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举了举双手,晃了晃手里的两只酒瓶,笑了,说:“我这个形象,是不是像个酒鬼?”
  丁一和雯雯都笑了。雯雯说:“反正不像市委书记。”

  “哼,从来都没那个破官当回事过。”
  丁一和雯雯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又笑了。
  彭长宜又冲雯雯努着嘴,说道:“雯雯,你喝哪种?”
  雯雯用手指着自己,半天才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我吗?”

  彭长宜瞪着眼珠子说道:“当然是你了!主不喝,客不饮,装什么傻?是不是小丁?”
  丁一知道他又开始耍了,就抿着嘴笑,不言声。
  雯雯说:“彭叔儿,怎么我是主啊?您才是主啊?”
  彭长宜说:“别忽悠我,人家小丁是看你来,她心里怎么会有有我这么一个人?我是替你请客,主人当然是你了。”
  雯雯感觉彭长宜肯定在那边没少喝,就说道:“怎么会呀?根本不是,不信你问小丁。”
  丁一已经听出了彭长宜说话舌头有些僵硬,她就说道:“在我眼里,你们两人都是主。”
  彭长宜“哼”了一声,说道:“少忽悠人,谁远谁近,那是蚂蚱拉屎——一定一定的......”

  他的话没说完,雯雯和丁一就哈哈大笑了。
  雯雯说:“彭叔儿,刚才我们在车上还说你这句话来着呢。”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雯雯,说正经的,你喝哪种?”
  雯雯站起来,就要接彭长宜手里的酒瓶,彭长宜攥住,不给,说道:“雯雯,你可能不知道,小丁知道,原来市长也知道,什么时候我喝酒,开始攥着酒瓶子不撒手了,就说明我喝多了,这个时候也是我酒兴最好的时候,所以,今天谁不喝都不行。”
  “彭叔儿——”雯雯撒娇地叫了一声。
  “干、干嘛?”彭长宜故意合着眼,结巴着说道。
  “您让谁喝,都不能让雯雯喝啊,我喝点酒了,就等于王子奇也喝了,您怎么忘了这一点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就更好了,就是要让王子奇从吃奶的时候起练喝酒,向他爷爷学习!”说道这里,彭长宜看着雯雯脖子上戴的东西,说道:“雯雯,你戴的这是什么?”
  雯雯摸着那颗小珠子,说道:“转运珠。”
  彭长宜盯着雯雯脖子上的那颗转运珠,说道:“没听说过,不过从字面上我能理解,就是时来运转的意思对吧?”

  雯雯看了丁一一眼,笑着说:“是的,就是时来运转的意思,是小丁给我求来的。”
  彭长宜又看着丁一,眼睛故意盯在她的脖子上左右看着,丁一笑了,说道:“我没有。”
  彭长宜噗嗤笑了。
  雯雯说:“您笑什么啊?”
  彭长宜低头看了看桌上是两瓶酒,想了想,这才抬头看着雯雯说道:“我笑有些同志很无私,她不应该只给别人求,也该给自己求一个,好像别人都需要转运,就她不需要似的。”
  丁一和雯雯都笑了。

  彭长宜又说:“快说,雯雯,你喝什么酒?”
  雯雯故意撒娇地说:“彭叔儿,我就别喝了,等王子奇大了,让他陪您老喝。”
  彭长宜说:“那我要等到驴年马月去了。你们俩说说,统共就咱们三人,有两个不喝酒的,你们说大过年的这酒我跟谁喝?”
  “哦,我明白了。”雯雯笑了,看着丁一。
  丁一也笑了,她说道:“我听出来了,彭书记的意思是,咱俩必须有一个人喝,显然,雯雯不能喝,那最后只剩下我一人了,我没得选择了,呵呵,好吧,我喝一点,呆会回去的时候雯雯你帮我看着,千万别让我坐了反向的车就行。”说着,就将面前的高脚杯放到前面。
  彭长宜接过她的话茬说道:“坐反了也没事,只要你中途不下车,早晚都能到终点。”
  丁一抬头看着彭长宜,彭长宜的目光看着别处,似乎他说这话不像有意,但又明显着有故意的意思,她笑了一下。这时,正赶上彭长宜看她,见她笑了一下,自己也笑了一下。
  雯雯说:“我负责倒酒。”说着,就去拿夺酒杯,要给丁一倒酒。
  彭长宜说道:“我倒,这么美的差事你不能跟我抢。”说着,就给丁一倒了满满一杯红酒。

  雯雯笑了,说道:“彭叔儿,哪有您倒这么倒红酒的?再说,也太满了吧,你让她怎么喝呀?”
  彭长宜没有理会雯雯的话,又给自己的杯里倒,边倒边说:“我怎么喝,她就怎么喝。你看着。”
  雯雯知道他怎么喝,就说道:“您可以叼着喝,女士怎么叼着喝,这样不雅。”
  彭长宜看着雯雯说:“她愿意怎么喝就怎么喝,喝了为原则,过程我不管。”
  丁一说:“这么一大杯喝下去我非醉不可,回去坐大巴车一摇晃就有好看的了。”
  彭长宜说:“回去我送你。想吐就往我车上吐。”
  “你也喝酒了,酒鬼坐着酒鬼开的车。咯咯。”丁一说完就笑了。
  “让老顾送你。只要你高兴,怎么都行。”
  听了他这话,丁一的心里升腾起暖意,她笑笑,说道:“我高兴,只要一往这边来,我就高兴,因为我知道,真正疼我的人,是你们。”说道这里,她使劲地眨了几下眼睛。
  彭长宜说:“小丁了,当着雯雯,我说一句酒话,我们疼你,不假,那是真疼,但是,我们的疼,是取代不了别人的疼的,我说的别人,目前可能正在内蒙古抗雪灾呢,那里连续几天降雪,可能他春节都回不去了……”
  丁一不说话,就低下了头……
  雯雯一见,赶紧说道:“彭叔儿,好了,别说了,酒都倒上了,怎么喝呀?”
  彭长宜说:“碰杯环节就免了,等那个人在的时候,我们在碰杯,我叫起,一块干。”

  雯雯看着丁一,又看看彭长宜,说道:“别干了,这么一大杯,也凉了,你们俩先干喝一半。”
  丁一说:“咱们慢慢喝吧。”是啊,这么一大杯红酒下肚,自己非醉不可,当初跟江帆在北京就是喝红酒喝醉了,而且还是一口一口喝的。想到这里,她使劲甩了甩头,不去想那些事了……
  彭长宜说:“不行,必须干掉,没商量。好家伙,我们想你都快想疯了,你倒好,一张飞机票,躲到新加坡去了。当初市长支边我就想得生气,但跟你一比,他可是比你好多了,好歹市长还在国内,开车十多个小时就能见到他了,你呢,尽管坐飞机有五六个钟头,但那是出国,雯雯还好,尤其是我,他是不能随便出国的,那要提前备案。雯雯,你说说,她是不是比市长更冷血!”
  雯雯觉得彭长宜的话说得有点重,但又在情在理,她笑笑看着丁一。
  丁一也是百口莫辩,她的眼圈红了,鼻头也红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雯雯说:“好了,您快把小丁说哭了。”
  彭长宜知道自己这话的分量,所以他根本就不去看丁一,只说了一句“喝酒”,就低下头,嘴凑到杯沿,咕哒咕哒连喝了几大口,眼看多半杯下去了,雯雯在一旁说道:“彭叔儿,别干,你干了,小丁怎么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