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沈芳和沈母支完钱又到超市买了一点东西后就回家了,本来这母女俩就没有停止争执,到家后继续争执。
  沈母埋怨沈芳不该这么武断地离婚,培养的男人成了市委书记,到头来送给别的女人,让别的女人捡了现成的,得了实惠。
  沈芳当然不能把自己做的事情让妈妈知道,就说:“谁愿意得实惠谁就得实惠,他就是金砖,我也不稀罕,不管谁捡到,都是我沈芳丢弃的。”
  沈母说她目光短浅,自以为是,愚蠢。
  沈芳被母亲磨叨急了,说道:“我一点都不愚蠢,我忍气吞声跟他过,这一辈子我都抬不起头,都得仰着头看他脸子,我受不了,这样我心安。”
  沈母又说:“当初就不该跟那个什么局长搅在一起,人家谁做了这事都没像你这样,四邻皆知。”
  沈芳的脸红了,母亲一直给她留着面子,从没有涉及过这个话题,这时听母亲这样说,她的确有些无地自容。就抢白母亲说道:“你要是看着他好,何不再生个女儿嫁给他?”

  沈母见她开始犯浑,就说:“我是没有本事再生女儿了,也没有本事再让他做我女婿了,他有可能成为姓丁人家的女婿了,你看,就这么几步路,他都让车来接她们,你能说他不会关心人,你能说他心不细吗?”
  是啊,在沈芳的印象中,类似这样的关心,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尽管彭长宜回来当书记,沈芳也的确有过失落,但要说她有多后悔离婚,还真冤枉了她。她也曾想过,谁将来能跟了彭长宜,但是一想,谁跟了他都不会得到温暖,不过刚才彭长宜的那个举动,绝对也刺激了她,他不是一个不懂释放温暖的人,丁一住院时,听说彭长宜也在医院,陪了她一天一夜,如果彭长宜跟了她不认识的女人,她可能心里会好受些,尤其是跟了她一贯看着如同眼中钉肉中刺的丁一,就跟打翻了五味瓶那样不是滋味,有了一种战败者的屈辱和仇恨。

  想到这里,她狠狠地说道:“我总感觉他跟那个小狐狸精早就有一腿,看来还真是啊,一听说我们离婚了,她立刻就凑过来了,江帆都不要的人,他到捡了起来。”
  这时,正在和沈芳弟弟的孩子玩的娜娜走过来,说道:“妈妈,爸爸说不能称呼别人小狐狸精,那是不礼貌的行为。”
  沈芳赌气说道:“礼貌?他都要把你爸爸抢走了,我能跟她礼貌吗?”
  娜娜说:“她没有抢走爸爸,爸爸还在单位上班呢?”
  沈母故意说道:“你爸爸现在在金盾酒店正陪着她吃饭呢,这大过年的,你看谁家的爸爸不是陪着自己的孩子,他倒好,把自己的孩子撇在一边不管,真是狠心。”
  娜娜就没有话说了,半天才说:“爸爸给我打电话着,说明天接我回老家,他工作忙。”
  “工作忙怎么有时间陪别的女人?”
  娜娜看着姥姥,不说话了。

  沈母见娜娜不再为爸爸辩护,知道她的话起了作用,就故意漫不经心地说:“聪明的孩子,这个时候就该去找爸爸,把爸爸抢回来,不能让她把你爸爸勾走,为什么你妈妈跟她叫狐狸精?肯定她心地不善良,早就对你爸爸别有用心。你想想,她跟你妈妈是有过节的,如果她将来当了你的后妈,她就会把对你亲妈的恨,都会发泄到你的身上,你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后妈,你再想爸爸,就不容易见到了,如果她再给你生个弟弟妹妹,你爸爸就会更加顾不上你了……”

  娜娜听了姥姥的话,眼泪就围着眼圈转,她哭着说道:“我找爸爸去。”就这样,娜娜穿上棉猴,就出门来找爸爸了。
  姥姥家就住在酒店后面,娜娜走出前面的胡同,走几步就到了酒店门口,这才有了她大骂丁一的情形。
  丁一当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此时的彭长宜也不知道。
  宋知厚给彭长宜打来电话,告诉彭长宜,他们快进行完了,问他还过来吗?

  彭长宜表示自己这边脱不开身,让他跟首长们说一下,就不过去了,让朱市长、卢书记,还有李书记他们陪好首长们就行了。
  挂了秘书的电话,彭长宜想起了什么,就跟雯雯和丁一说:“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雯雯看看小丁喜欢吃什么主食。”
  雯雯说:“我们点了饺子。”
  彭长宜说:“饺子好,提前过年。”说着,就开门出去了。
  喝过酒的丁一,心情有些沉重,她黯然地跟雯雯说:“雯雯啊,看来,亢州我要少来了,怎么一到亢州的土地上,我就找不到尊严了呢?”

  雯雯劝她,不要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丁一含着眼泪说道:“雯雯,我不会跟小孩子计较什么的,也许,这就是我身上的符号吧。”
  雯雯说:“你瞎说什么啊?你身上除去美丽、优雅、善良外,不会有任何符号的。”
  丁一看着她,眼泪就掉了下来。
  雯雯还想劝丁一,这时彭长宜进来了,随后,服务员端着饺子也进来了。

  丁一要走了,她拒绝了彭长宜送自己的想法,独自坐上车走了。她走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花,这是亢州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当时是彭长宜送她去的长途汽车站,雯雯由于不放心孩子,在大门口就跟丁一告别了。
  赶往长途汽车站的时候,雪,越下越大。彭长宜和丁一一路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到了汽车站,丁一头下车的时候,向彭长宜伸出手,说道:“科长,我走了,你多保重。”
  彭长宜有些忘情地握住了丁一的手,心情沉重地说道:“小丁,真的对不起了——”丁一望着彭长宜,勉强地冲他笑笑,说道:“科长,你小看我了,我怎么能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呢。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彭长宜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也盖了上来,丁一有些冰凉的手,就被彭长宜的两只温热的大手完全包裹住了,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有了不舍,就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道:“小丁啊,常给科长打着电话,让我知道你的情况,好吗?”
  丁一的眼圈又红了,她说不出话,冲他使劲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彭长宜又说:“常给市长打着电话,你在他心里是唯一的。”
  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丁一看着彭长宜,看着这个男人,她的心里有了强烈的感动,她哽咽着说道:“科长,再见,再见吧。”
  丁一重复了两遍“再见”后,手就从他的双手中抽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扭过头去就下了车,向车站里走去,那里,正停着一辆马上就要出发的通往阆诸的大巴车。
  彭长宜的眼睛也有些酸痛,他坐在车里,双手还保持着刚才握着丁一手的姿势,不错眼珠地看着丁一那单薄的背影。
  此时,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了她娇小的身上、头发上。她就这样披着满身的雪花,走到长途车的门前,抬脚登上车梯的时候,丁一回头冲他这边望了一眼。

  尽管,他们此时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但是,他们似乎都感觉到了彼此相视的目光的含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