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沈芳心里极为不平衡,过后就跟彭长宜吵起来了,每每想起,她就恨丁一牙齿痒痒,她破坏了一个家庭,还想破坏另一个家庭。如今,尽管自己已经跟彭长宜离婚了,但是看见丁一,她仍然难以平静。
  听母亲这样说,她知道母亲还在埋怨她离婚的事,就没好气地说道:“看我自己怎么了?我很好!”
  妈妈白了她一眼,小声说道:“二百五。”
  这时,沈母看着窗外的眼睛就直了,就见老顾把车停在储蓄所门前,冲着丁一和雯雯摁了一下喇叭。
  雯雯和丁一便回头,发现老顾后,两个人都笑了,她们往回走了两步,两个人一前一后就坐进了老顾的车,走了。
  沈芳的脸白了,半天不说一句话,直到她排到了窗口,营业员如果不问她话,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取钱还是存钱。
  沈母拉开了储蓄所的玻璃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看着汽车驶进了金盾酒店。
  再说雯雯和丁一,坐上老顾的车后,雯雯说道:“顾师傅,怎么这么巧,碰见我们俩了?”

  老顾笑了,说道:“哪是碰见啊,是彭书记特意指示我来接你们。怕你们路上冻着。”
  “哈哈,彭同志就是好。”雯雯笑着说道。
  老顾说:“小丁啊,你看你一回来都把我们大家高兴坏了,以后多回来几趟吧。”
  丁一笑了,说:“我要是多回来几趟,你们就该烦了,不会像现在这样我还能有车坐。”
  “嗨,你这话可就亏心了,彭同志早一个上午不到就打了三个电话了,不是我非要向着他说,事实就是如此。”雯雯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我记得他当我科长的时候,总喜欢说一句话,那就是谁向着谁,是蚂蚱拉屎——一(腚)定一(腚)定的。看看,我还没说你彭叔儿坏话你就急了。”

  “哈哈。”前面的老顾不由大笑出声,他说:“小丁,你说的太对了,这句话就是他发明的。”
  雯雯也笑了。
  老顾说:“哎呀小丁啊,你看你今天一来,我怎么感觉天气都暖和了。”
  雯雯笑了,坏坏地说道:“顾师傅,亢州的天倒是暖和了,祖国北部可是下雪了,好大的雪,过了膝盖那么深,冻死了好多牛羊,这几天新闻天天在播。也就是说,小丁的阳光,也有照耀不到的地方啊——”
  丁一白了她一眼,把头扭到窗外。
  老顾从后视镜里冲雯雯笑了一下,不好接她的话茬,就说道:“小丁,听说你出国了?”
  丁一说道:“是啊,我主要是陪我爸,我乔姨出不去,老同志生活自理能力差些。”
  雯雯说:“过了年还去吗?”
  “去,怎么也要坚持下来一个学期。”
  “那你工作怎么办?”老顾问道。
  “请的长假,昨天晚上我去了一趟台长家里,台长已经同意了。”
  雯雯眨巴着眼睛,说道:“你在那边干嘛?”
  丁一说:“也任着一节课,就是教他们小楷。另外,我还兼着学校电视节目华语主持人。”
  “你做这个工作当然没有问题,就是上他们的国家电视台也没有问题的。”雯雯说道。
  丁一说:“呵呵,他们国家电视台有个频道招主持人,我的确想去试一下着,但是没去,心想还是别去凑热闹了,就是被选中,我也不可能去的,被国内的人知道了,还以为我自谋出路了呢,说不定我的工作就保不住了,我在那个地方又不会呆长,还是不要找事了。”

  雯雯看了她一眼,说道:“丁一,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太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最大的缺点也是这个。”
  丁一说:“雯雯,这句话你要是前几年说我可能会感到很欣慰,但是现在老了,不会了,兴许啊,我最不知道的就是自己想干什么。”
  雯雯听了她的话还想要说什么,这时,酒店到了。老顾说:“在三楼,306房间,一会彭书记他们来了在308,你们先上去喝水,我回去接他去。”
  酒店的房间很暖和,丁一和雯雯脱去外套,雯雯见丁一穿着一件超薄的浅驼色的羊绒衫,露着一截白白的脖颈,脖子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仍然有着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美。
  她感叹了一声,说道:“小丁,你依然是那么水灵、鲜嫩,皮肤还是那么好。”
  丁一笑了,说道:“难道我比你儿子还水灵、新嫩?”
  雯雯说:“你还别说,我跟你一比,的确有种两代人的感觉。”
  丁一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就占我便宜吧,该不会想让我叫你阿姨吧?不过说到水灵,的确是新加坡的气候好,那个国家绿化是是全覆盖,可能你无法理解,他们的绿化目标就是黄土不露天,花草连成片,我去过好多地方,真的是见不得一寸土地。等我们有一次去马来西亚,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绿化就不如新加坡了。”
  “他们国家小,好治理。黄土不露天,的确能办到,我们国家就不行了,大面积的沙化,春夏之交的沙尘暴,铺天盖地,就是到了新加坡,恐怕也很难治理了。”雯雯说。
  “你说的有道理,他们国家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小花园,可以在里面做园林景观,也可能精雕细刻一些小盆景,非常适合女孩子生活,空气湿润,几乎没有什么自然灾害,非常的美容,皮肤不用做特别的护理,一整天都不会感到干巴。”
  雯雯说:“你是不是不想回来了?”
  丁一笑了,说道:“我到是想不回来,人家得要我呀?”

  雯雯说:“就是人家要你,你也不能留在那里,那样,你就是办了一件天大的祸国殃民的事。”
  “呵呵,有吗?”
  “有啊,你就真的把江同志害苦了……”
  丁一垂下眼帘,低头喝了一口水,又抬头看着雯雯,眼里就有了一抹伤感,她刚要说什么,雯雯赶忙说道:“对不起,我不提了……”
  丁一怪嗔地看了她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放下水杯,转身拿过自己随身带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红色的小盒,盒子里面有一个类似橄榄状的滚珠,是一种不知名的石头,深灰色的,上面刻着梵文,吊在一根红丝线上。她小心地把这颗滚珠拿起,认真地说道:
  “雯雯,这是特地给你求来的。是我和爸爸去印度,正赶上那里的教会有活动,我在那里整整跪了半个小时,诵完经后,才得到的这个护身符,爸爸跟它叫转运珠,愿它能带给你好运。”说着,起身走到雯雯的背后,给雯雯戴到脖子上。
  雯雯被丁一这份情谊感动了,她眼里噙着泪水说道:“谢谢你小丁,我估计,戴上它,我的苦难就到头了。”
  丁一板过她的身子,调整着这个转运珠在她胸前的位置,说道:“雯雯,福也好,祸也好,每个人的身上有多少都的注定了的,现在经历了,以后就不会再经历了,祝福雯雯,戴上转运珠后,时来运转。阿门。好了,没有问题了,以后你就会笑逐颜开了。”

  看到丁一调皮可爱的表情,雯雯也笑了,深有感触地说:“你也是,我也祝福你。”
  丁一愣了一下,重新坐在座位上,说道:“雯雯,咬牙坚持,好在部长出来了。”
  “是保外就医。政治惩罚估计是恢复不了的。”
  “恢复不了就恢复不了,还好,你们还有酒店,有宾馆,不至于喝西北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