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0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很好的刀。”
  刘采声调变得极为古怪。
  “刀是好刀,但你这人不行。”
  陆晨叹了口气,“这把刀过去六年斩了三百八十一人,你绝对是最戳的一个。”
  有什么东西裂开。
  咔咔。

  刘采手里的手枪化作两截,被对称剖开,变成满地零件。
  接着半截手掌掉在地。
  手指还在抽搐。
  切得很齐整。
  因为速度过快,只看到白肉和骨骼,连血都没来得及冒出。
  等到手掌完全掉落,鲜血才喷溅飚射。
  倒吸凉气。
  夏诗清、以及赶过来的赵有容都看傻了眼。
  什么样的刀,才能切断合金枪管?
  什么样的刀法,才能让所有人都觉得在下雪?
  什么样的人,才有如此锋锐的刀、如此犀利的刀法?
  他身,到底有着怎样的曾经和秘密?
  刘采终于哀嚎,捂着断掌,脸色惨白,疼得满头大汗。
  哪儿还有什么海城大枭的风范。

  陆晨前,一把将刘采抓在手里,如老鹰抓小鸡。
  “小子,放开三爷!”
  “小子,放开三爷,要不然你死定了!”
  他那些小弟还在叫嚣。

  往陆晨逼近。
  陆晨是擒贼先擒王。
  方才冲锋是摧枯拉朽,却是用了所有体力。
  现在是强弩之末。
  对面可还剩下二十多个大混子。
  要全冲来,还不得把他给剁成肉泥?

  十分遗憾的是……他有人质。
  刷——
  刀锋在了刘采咽喉。
  “刘老三,我这人胆子小,叫你小弟别恐吓我,要不然我受不了惊吓,手一哆嗦不是那么好玩了对不对?”
  他淡淡笑道。

  “小子……你……你他妈别想威胁我!”
  刘采咬着牙道。
  不愧是海城大枭。
  到了此刻,刀架在脖子,骨子里还有一腔悍勇。
  陆晨没有废话。
  顺手一抹。
  刘采脖颈处顿现一道红痕。
  有鲜血汨汨流出。
  他发出丝丝声音。

  这一刀,切得不算浅。
  切开了表皮层和真皮层,也切开了一般人肥厚一些的脂肪,甚至还包括肌肉纤维层。
  距离他的喉管和气管,只差薄薄一层膜。
  别的不说,单是这份手活儿,精确到让人汗毛直立——那是游标卡尺都不定能度量的精准。
  这一瞬间——
  刘采真的以为自己被割喉。
  浑身冰凉。
  死亡的气息侵染着他。
  忍不住瑟瑟发抖。
  **处,多出了一滩水渍,传来阵阵刺鼻骚臭味。
  “不好意思,方才那一刀切浅了些。”
  陆晨依旧保持微笑:
  “我跟你保证,下一刀尽量切深一点。”
  “别……”
  刘采大叫:
  “有话……有话好好说。”
  他怂了。
  突然惊觉,原来他已经不是二十年那个一把西瓜刀从大世界砍到百乐门的刘老三。
  这个江湖或许没变。
  但他变了。
  金钱和权势带给了他地位。

  也带走了他的勇气。
  太史公说勇士有四种。
  他刘老三充其量是血勇,从来不是真正的神勇。
  更让他绝望的是——
  他不是。
  这个小丨警丨察是。
  神勇之人,为了自己的理念,一个人都敢跟全世界对着干。
  又怎会在乎他那点威胁?

  “行,我跟你讲道理。”
  陆晨点点头:
  “刘老三,我是丨警丨察,你是坏蛋,我现在要抓你,你服不服?”
  刘采咬着牙,还想强撑。
  陆晨没跟他废话,又是重重一拳。
  狠狠砸在刘采肚子。

  把他砸成了弓起的大虾。
  哀嚎惨叫如杀猪。
  陆晨冷声道:“我问你,服不服?”
  “我……我服……”
  刘采哀声道。
  低下了曾经高傲到不可一世的头颅。
  将刘采踹翻在地,双手绞着了铐子,陆晨看着还剩下的二十几个大混子:
  “小乖乖们,你们的老大已经伏法,你们呢?”
  在陆晨冰冷眼神扫视下,所有人都通体生寒。
  他们可以发誓,这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冷的眼神。
  或许不应该属于人。
  而是九天之的太古真神,在俯瞰着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
  陆晨是真神。

  他们是蝼蚁。
  啪——
  第一个人丢掉了自己的武器。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群聚效应。
  所有人都扔掉了武器,双手抱头,蹲在了地,再也没有丝毫抵抗的勇气。
  因为恐惧。
  他们已经对陆晨产生了最深沉的恐惧。
  哪怕陆晨是强弩之末,那也是强弩。
  而他们,不过是一群鹌鹑。
  鹌鹑再多,也还是鹌鹑。
  陆晨松了口气,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赵有容:
  “咦!大领导,你怎么还在?”
  他表情变得紧张:
  “喂,领导,这些坏蛋是我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你不会是来抢我奖金的吧?我警告你,侬千万不要有这种无耻的想法,阿拉很穷的,还要攒钱娶媳妇,不赚点奖金,凭我那三千三的工资,嘛时候能在魔都娶媳妇?”

  赵有容彻底无语。
  狠狠给了陆晨一拳:
  “鬼才想抢你的功劳。再说了,你这是功劳还是祸事还真不一定。”
  她顿了顿,还是关切的问:“你……有没有受伤?”
  陆晨捂着被赵有容锤过的胸口,脸色微白:“领导,本来是没事的。不过刚才被你的北斗神拳暗算,现在铁定有事了……不用掩饰了,你绝对是想把我干掉然后抢我的功劳……”
  “打死你才好。”
  赵有容噗嗤一笑,风情万种。

  “喂,你真要把这么多人全都抓进局子?”
  她把陆晨拉到一边,压低声音。
  陆晨:“领导,你觉得今儿这么大阵仗,我是请的群演?”
  “以什么罪名?”

  “涉黑、袭警、非法持有枪支……”
  赵有容叹声道:
  “非法持有枪支倒是可以坐实。但刘老三随便找个人能顶罪。至于袭警……单看这场面,我觉得他们都可以反告你暴力执法。”
  “至于涉黑……他打死不招,面估计也不会真那么彻底的查下去。你要知道,水至清则无鱼……”
  陆晨浅笑道:“面怎么想的,我这小片警不敢臆测。但我可以跟领导您保证,刘老三绝对会招,会把这些年他干得所有坏事都给我吐出来。”

  “凭什么?”
  赵有容压根不信。
  刘老三会傻到自己挖坟自己跳?
  这小子,不会自己傻幻想着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傻,然后被他用丰富经验给击败吧?

  陆晨吸了口气,脸俱是肃穆的光:
  “当然是……用我崇高的道德品质和个人修养——感化他。”
  赵有容:“喂。”
  “领导有何吩咐?”
  “陆傻子,你是不是想把我笑死,然后继承我的遗产?”
  “领导,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陆晨大叫道:
  “你咪咪这么大,死了多可惜。如果你非要死,能不能死之前先让袍泽兄弟我爽爽?”
  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那叫一个猥琐。
  赵有容没有说话,直接将手枪了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