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苏南,最流氓的兵王》
第10节

作者: 南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十分倔强的陈诗曼还是再次踢出了腿,依旧是没有站稳,不过不管她往哪个方向倾倒,苏南都能第一时间的抱住她。
  虽然被这色狼占了便宜,不过陈诗曼还是有些庆幸,要是自己练的话,恐怕要摔个鼻青脸肿。
  终于,被苏南抱了无数次之后,陈诗曼终于站稳了,一脚踢出,凌厉非常,陈诗曼心中一喜,果然比先前的平底鞋要犀利很多。
  看向苏南的眼神也有些变化,这流氓,不简单啊。
  看着陈诗曼终于勉强站住了脚,苏南像一个武林高人一般,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美妞,表现不错,我看好你。”

  陈诗曼刚刚升起的钦佩之情瞬间消失,不过碍于自己还有求于他,对她这个称呼也就无所谓了,恢复了冰冷的神色,“这样就可以克服了?”
  苏南微微一笑,“差的还远呢,假如说你想把高位腿法练得像百米运动员一般,那么,现在你只是刚刚会爬而已。”
  “啊?”陈诗曼惊讶的张开了嘴,似乎有些泄气,这一个恨天高就已经把她折磨的要死要活的,这才是刚会爬?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臭流氓?”陈诗曼一下捂住了嘴,心中暗暗后悔,这臭流氓这个称呼一不小心就习惯性的叫了出来,陈诗曼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苏南,生怕他不肯再教自己。
  苏南嘴角有些邪恶的扬起,臭流氓?老子教了你半天,就换来这么个称呼,看来不做点什么还真对不起臭流氓这个词了。
  “高跟鞋你要渐渐习惯,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接下来,扎马步!”
  陈诗曼虽然心中还是对这个流氓有些提防的心理,不过既然想学功夫,当然还是要听话,尤其是刚才的几个小时,自己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乖乖的蹲下,扎起马步。
  几分钟过去,陈诗曼的脚有些微微的酸痛,这高跟鞋扎马步,实在是有难度啊。

  十几分钟过去了,陈诗曼的身体已经有些微微发抖,脸上微微冒出些汗珠。
  半个小时后,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控制的向前倾斜,由于胸部重量的原因,陈诗曼越来越吃力,身体向前倾,屁股向后撅。
  苏南走到陈诗曼的身后,一巴掌扇了下去。
  “啪!”
  陈诗曼浑圆饱满的臀部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瞬间腰板就挺直了,满脸通红,怒色斐然的说道。
  “臭流氓,你干什么!”
  “哼,撅着屁股叫扎马步么?我这是在给你矫正!要想真正的掌握高位腿法,就给我挺直了腰板!”
  说着又在陈诗曼紧身运动裤包裹的屁股上,狠狠地来了一下。

  “啊……”陈诗曼满脸通红的紧咬牙关,臭流氓,明明就是趁机占我便宜,等我学会了,第一个拿你开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着陈诗曼十分想干掉自己,又有求于人的样子,苏南心中实在是爽翻了。
  不得不说,这两巴掌跟打林佳欣的几巴掌如出一辙,虽然陈诗曼的臀部没有林佳欣那么的漂亮,不过也是丰满无比。
  苏南站在陈诗曼的身后,身体轻轻的贴了上去,跟陈诗曼的背部保持着五公分左右的距离。
  两只手从陈诗曼平端着胳膊的腋下,穿了过去。
  “你干什么!”陈诗曼大惊,这臭流氓越来越过分,难道想要袭胸?

  只见苏南两只手想两个碗一样,在陈诗曼两个下半球距离五公分的地方,托着。
  “大美妞,我可是没碰你,我就这么放着,你要是自己送到我手上来,可别怪我。”
  陈诗曼咬着牙,回头狠狠的瞪了苏南一眼,“你……你无耻!”
  就算没碰到自己,那这一男一女这么近距离的挨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而且他的双手有对自己的双峰虎视眈眈一样,背后传来的雄性气息,让陈诗曼浑身难受。
  这跟抱着自己有什么区别嘛!

  咬着牙坚持了二十分钟,身体有些坚持不住了,缓缓的向前倾斜,双峰也逐渐的落入了苏南的‘魔爪’。
  当苏南感觉到手上有两团重量的时候,两只手肆无忌惮的揉了一下。
  “有弹性!”苏南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声。
  陈诗曼如同触电一般,立马直起了腰,完美无瑕的脸庞就像煮熟了的螃蟹。
  “你卑鄙!”
  苏南嘿嘿一笑,“大美妞,这是你自己送上来的,你怎么还说我卑鄙,有能耐你别弯腰啊,我的手可是一直保持不动的。”
  陈诗曼虽然气愤无比,但她也知道苏南这个流氓的方法似乎很有效果,自己已经突破了极限,没有刚才那么累了。
  这个马步的姿势,她竟然保持了三个小时。
  她自己感到震惊的同时,苏南也有些惊讶,这个女人还真有毅力。
  要知道苏南这个姿势虽然也不轻松,这么长时间保持不动,他的手臂和腿也有些僵硬了。

  陈诗曼此时满头大汗,上眼皮和下眼皮也在不停的打架,嘴唇已经有些微微的泛白。
  苏南眼神中露出精光,他知道,陈诗曼已经达到极限了,只要再坚持几分钟,突破这个极限,她的实力就会有很大的提升。
  陈诗曼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脑袋也越来越沉重,似乎只要一闭眼立马就能睡过去,身体再次不自主的前倾……
  看着面前这个大美妞如此辛苦,苏南不禁有些心软,就像他训练新兵的那些日子,虽然表面上严酷无比,但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最心疼这些新兵的。
  不过眼看着这一个极限的关卡,苏南也不能在这个关头放水。

  陈诗曼两团巨硕无比的白兔再次落入苏南手中,此时她已经神情恍惚,完全没有发现,只感觉上身的重量好像轻了一些,就像这样沉沉的睡去。
  忽然,苏南的双手用力一捏!
  这次苏南是真的用力了,光是凭着这女人的矜持与害羞,恐怕还无法让她渡过极限,这个时候,显然疼痛是最好的催化剂。
  “啊!”陈诗曼立刻清醒过来,胸前一阵钻心的疼痛,不仅回头怒视着苏南。

  就算占便宜,也不用这么用力吧!
  不过她从苏南的表情中却没有看到任何的猥琐,反而他倒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眼神中充满着怜爱。
  这家伙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
  陈诗曼赶紧摇了摇头,这个流氓除了好色还是好色,估计见到女人就会喜欢,就算喜欢,自己也就不会接受这样的人。
  就在陈诗曼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她渐渐的发现身体没有那么的疲惫了,两条腿之前的酸痛也减弱了很多,不仅心中有些开心。

  “好了,今天就到这,你去休息吧。”
  苏南痛快的洗了个澡,看了看表,距离黑天还有两个小时,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了。
  怪不得自己家的老头子不爱收徒弟,教别人真的是比自己修炼要累的很多。
  一想起自己那个神出鬼没的师父,苏南就陷入沉思。
  在苏南入伍之前,一直是被他师父养着,十二岁那年这老头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一脚把自己从山上踢了下来,差点没把苏南摔死。
  等过了几年,苏南长大了,再次回到那座山的时候,却找不到那个山头了,就像从来没有过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