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彭长宜的前挡风玻璃的雨刷器摆动了起来,丁一看清了里面的彭长宜,他也正在侧头看着自己,那一刻,热泪,再一次涌出眼眶,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雨刷器中彭长宜的面孔,冲他再次微微一笑,然后扭过头,一拽扶手就上了车。
  此时车里的彭长宜,就看见丁一走到最后的一排座位上坐下了,她刚坐下,大巴车就关上自动门,朝车站门口开来了。
  彭长宜坐在车里,一直看着丁一坐的车开出汽车站,走出老远后,他才回过神,心里若有所失,他驾着车,远远地跟在大巴车的后面,就这样跟着,驶离了国道,途径亢州大道,路过市委市政府大楼,直到大巴车到了高速路收费口,他才停住。
  远远地望着前面的大巴车后排的位置,尽管看不清她的背影,但是他知道,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心灵受伤的人,一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
  这年的春节,在一场连续三天的大雪中,就这样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彭长宜总感觉亢州这个春节过得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不真实,平静的让他感到了不踏实。
  按说,只要牛关屯村在全市干部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安定,还没有出现一次上丨访丨告状的事件,就连亢州本地的也没有。除去牛关屯,还有什么让他感到不踏实的呢?仔细梳理这段时期以来的各项工作,他还真找不出让他不踏实的因素。
  丁一走后的第二天是大年三十,彭长宜带着娜娜回老家过年去了。
  本来提前就跟沈芳说好,要带娜娜回老家过年,娜娜自己也高兴,只要跟着爸爸,去哪儿她都高兴。
  但在昨天,由于彭长宜打了她,她以为爸爸肯定不会再带她回去了,所以昨天一晚上都不高兴,而且还跟妈妈发脾气,说妈妈不该教她一个小孩子骂人。沈芳听她学说了经过后,立刻就给彭长宜打电话,在电话就跟彭长宜撒起泼来。说了许多难听的话。

  彭长宜实在是忍无可忍,说:“沈芳,我早就想跟你谈这个问题,你是娜娜的母亲,别把好好的一个孩子带沟里去,别把你的喜怒好恶强加在孩子头上,天天这个狐狸精那个狐狸精的,你怎么不告诉孩子,谁才是真正的狐狸精?”
  沈芳听他说了这话后,愣了一下,随即大骂道:“彭长宜,你不是东西,你不得好死!”
  彭长宜没有因为沈芳的咒骂不来接娜娜,早上醒来,他准备停当后,就开着车来接娜娜了,他原以为沈芳是不会让他接娜娜走的,或者,根本就不会让他再登这个家门,哪知,他刚按了一下门,娜娜就穿着一身新衣服出来给他开门了,看见是爸爸后,喜出望外,高高兴兴地叫了他一声“爸爸”。
  彭长宜心想是自己多虑了,女儿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就是沈芳反对女儿见自己,她恐怕都惹不起女儿了。看着女儿喜悦的表情,他也受到了感染,不由地伸出手想去摸一下她的小脸,但是被她躲开了。
  彭长宜笑了,打量着女儿的新衣服,说道:“新买的?”
  女儿点点头,说道:“嗯,是妈妈给我买的。”
  “呵呵,挺好看。”彭长宜伸手摸了摸女儿衣领上的一个小绒球,小声说道:“妈妈呢?”

  娜娜往屋里努了一下嘴,说:“在屋里擦地呢。”
  “走吧。”
  “去哪儿?”
  “跟爸爸回老家看爷爷呀?”彭长宜说道。
  “真的?”女儿眼里露出了惊喜。
  “怎么不是真的,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娜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妈妈说你不带我回去了。”
  “别听她的,爷爷早就想你了,打电话催了好几次了。”彭长宜故意说道。
  “行,我去跟妈妈说。”说着,就跑回了屋。
  彭长宜站在院子里,望着这个院子曾经熟悉的一切,哪怕是院中的一个水龙头,一根铁丝晒条,都是当初自己亲手装上并布置的……这些平常物件,引发了他的感慨,他低头,默默地走了出去,在院子外面等娜娜。
  他站在院门口外面的过道上,往里看了看,没有遇到他那些熟悉的邻居们。刘忠和田冲,这会应该还是单位,按照习俗,上午也就是忙活半天,下午各单位基本就没事了。
  不大一会,娜娜背着书包就出来了。
  彭长宜说道:“跟妈妈说了吗?”
  “说了。”
  “妈妈怎么说?”
  “妈妈说我狠心,不要她了。”娜娜说完就笑了。

  彭长宜接过女儿的书包,边和女儿往出走边说道:“你怎么说?”
  “我说过两天就回来。爷爷想我了。”
  彭长宜笑了,伸手拦住女儿,向他的车前走去。他拉开前面的车门,让女儿坐了进去,把女儿书包放在后面的车座上,自己也上了车。
  “真暖和。”女儿坐进去说道。

  彭长宜说:“一直开着暖风。你要是热,就把羽绒服脱了。”
  女儿就解开外面的羽绒服,彭长宜把它扔到车的后面,又给女儿正了正里面衣服的领子,手就碰到了她的脸。他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脸,说道:“娜娜,昨天是爸爸不对,爸爸不该打你,还疼吗?”
  女儿脸红了,她低下头,摇了摇。
  彭长宜亲昵地摸着女儿的头,说道:“恨爸爸吗?”
  女儿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恨。”

  彭长宜心里涌起一股柔情,他再次轻轻地摸了一下女儿的脸,说道:“娜娜,爸爸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不再捅娜娜一个手指头,如果我胆敢再打你的话,就把手剁掉!”
  娜娜吃吃地笑了起来,举起自己的右手,冲着爸爸打自己的那只手就“砍”了一下,也许她认为自己“砍”疼了爸爸,砍完后,还伸出小手给爸爸揉了揉。
  彭长宜高兴的“哈哈”笑了。发动了车子后,说道:“娜娜,系上安全带。”
  日期:2017-06-02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