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18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子,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刘采握紧手的瓷青花酒杯。
  “没,我只是跟你确认一下。”
  陆晨活动了一下筋骨,极为认真地说道:“既然你执意要犯罪,那即便你请我吃了饭,我也会抓你。这叫公私分明,没毛病吧。”
  刘采愣了愣。
  “你……想抓我?”
  沉默了大概五秒。
  他大笑。
  笑得很开心。
  “小子,你是在逗我么?看来你对老子的能量真的一无所知。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你一个小片警,连配枪都没有,凭什么抓我?”
  “我没有逗你。”
  陆晨表情变得严肃:
  “外面总共有六十八个人,手里几乎全是管制刀具,你们是牛鬼蛇神,必须坚决打倒。”
  他看着刘采,正色道:
  “刘采,我现在以涉黑和蓄意杀人的罪名,宣布你们被捕。立马放下武器,双手抱头,全都给我蹲在墙角。”

  刘采震惊道:“你……你是怎么发觉的?”
  “我说了啊,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陆晨淡淡一笑。
  “你……”
  刘采怒不可遏:
  “小子,你是发现了又怎么样?外面的六十八个人,全是以一敌十的高手。而你甚至连武器都没带,你他妈都死定了。”
  “试试?”
  陆晨勾了勾手指。
  刘采眼神冰寒,想动手,夏诗清却突然说道:
  “刘采,你别动他!”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竟是如老鹰护崽子般,撑开双臂挡在陆晨面前:
  “所有事情都因我而起,那由我了解吧。只要你不动他,我愿意嫁给吴煌。”

  夏诗清突然挡在陆晨面前,加他说的话,把所有人都震住。
  刘采,吴煌,顾惜朝。
  包括陆晨。
  “诗清,你真愿意嫁给我?”
  吴煌眼眸顿时发亮。

  “诗清,你疯了,还不快走开!”
  顾惜朝大叫。
  “哼哼,有意思了。”
  刘采冷笑道:“夏家丫头,行啊,只要你真愿意嫁给我干儿子,我放这小赤佬一马又如何?话又说回来,像他这种小角色,杀他也是脏我的手。”
  “喂……”
  陆晨看着夏诗清,翻白眼。
  “陆晨,你快走吧,你救了我,我很感激……”
  她咬着嘴唇,眼里意味复杂:
  “今日过后,你我两不相欠吧。”
  “喂……”

  陆晨又翻了翻白眼。
  “陆晨,虽然你吊儿郎当的,老不正经,但你是个好人,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我想我可能会尝试着接受你,可惜没有如果。”
  夏诗清惨然一笑:
  “你不用想太多的,更不必内疚……”
  她还在说,陆晨实在忍不住,强行打断:

  “喂,婆娘,你脑袋是不是瓦特了?”
  夏诗清很懵。
  她想过陆晨许多种反应。
  或许会感动。
  或许会气愤。
  或许会坚持逞英雄,以卵击石。
  但绝对想不到,这家伙会直接骂她是脑袋瓦特。
  她……她明明是想救他的啊。
  这一刻,夏大小姐很委屈。
  “傻婆娘,你觉得凭刘老三这小猫两三只能对付得了我?”
  陆晨不耐烦摆摆手:
  “婆娘,一边呆着去。男人做事,女人看。”

  夏诗清下意识哦了一声。
  陆晨这话讲得很大男子主义。
  但怪的是,作为女强人的夏诗清,却并未觉得反感。
  只是心里忍不住担忧。
  毕竟六十多号人。
  全都带着家伙。
  陆晨再厉害,也只是血肉凡胎,真的是对手么?
  她看着这个野人、思绪起伏。
  《留侯论》说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不惊,无故加之不怒。

  此刻的陆晨,不怒也不惊。
  《刺客列传》说勇士分为四等。
  面临大战,脸红是血勇,脸白是骨勇,脸青是气勇,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勇敢。面色不变,拔剑生死,才可以称为神勇。
  面临生死,陆晨真的是面不改色。

  他很沉静。
  脸挂着淡淡笑容。
  如玉石般温润。
  她判断错误了。
  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夏诗清心想。
  那他为什么要把真实的自己掩盖在吊儿郎当与虚浮外在之下?
  跟自己一般大的他,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把真正的自己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看?

  夏诗清有些好。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聪明到能从诸多细节,捕捉到一般女人绝对察觉不到的微妙之处。
  陆晨看着刘采,淡声道:“刘老三,这里地方太小,把你的人都喊。我看外面花园那片空地不错。不是茬架么?小爷长这么大还真没怵过谁。更甭提你们这小猫两三只。”
  他背负双手,往外面空地走去。
  “小子,你他妈以为自己是常山赵子龙啊?”
  刘采冷哼:
  “你既然想死,老子成全你。”
  偌大一片空地。

  弦月如狼牙,悬在天际。
  陆晨站在月光。
  夜风猎猎。
  周围花树摇摆。
  地落满了桃花瓣。

  他跟前站着许多人。
  许多眼眸血红、想要他命的人。
  手里握着家伙事儿。
  片刀、钢管、军刺、武士刀。

  泛着幽冷光泽。
  刘采叼着雪茄,站在最外围,眼神森冷。
  双方对峙。
  刘采能混到今天,靠的是心狠手辣。
  陆晨一个小片警,敢如此挑衅,绝不能再让他活着走出去。
  哪怕会带来许多麻烦,他也再顾不得。

  起麻烦,他更为看重是自己在这个江湖的脸面。
  战斗一触即发。
  率先动手的,不是那群气势汹汹的大混子。
  而是陆晨。
  左脚跨前一步。
  小腿肌肉绷紧。
  用力一踏!
  强横力量换来了巨大冲量。
  身体瞬间加速。
  好似化作这月夜里的一场风。
  身后是飚扬腾空的满地桃花瓣。
  化作一场浩瀚凄美的雪。

  “去死吧!”
  “杀!”
  几十个大混子嗷嗷叫着、开始冲锋。
  两人三十度角度夹击,手钢管砸向陆晨脑袋。
  陆晨腰身半转,恰好避过。

  反手撩,咔地一声脆响,其一人手臂直接骨折,露出白生生的骨茬。
  另外一人一个变速,钢管扫向陆晨后脑勺。
  陆晨屈身一蹲,恰好避过,接着整个人如了弹簧般蹦起,撞入此人怀。
  肘击。
  咔咔咔——
  骨头碎裂的声音。
  此人整个胸腔都塌陷了下去,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啪地躺在地,哀嚎惨哼,瞬间失去所有战斗力。
  没有试探。

  没有预热。
  伊始便是白热化。
  左右两侧,又有两人合击,用的是开了血槽的三棱刺。
  三棱刺合金打造。
  辉映着月光,明晃晃的,格外森然。
  陆晨先是撞向一人。
  空手入白刃。

  手掌一合,夹住军刺,手腕扭动,此人惨叫,咔地一声,军刺应声而落。
  靠着此人,身体腾空。
  踹在另外一个家伙肚子,此人弓成大虾,倒飞出去。
  瞬间秒掉四人。
  却又有八人围了来。
  陆晨舔了舔嘴唇,眼眸染一抹血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