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6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楼的应该是保镖,二楼的应该是雇主。
  他们很悠闲,因为他们足够信任蒋为民,他们认为蒋为民安排的地方不会有人知道,尤其是不会被我知道,他们是阴影,藏在暗处,蛰伏,不露声色。
  可惜,算错一步。
  信错了人。
  脚还没落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为了不惊扰到人,我特意调了静音。
  提起来的气泄了一丝,腿收了回来,我的整个人又隐藏在树影之后,黑暗之后。
  掏出手机,屏幕上三个字,白子惠。
  这个电话我要接。

  “你...还好吗?”
  白子惠的话带着淡淡的愁绪,虽然很淡很淡,可能是感觉到,好像我和她的心贴在了一起,听得清楚彼此的心跳。
  “放心,我很好。”我淡淡的说,嘴角不由的上扬。
  雨,夜,我站在决定命运的楼前,听着白子惠的声音,这种感觉还不错。
  “你在外边?”
  大概是听到了雨声,我说:“是的。”
  “你在做什么?”
  我犹豫了一会,说了两个字,“做事。”
  白子惠也犹豫了一会,说道:“找到害你的人了?”
  一直以来。白子惠都聪明,尤其这是我的事,白子惠了解我,哪有猜不中的道理。
  我说:“是。”
  白子惠说道:“这事好办吗?”
  王家好办,可那个叫做魏卫的人,不好对付,一个谨慎的人,肯定有很多手段有很多底牌。
  “有点困难。”
  我虽然不想让白子惠担心。可更不想骗她,我吃过这个的亏。

  “为什么要冒险?”
  白子惠语气平淡,可我懂,她知道这路不好走。
  我说:“被逼的。”
  我不想解释太多,因为我知道白子惠会懂,我确实是被逼的,这事如果我不赶紧解决,洗清污点。那么我很难翻身,不仅仅对我不好,还连累我身边的人,所以,铤而走险。
  白子惠口气转硬。
  “董宁,你给我平安回来。”
  挂了电话,迈步,前行。我是带着笑的,因为白子惠让我平安回去,那好,我就平安回去。
  捡起一块砖头,用力扔出,砸在了落地窗上,哗啦!玻璃被砸碎了,风声雨声往屋子里面灌进去,紧跟着,传来了咒骂声。
  我借着夜色,悄然躲在了门口。
  人越走越快,越来越近。
  门被拉开了,有人走了出来。
  我闪身,举起了手,狠狠的打在了后颈,一击之后,人瘫软,向前倒去,我伸手,扶住了他,往里走!
  不是托大,而是我知道只有一个人来到了门口,这才是真的托大。
  进屋,顺势关门。手一松,保镖身子摔在了地上,砰的一声,轻响。
  不远处,站着查看窗户的男人回过了头,迎面而来的是一块石头,不大,却很痛。正中头部,好像打出了血,身子一晃,倒地。
  我伸出手,抓住刚刚被我扔在地上的那个人,向着倒在地上的另外一人走去,不紧不慢的找来绳子,把两个人捆好。并贴心的脱掉他们的袜子,塞在了嘴里。
  我觉得我很仁慈,我塞进他们嘴里的是他们自己的袜子,而不是对方的袜子。

  我不由的哼起曲来,我也不知道我哼的是什么。
  二楼那位没听到,可能风急雨急,让他的听觉出了问题,也可能是他陷入一种奇怪的情绪之中。正在静静的享受。
  我往二楼走去,我的鞋是湿的,留下了很清晰的脚印。
  衣服也湿了,虽然打伞了,可是雨很大,还是淋湿了。
  上了二楼,我听到了对话的声音。
  屋里的那个人正在打电话。
  “刚才似乎有什么声音?”
  女人的声音很清楚,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从女人的话中听到了疲惫,不是那种困了,睡上三天三夜的疲惫,是那种不想活了舍弃一切要了结自己的疲惫。
  屋里的男人回答道:“没什么声音,你大概是听错了,这边下雨,下的还不小。”
  女人说:“你那边...还好吗?”
  男人说:“我很好,承泽的仇我就快要报了,你应该看新闻了。”

  女人说:“看到了。”
  男人说:“我们对得起儿子,是吧。”
  女人说:“是。”
  男人说:“那你早点休息吧,不早了。”
  女人说:“嗯。”
  男人的话不多,女人的话更少,听他们说话,很累,总之,不太舒服。因为他们谈论的主题只有一个,让我死。
  我走到了门前,手摸了摸裤子,转到把手,推开了门,王承泽爸爸似有所觉,他回国了头,看向了我。
  一瞬间。他的眼里有很多情绪。
  总的来说,两个字,震惊,如果情绪化一点,我想应该是他他妈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对着王承泽爸爸笑了笑,我说道:“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周围的空气很诡异,哪里有些怪怪的。
  我站在门口,看了看自己的鞋。已经湿透了,我没往屋里面走,我想我要往里走,光滑的地板应该留下脏脏的脚印。
  王承泽爸爸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一直看着我,嗓子发出难听的声音,感觉他很挣扎。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突然一下子又坐了回去。
  动作是他的意志体现。
  站起来,握紧拳头,代表他想要对我动手,不管是拳头也好菜刀也好,总要试一试的,毕竟我杀了王承泽,毕竟他是父亲,毕竟他很愤怒,毕竟他想要我的命。
  可是很快,一切都消失了。
  勇气消失了,力气消失了。
  应该是想到了那件事,我杀了王承泽,并且一同杀了十多个人。
  杀的人多并不能证明什么,可是在王承泽爸爸的眼里,杀的人多便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他想起了那些事,记忆在他脑中,从未消失,所以惧怕。
  我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很有侵略性,我依旧笑着说道:“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王承泽的爸爸看了看我,说道:“你来啦!”
  我有一种感觉,王承泽的爸爸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精神头十足,看起来还挺年轻的,可是他坐下,像个要死的人。

  我笑笑,说道:“我来了,欢迎吗?”
  说着,我找了一把椅子,放在王承泽爸爸的对面。我坐下。
  王承泽爸爸说道;“不欢迎,可是有用吗?你不是还来了吗?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能知道这里。”
  我说:“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我有很多问题。”
  王承泽爸爸说道:“好。”
  我笑笑,说道:“你很配合啊!”
  王承泽爸爸说:“因为我怕死。”
  说的好,怕死,好理由。我杀了王承泽,便也能杀了他爸爸,这是最直观的威胁,因为我之前做过,并且做过还没事,这便让人压力很大。
  不过还有一层意思,王承泽爸爸心里是这样想的。
  “董宁,如果你杀了我,我就报不了仇了,所以,我怕死,怕的要命。”
  仇恨的力量还是挺大的,为了报仇竟然可以这样,不错,有意思。
  日期:2017-06-02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