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雯雯说:“彭叔儿,冷静,一个孩子,她是不知道狐狸精和拉皮条的真正意思的。不怪她。”
  彭长宜看看丁一,说道:“小丁,你别生气,是我没有管教好她。”
  丁一的脸红了,她尴尬地笑了笑,机械地说道:“我不生气……”
  雯雯起身,开开门,听了听,没有听到娜娜的哭声,走廊里只有服务员,她回头说道:“这样,我看看娜娜去,彭叔儿,你先陪小丁呆会。”说着,就走了出去。

  丁一愣愣地看着彭长宜,半天,才苦笑了一下,端起酒杯,看着彭长宜,说道:“对不起,科长,我又给你找麻烦了,没办法,我兴许就是这样的命……”说道这里,她的眼圈湿润了。
  彭长宜抬头看着她,端起杯,也没跟跟她碰,一下子就喝干了杯里的酒,说道:“小丁,今天实在对不起了,我彭长宜这一辈子都没有想到是,我能给你带来痛苦,让你受委屈了……”说着,就去拿酒瓶。
  丁一制止住了他,说道“科长,我不怪,真的不怪……”
  彭长宜感到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看着彭长宜自责和内疚的表情,丁一心里有些心潮起伏,她的眼圈就红了。

  这个男人,很多年以前就跟自己说过,遇到困难就找他。事实上,她也的确找过他,从老房子他们第一次接吻,彭长宜便成为她手上的那根食指。但是彭长宜出于道义,没有再进一步交往,直到她成为了江帆的小鹿,他们一直都保持着超越一般朋友又有别于恋人的那种关系,她也真心地感到了来自彭长宜那里无私的爱。
  她无法忘记,当她兴冲冲赶到金盾,准备去见江帆的时候,发现了袁小姶的阴谋,她急得蹲在楼梯上流出了眼泪,当她把电话打给他的时候,是他搞定了一切,而且,始终都没有让她露面;当击毙贾东方的枪声响后,她吓得昏了过去,又是他第一个冲过来,不顾一切把她抱上了救护车;还是他,为了弥合她跟江帆,做她的工作,带她去草原……
  她能感到来自这个男人心灵深处的那种宽厚的、深沉的、无私的爱,她知道,如果她有什么困难的话,第一个冲出来的可能不会是别人,而是彭长宜,但是他们彼此都十分清楚各自的位置,所以,一直以来都保持一个很良好的关系。
  她的心,能感到来自彭长宜心灵深处的那种自责和内疚,这是真实的,是不容质疑的,她眨巴了几下眼睛,忍住了眼里的泪水,微笑着说道:“科长,不要这么说,我也可能是这命,我差不多习惯这个角色了……”

  她的话,刺痛了彭长宜,彭长宜抬眼看着她,说道:“你别这么说,你这样说会让我……让有些人难过的,小丁,这句话比把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还难受。”
  彭长宜本来想说是自己难受,但话说出来后,他临时转移了指向,转到了江帆身上,是在,他不能够,丁一在他心目中是圣洁无暇的,甚至是至高无上的,他既然当初有顾虑,没有和她进一步发展,那就要守住底线,尽管他现在也是单身,也有追求她的权力,但是,有一点他知道,远在北方的江帆,比他更爱丁一,他们已经爱得太久、太苦了,最终成为眷属的,当是他们俩个人,既然当初自己选择了自己的位置,那还是不要破坏他们三人这种美好、和谐的局面吧。

  本来,在得知丁一来亢州的消息后,他立刻就给江帆打了电话,可惜,江帆无法动身,他说恐怕过年都回不去了,从上到下,机关里里的人,几乎全都下到灾区,帮助农牧民抗灾,因为,内蒙古遭受了十多年不遇的大雪,连续发生的寒潮、暴风雪天气,导致内蒙古自治区的部分地区的农牧业遭受巨大损失,受灾人口达两百多万人,五万多头牲畜死亡,三千多万头牲畜严重缺乏饲草。
  这次强降雪造成的重灾区就是江帆蹲点的那个地区,大雪封住了所有交通,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灾害,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带领当地所有干部、部队官兵、老百姓甚至学生在清理道路上的积雪,道路不通,救援物资的无法送到。国家财政部、民政部紧急拨付内蒙古的自然灾害生活补助资金以及棉衣棉被,农业部协调周边地区向内蒙古紧急调运饲草,交通部还下达了运送饲草车辆全线免费通行的指令,确保农牧民过上圆满的春节。

  别说是江帆,就是一个普通干部,这个时候也是不可能回来谈情说爱的,彭长宜非常理解他,想到这里,彭长宜说道:“小丁,不瞒你说,我给市长打电话着,但是他回不来,因为他们那里遭了雪灾,所有的人都下去了,他蹲点的地方,是最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小丁,给他打个电话吧,于情于理你都该慰问一下抗灾的勇士。”
  尽管彭长宜努力让自己的话变得风趣一些,但是他天生就不是一个幽默分子,或者是在丁一面前不是,这话说出后,无论是他的声音和表情,都不轻松,更不幽默。
  其实,对于内蒙古雪灾的报道,这几天新闻里反复播送,丁一昨天晚上也看到了这条新闻,尽管她没有从铲雪大军中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她想,他一定会在抗灾的最前沿,这一点无需置疑。
  丁一看着他,摇摇头,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什么都不想了,真的。”
  说不想,但她端水杯的水却有些微颤,喝了几口水,压下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彭长宜看着她那微微颤抖的手,很想握住它,给她一点力量,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而是端起面前的酒杯,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丁一拿过酒瓶,她给科长的杯子倒了一点点,放下酒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说道:“科长,您永远都是小丁的科长,无论您将来当多大的官,也是小丁的科长,我敬您。”说着,冲彭长宜举起了酒杯,她的眼睛就湿润了……
  彭长宜看着她,知道她心里难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这么说,难道,是丁一钻进自己心里,她看透了自己的内心吗?

  他怔了怔,机械地跟丁一碰了一下杯,仰头喝干了杯里的酒。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内心里有了一种隐隐的担忧,他知道丁一是个心重的人,娜娜刚才的话肯定是打击到了她……
  他说:“小丁,我不但是你的科长,还是你的兄长,这一点不能忘记,还是那句话,以后遇到什么困难,记住,找我,别找丨警丨察,他们不顶事,你的事,必须是我管,明白吗?”
  丁一低头笑了,低头的瞬间,两滴泪珠掉在了身上……
  雯雯回来了,丁一看着她,目光里充满了询问。
  雯雯冲她笑了一下,说道:“没事了,孩子的确还没吃饭,一小盘软炸虾仁,一小盘素炒黄瓜片,一小碗米饭,吃得精光。肚子都鼓起来了,跟我们也有说有笑的了。老顾送她去了。”
  彭长宜和丁一都没有问娜娜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丁一不想让彭长宜内疚和自责,彭长宜不想让丁一尴尬和难堪。
  其实,这个谜不难破解,老顾趁娜娜吃得高兴,几句话就套出了前因后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