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文良的夫人早就提前调离了德山,现任北京某部队医院心内科主任。
  尽管提到夫人时,樊文良话不多,但从他的口气和表情中,都流露出对夫人的赞许和肯定,这多少会让江帆和彭长宜有些感慨。樊文良从未跟旁人谈过夫人,甚至有些鲜为人知,但是从他的身上,总会能感到夫人的影子,包括饮食上的一些忌讳,包括他这么多年仕途路上一直比较稳妥地向前,包括他们和老胡共同照顾和抚养的那些老战友的孩子们,而且自己的儿子也非常优秀出色,这些,都能折射出樊文良的夫人应该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识大体、顾大局,不势力、不贪慕虚荣。尽管她有自己的事业,但对樊文良始终都是支持体贴,默默地站在他的旁边,跟他一起同风共雨,而且,从没有听说她给樊文良找过什么麻烦,甚至很少在樊文良的圈子里出现,这样的女性,当为楷模。

  不知为什么,此时的江帆和彭长宜,互相看了一眼,相信他们都有同样的感慨。
  这时,樊文良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起身,递到孩子的面前,说道:“这是爷爷给的压岁钱,让你妈妈给你攒着,长大留着娶媳妇。”
  他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江帆也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说道:“这是江爷爷给你的压岁钱,让你妈妈给你攒着,争取娶个外国的媳妇。”
  由于樊文良还有赶回北京,他不便久坐,告别了这一家人后,就坐上车走了。
  部长夫人执意要出来送樊文良,就把孩子交给了雯雯,直到樊文良的车灯看不见了,她才转身回来。

  送走了樊文良,彭长宜和江帆又在王家坐了一会也走了。临出门的时候,雯雯把他们送上车,跟江帆说道:“江叔儿,跟你说个事。”
  由于彭长宜走在江帆的后面,他听到这话首先站住了。
  哪知雯雯却说道:“不让彭叔儿听见。”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回避。”说着,就上了车。
  雯雯走到江帆跟前,低声说道:“小丁春节要回家过年。”

  江帆一听,“哈哈”大笑,说道:“谢谢你雯雯。”说着,潇洒地冲她挥了一下手,也上了车。
  晚上,江帆随彭长宜入住海后招待所,彭长宜说道:“您说,部长到底怎么回事,不让别人探望他,是他怕给大家添乱,怎么也不让家里人见他?尤其是老伴儿,非常担心他,跟我磨叨了好几回了,我真搞不懂这个老同志是怎么想的?”
  江帆叹了口气,想摸了摸口袋,想抽烟,想了想彭长宜不抽烟,就作罢了。
  彭长宜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和打火机,放到他面前,江帆伸出手摆了摆,说道:“带着呢,不抽了,我对烟没有多大瘾,闷了才想抽。”
  彭长宜也没再继续谦让。

  江帆说道:“你刚才说的问题,我也琢磨过,我是这样理解的,也可能沾边,一可能不沾边,但的确是我的理解。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读过的语文课本吗,其中有一篇课文是英雄赵一曼的故事。”
  彭长宜说:“记得,我看过赵一曼的电影,小人书。”
  江帆点点头,又说:“赵一曼留下个儿子,叫宁儿。”
  “知道,我记得她是在赴刑前的火车上写给他儿子宁儿一封信。”彭长宜说道。
  江帆沉了沉说道:“是的,母亲从被捕到牺牲,这个孩子一直寄养在亲戚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这种情况在战争年代很正常,新中国成立后,他已经是一个十多岁少年了,跟咱们一样,也看过影片《赵一曼》,但是他不知道赵一曼就是自己的母亲。当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就是民族英雄赵一曼的儿子时,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刺激,几次哭晕过去……他想到了妈妈受到的非人的折磨,便用钢针和墨水在胳膊上刺上了母亲的名字……”

  江帆停了停又说道:“可以说,那个时候,他的心,应该是疼到了极点……”
  彭长宜默默地看着江帆,他似乎明白了他说的意思。
  江帆继续说道:“尽管咱们的老部长不能和英雄相比,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不愿意家人这个时候去看他,可能也是有着某种顾虑的吧。长宜,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说道这里,江帆拿起桌上的那盒烟,抽出一支,吸了两口。
  彭长宜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道:“您分析的有道理,这也是他不让家人看他的唯一的合理解释,我上次去狱中看他的时候,说真的,都有些受不了,将心比心,我理解英雄儿子的心理。”
  江帆掐灭了吸到半截的烟,说道:“所以啊,不看就不看吧,等他彻底恢复健康再看不迟,他强人一辈子了,不愿让至亲至近的人看到他悲惨的一面,我们就成全他、理解他吧。”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我也理解了。”

  他们又提到了翟炳德,彭长宜问道:“樊部长怎么看这事?”
  江帆说:“你还不了解他吗,一个字都没有涉及到他。”
  是啊,这就是樊文良,永远的不动声色。
  彭长宜又问起丁一的事,江帆笑了,他站起身,在屋里走了两步,甩着胳膊说道:“我现在有足够的耐心等着她回来,长宜,我都很奇怪,我现在一点都不着急了。”
  江帆说得没错,他现在的确是抱着一种达观的态度等丁一。
  彭长宜听到这话摇摇头,无声地笑了。
  农历腊月二十八傍晚,首都机场。一架由新加坡飞往北京的波音747徐徐落地。丁一挽着父亲走下飞机悬梯……
  第二天上午,丁一便坐班车来到了亢州,她是特意来看雯雯的。因为明天雯雯母子和婆婆一起去北京过年。如果今天再不来,明天就是三十了,恐怕她想见的人一个都见不到了。所以,她匆匆忙忙就踏上了阆诸至亢州的长途大巴车。

  给雯雯打过电话后,雯雯在家等丁一。说真的,由于当年高铁燕做媒的原因,丁一来部长家里的确有些别扭。
  当丁一敲开部长家的院门时,雯雯跑了出来,给丁一开门。
  两个女孩子相互愣了一下,啥话都没说,站在院子里就抱在了一起……
  雯雯伏在丁一的肩头,有些唏嘘着说:“小丁,真想你啊,心里有话都没人说去。”
  丁一的眼睛也湿润了,说道:“雯雯,你真棒,太了不起了!”
  雯雯擦着眼睛说道:“哎,也有脆弱的时候,有时感到快挺不住了……”

  丁一还想说什么,就看见王圆妈妈抱着孩子,站在窗户边张望,她笑着说:“好了好了,我看见那个小家伙了。”
  雯雯别过头,擦了擦眼睛,接过丁一带来的礼物,把丁一让进了屋里。
  尽管丁一心里有些别扭,但还是大大方方地走进屋,大大方方地说了一声:“阿姨好。”
  王圆妈妈早已经忘记了当年的不快,并且她很感激丁一舍身护她孙子的壮举,她热情地招呼丁一坐下,给丁一端来水果和瓜子。说道:“小丁啊,雯雯都念叨你半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