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19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腿压缩、绷紧。

  身体弹伸、纵起。
  再次冲入人群。
  这一刻,他似乎不是在打架,而是沐浴着月光,与漫空花瓣共舞的舞者。
  夏诗清看着,她眸子里溢彩连连。
  身体忍不住战栗。
  这是她此生都不会忘却的瑰丽画面。

  这是他的战斗。
  为了她的战斗。
  呼——
  半小时后。
  对面六十八人,已经躺下了一半。
  陆晨没躺下。
  胸廓剧烈起伏,显然消耗很大。
  “这一战,危险……”

  他眯着眼。
  倒是没受伤。
  凭这些人,还伤害不了他。
  问题是体力。
  他虽然是凌驾于普通人之的真正武者。
  却并不是会变身的奥特曼、丨内丨裤外穿所向披靡的超人。
  终究还是肉体凡胎。
  体力一旦告罄,今儿绝对会阴沟里翻船。

  如此——
  陆晨洞若观火,已经有了主意。
  刘采也看出来这小子体力跟不了,他嗤笑道:
  “小子,没想到你这么能打,不过那又怎么样?没听说过好汉也架不住人多?老子别的不多,是有钱,是有人,是堆也得把你堆死!”
  “陆晨,你快逃吧……”
  夏诗清大叫道。
  她也看出来、陆晨体力消耗太大,怕是强弩之末。
  顾惜朝边看着,也极为紧张,话都说不出来。
  “逃?”
  陆晨摇了摇头:
  “老婆,不好意思,在你男人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

  “你这个傻子。”
  夏诗清咬着嘴唇:
  “你……你会死的啊。”
  “死?”
  陆晨摇了摇头,无坚定:

  “小爷怎么会死、小爷永远不死。”
  陆晨继续冲锋。
  目标是躲在人群后面叼着雪茄、笑容阴冷的刘采。
  “杀!”

  陆晨仰天长啸。
  这是他的战斗,这是他的战场。
  生死悬于一线,于旁人,或许会觉恐惧。
  对他而言,却只有兴奋。
  这种感觉,他甘之如饴。

  他本是属于战场的男人。
  战端再起。
  拳拳到肉。
  刀刀飙血。
  风起。
  卷起满地花瓣。
  漫天花雨——
  陆晨连续蹬步。
  嗖嗖嗖嗖。
  随着这风、快过这风。
  一个家伙的武士刀对准了他。
  迎风斩。
  很快他发现、自己真的只能斩到风。
  陆晨从容避过。

  喀喇脆响。
  右手自肘下弹出,狠狠砸此人肘弯。
  逆关节狠击,此人肘部被击得粉碎。
  同时左手闪电弹出,刺此人喉咙。
  接着弹回,没有看这个已经瘫软成烂泥的家伙。
  压根不用看。
  五指阖张,向着另一个家伙按下。
  崩山!

  此人只来得及将刀横起挡在前。
  掌风呼啸。
  陆晨迎着刀刃拍下。
  连着刀刃一道拍在此人脸。

  噗。
  恐怖闷响。
  此人的脸,多了一道血肉模糊的刀痕,整个鼻腔都深深塌陷下去。
  毫无声息,便直挺挺倒下。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蛮不讲理。
  也不需要讲理。

  他这么突破了剩下三十多人组成的防御圈。
  出现在刘采面前。
  相隔五步。
  “刘老三,老子来抓你了。”
  陆晨脸带着笑。
  笑容并不冰冷。
  甚至称得温和。

  但刘采却感到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太冷。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人,而不是从十八层地狱爬出来的魔神?
  他深深震怖。
  不过他还有底气。
  一把手枪出现在他手。

  黑洞洞枪口瞄准陆晨。
  “小赤佬,你武功再高还能硬抗手枪?”
  刘采冷笑。
  “我当然硬抗不了手枪。”
  陆晨摇了摇头:
  “不过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陆晨被以侵彻力著称的仿54指着,却一点害怕情绪都没有,让刘采觉得很诧异,以至于没有立刻开枪。
  不过没关系。
  陆晨距离他还有五步。
  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
  他速度再快,能快得过子丨弹丨?
  “近在咫尺,人尽敌国。匹夫一怒,杀人五步。”
  陆晨声音清冷:
  “刘老三,你距离我只有五步,五步之内,我杀你如杀鸡。这跟你有没有枪,并没有关系。”
  “你?”

  刘采不信。
  他打开了保险。
  “陆晨!”
  看着这一幕,夏诗清吓得脸色发白,脑袋忍不住晕眩。
  “刘老三,你敢开枪试试?”
  远处传来一声娇喝。

  一个女人做出双手持枪的动作,也开始往这边跑。
  赵有容。
  她其实根本没走。
  陆晨进来不久便偷偷摸了进来。
  他没有如陆晨那般正义感爆棚——也是傻——非要去抓刘采。
  她只是突然觉得像陆晨这么傻的人其实挺可爱。
  可爱的人,不该短命。

  她有自己的配枪。
  总归能做些什么。
  先前一直没现身,倒不是死到临头没了胆子,而是被震慑住了。
  夏诗清看陆晨动手看得芳心震荡、她又何尝不是?
  从未想过,这个男人打起架来,竟是可以那么的帅,那么的燃,那么的……优雅。
  优雅。

  暴力被渲染到了极处,勾留出来的大风大景。
  月光下。
  花雨。
  他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冲锋。
  却如千军万马才能汇聚出的洪流。
  赵有容心旌震荡。
  不由想起了幼年爷爷教她读古时、经常诵读的一句话。
  出自《孟子》。
  只有七个字。

  “虽千万人吾往矣。”
  直到看到刘采突然掏出一把手枪、瞄准陆晨时,她才悚然惊醒。
  距离太远。
  只得一边大叫,一边往陆晨那里跑。
  “再快一点啊,大傻子……不该死。”
  她全速奔跑。

  刘采早起了杀心,哪里管赵有容,要扣动扳机——
  突然便下起了雪。
  不是雪。
  而是光。
  什么东西辉映着清冷月华。
  渲染出白茫茫的光亮。

  乍一看,只如一场凄美的雪。
  那一瞬间,陆晨肩膀细微颤动了一下。
  接着——
  风驰电掣寒芒闪。
  刘采只觉冷风刮来。

  他表情无错愕。
  夏诗清和顾惜朝离得近,这才看清楚,陆晨手,竟是握着一把刀。
  一把怪的刀。
  有刀刃无刀柄。
  两尺半长。
  大半藏在他军大衣的袖管里。
  也正是如此,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刀,又切到了些什么。
  更为怪的是——
  刘采的手还是搭在扳机,却如傻了般,忘记了扣动。
  “你……你这什么刀?”
  他嗫嚅道。
  “百子切,又名菊一字。RB十大名刀之一。当年我爷爷在淞沪战场手刃了一位牛逼哄哄的佐,叫柳生什么的,从他手里抢了过来。后来超英赶美那阵大炼钢铁,这把刀也遭了秧,被扔进高炉炼了三天三夜,却只是炼化了刀柄,刀刃完好无损,便作为我老陆家的传家宝传了下来。”
  陆晨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