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13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全安等人想帮忙,却终究没有胆子。
  这些人,非富即贵,哪里打得?

  碰一下意味着天大麻烦。
  “陆晨,小心!”
  苏嫣然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陆晨替她出头,她极为感激,现在见陆晨被围殴,肯定担心。
  一群围着看热闹的客人,也不住摇头叹息。

  看这架势,今天这个小丨警丨察会变得很惨。
  会为他不合时宜的正义感付出惨重代价。
  结果——
  是有人变得很惨。
  付出了惨重代价。
  可惜不是陆晨。

  而是那群富少。
  事实,陆晨只用了不到一分钟,便把这十几个富少全是撂翻在地。
  他们原本气焰嚣张、不可一世。
  现在却满地哀嚎、惨不忍睹。
  前后一对,那是相当滴反差萌。
  且陆晨真没有说什么大话。
  这群气势汹汹的富家公子哥儿,还真没有一个人,能在手走一合。

  碰着倒,挨着叫,红果果的秒杀。
  “我那个去,这小丨警丨察是霍元甲还是陈真,这么猛?”
  “他的动作好帅啊!”
  “是啊,跟他起来,这群富少全都是绣花枕头……”
  围观客人纷纷赞叹。
  “陆晨这家伙……居然这么能打?深藏不露啊!而且他打人的样子,真的好帅啊!”
  苏嫣然看着他,脸颊微红,心里好似有头小鹿在撒野。
  眼里除了一开始的感动、还有了崇拜和欣赏。

  他虽然穿着普通警服,但此刻在她眼里,却成了身披金甲圣衣的盖世英雄。
  这样刚猛无俦的男人,让她产生了浓烈的安全感。
  “小陆居然这么能打?”
  陈全安等人也不由震惊。
  这尼玛,还是人类么?
  富少们无凄惨,他们心里却无爽快。
  因为陆晨做了他们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尊严。
  片警自然也有。

  凭什么让这群纨绔子弟骑在头作威作福、甚至拉屎屙尿?
  知不可为而不为,这是凡人。
  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谓英雄。
  他们是凡人。
  他是英雄。
  片区派出所收押室。
  林少等十七个富少,全都被关着。
  陆晨叼着烟看着他们,悠闲地吐着烟圈。
  “小子,你他妈完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富少们破口大骂。
  “知道啊。”
  陆晨吐了个烟圈:

  “你们犯了法,我作为执法者,抓了你们。”
  “小子,你他妈真是牛逼天了,敢不敢把手机还给我们?你既然敢抓我们,还怕我们通知家里人?”
  “小子,你这丨警丨察怕是干不到第二天了,等你脱了这身皮,本少有的是法子嫩死你!”
  富少们炸了锅。
  “收你们的手机,这是程序,跟怕你们没关系。至于你们说要嫩死我……”
  陆晨眯着眼:
  “你们要真能,算你们本事。”
  富少们怒火沸腾,眼睛都红了。
  陆晨接着道:

  “你们想通知家人?我可以帮你们打电话。”
  他拿出林少的手机,翻出面备注爸爸的号码,拨了过去。
  “林先生对吧,我叫陆晨……”
  “我……我儿子手机怎么在你手?绑架?”
  “林先生,我是丨警丨察。你儿子今天犯了事,具体来说……然后被我抓了进来。”
  “你个小片警敢抓我儿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对面的声音变得无愤怒。
  “林先生,你这个问题让我很惆怅。我是丨警丨察,有人违法我得抓。”

  对面还想说什么,陆晨啪地挂了电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
  接着打第二个。
  也很快挂断……对牛弹琴。
  第三个……鸡与鸭讲。
  第四个……风马与牛。
  半小时后,他把这十七个富少的家里人都通知了一遍。
  忍不住叹了口气。
  电话那头,有骂他的,有威胁他的,有问他是不是想讹钱的,却愣是没有一个问自己儿子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典型梁不正下梁歪。
  “哥几个,好好待着吧,小爷我下班了,明天见。”

  陆晨跟这群富少挥了挥手,把监室的钥匙和备用钥匙都给取走,打道回府。
  “妈的!”
  林少狠狠踹了一脚铁栅栏。
  “哥,咱真要在这里呆十五天?”
  “狗屁,明天我们能出去!”

  “哥,咱可不能放过这小子!”
  “这么放过他,咱哥几个以后别想在海城混,脸都丢尽了!”
  林少咬着牙道:“你们放心,我有办法收拾他。”
  他眯着眼,里面寒芒闪动。
  ”

  陆晨回家后,洗了个澡,蒙头便睡。
  一直睡到午一点过。
  下了楼,唐萌萌和赵有容都不在,苏嫣然坐在沙发。
  这姑娘只裹着睡衣,香肩微露,下面是两条大腿,白皙粉嫩,若隐若现,如荷花映水、秀云掩月,格外惹人遐思。
  陆晨忍不出瞅了瞅。
  这婆娘围只有32B,但俩腿那是真长。
  俗话说美不美看大腿。
  这俩腿,那是天生的炮架子。
  那是真诱人。
  能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更何况是陆晨这种女人手都没牵过的小初哥。
  忍不住多瞅了几眼。
  苏嫣然自然察觉。
  她突然把双腿微微张开,春光乍泄。
  舔了舔嘴唇,眼神靡靡勾人:“陆家哥哥,好看不?”
  陆晨顿觉口干舌燥。
  鼻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伸手一摸,妈拉个巴子,鼻血!
  连忙捂住,一阵手忙脚乱拿卫生纸堵住。

  苏嫣然笑得花枝乱颤:“看来陆哥哥最近火气很大啊。”
  陆晨好不容易止住血,没好气道:“女流氓啊,大清早你**我,信不信老子兽性大发把你给地正法!”
  “不信。”
  苏嫣然摇摇头:“人家心那个一身正气、盖世无敌的丨警丨察哥哥,才不会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陆晨点点头:
  “不过我补充一点。”
  “哪点?”
  “应该是一身正气、盖世无敌、帅得突破天际的丨警丨察哥哥。”

  “臭不要脸。”
  苏嫣然白了陆晨一眼。
  “喂,昨天谢谢你了。”
  她补充。

  “谢什么。职责所在。”
  苏嫣然嘻嘻一笑:
  “陆家哥哥,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家对你好感度瞬间爆棚了哦。”
  “甭。”
  陆晨连忙摆手:“我有未婚妻的。”
  “那晚你房间那个女人,真是夏诗清?”
  陆晨点头。
  “你们关系真进展到那一步?”
  “好吧,我老实交代……”
  陆晨嘿嘿一笑,“那天晚的事,压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跟苏嫣然解释。
  毕竟这婆娘是夏诗清的闺蜜。
  这误会要是不解除,对夏诗清的名誉不好。

  “原来如此……那种情况你都能忍住……”
  苏嫣然起大拇指。
  她看着陆晨,眼神突然变得玩味。
  “陆家哥哥,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个处男?”
  “额……这个问题……”

  “是不是!”
  “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