她,拿了房卡,拉着她往房间走。
  夏诗清犹豫一阵,也没再争辩。
  这天气,她估计等不到再找一个酒店会被冻死了。
  到了房间。
  夏诗清冷得不行,立马躲进浴室洗澡,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发现陆晨这家伙已经脱了外套。
  “喂……”
  她瞅了一眼,顿时脸颊微红。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身材真的很好。
  匀称到不含一丝赘肉,泛着古铜色泽,完美如大卫科波菲尔雕像。

  只是——
  他前胸后背,竟全是伤痕和刀疤,纵横交错,乍一看去,如泛着原始血腥味的古老图腾。
  这是那些奶油小生和小鲜肉们身,绝不会有的大风大景。
  是一个真正男人、由血与火淬炼而出的荣誉勋章。

  震撼。
  “我也很冷的好不好……”陆晨无奈道。
  “活该……”
  夏诗清嗔了他一眼。
  “还不是怪你,没事儿跳什么黄浦江?”

  陆晨嘿嘿一笑,露出两排白得过分牙齿,也不解释也不狡辩,夏诗清倒是不好再怪他什么。
  说来也有自己的不对,明知道这家伙是个二愣子,还激他做什么?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夏诗清无奈想着。
  “喂,你也去洗洗吧。”
  她说。
  陆晨便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他身体好,倒是没太可能感冒,不过有一句说一句,这黄浦江的水,那是真不怎么干净……
  洗完澡,陆晨用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去后,发现夏诗清已经缩到被窝里去了。
  夏诗清身体素质自然跟陆晨没得,此刻她脸颊发白,瑟瑟发抖着。
  陆晨摸摸她的额头,好家伙,滚烫的可怕。
  这时候服务员把姜汤送来了,陆晨连忙喂夏诗清喝。
  夏诗清喝了一口,蹙着眉头,说烫……眼神委屈,如一只怯弱的小鹿。
  “对不起……”

  陆晨有些汗颜,帮她把姜汤吹凉,一口一口喂她。
  夏诗清小口小口喝着,倒是觉得心里有些温暖。
  这家伙,看起来粗枝大叶、马大三粗的,没想到也有这般细致温柔的一面。
  喝完姜汤,她情况并不见好,身体愈发滚烫,意识都有些模糊。

  陆晨说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喂……我们这个样子,怎么去医院?”夏诗清虚弱道。
  两人衣服全是湿的,难不成裹着浴巾去?
  陆晨沉吟一会,说道:“那我帮你按摩按摩吧,发发汗退烧了。”

  “按摩?”夏诗清心里一紧,“怎……怎么按?”
  “你是不是傻,当然用手按……”
  陆晨翻了翻白眼。
  说完也不管夏诗清如何,便掀开被子,开始找她身的穴位。
  “喂……你干嘛!”
  夏诗清挣扎道。
  虽然裹着浴巾,但她身材极为高挑FM区区浴巾,又如何遮盖得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