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8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既然你不喜欢陆鸣,谁也不会强迫你,你以为我就愿意看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好?要不是我们情同姐妹,我还不想让你靠近他呢。”
  陈丹菲抽泣了几声,嗔道:“反正我们孤儿寡母的,谁都可以欺负我们……如果……如果你们以为我……我跟他睡觉就能……就能保住我公公的遗产的话,那我……也认了……我只当是……是被猪拱了……”
  陆媛噗嗤一笑,随即传来一阵打闹声,嗔道:“好哇,你这是在骂我被猪拱呢……”
  陈丹菲恨声道:“你自己愿意,怪得了谁?”
  顿了一下,忽然问道:“你刚才说他给我在公司入股五千万,这是真的?”
  陆媛说道:“我爸亲口说的,那还有假?哼,他要是对我有这番心思就好了……”
  陈丹菲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阿媛,也许嫂子先前说的话有点极端,你既然已经跟他订了婚,就好好跟他处吧,今后就别使小性子了。
  他那人看上去蔫蔫的,心里面可明白着呢,就像你爸一样,别人都叫他陆老闷,可心里面狠着呢,你要是还像以前那样使性子的话,早晚一天他会跟你翻脸……”

  陆媛哼哼道:“谁跟他使性子,只要他不欺负我,今后自然都听他的……我们陆家镇的女人从来不会跟自己的男人过不要去……”
  陈丹菲笑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竟然也有人能镇得住你,这也算是一物降一物了……”
  陆媛娇声道:“哎呀,他请我们明天去毛竹园吃杨梅,你到底去不去?”
  陈丹菲懒洋洋地说道:“人家是邀请你,又没邀请我?我去凑什么热闹?”
  陆媛笑道:“他都说要带南星去了,这不是跟邀请你一样吗?哎呀,去吧,毛竹园的杨梅是陆家镇最有名的……”
  陈丹菲好像被陆媛纠缠的没办法,最后只好说道:“好吧,去就去,让他带走南星我还不放心呢,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仗义、怎么勇敢了,哎呀,我要睡了……你还不快过去看看你未婚夫,说不定口干想喝水了……”
  陆媛扭捏道:“我看他醉的挺厉害的,今晚是不会醒了,我今晚就跟你睡……”

  只听陈丹菲小声道:“我可提醒你啊,虽然你们已经订婚了,可毕竟没结婚,你可不要随随便便就把身子给了他,男人都这样,得到的越容易就越不珍惜……”
  只听陆媛笑道:“这下我明白了,原来嫂子是在故意吊他的胃口呢?”
  说完,只听里面一阵打打闹闹,还伴随着两个人的悄悄话,听得陆鸣亢奋不已,恨不得一脚踹开门冲进去来个霸王硬上弓。
  忽然,只听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得陆鸣一转身就溜进了卧室,飞快地穿好衣服,稍稍等了一会儿,这才走出门来。

  正好陆媛和陈丹菲也听见了下面传来的动静,从卧室里走了出来,陈丹菲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裸着两条雪白的美腿,看见陆鸣站在门口,惊呼一声躲进了卧室。
  陆鸣哼了一声,心想,别装了,你身上哪个地方老子没看见过,什么时候方便的时候不妨让她欣赏一下陆建岳拍的那些照片。
  “这么晚了还有客人?”陆鸣装作刚睡醒似第问道。
  陆媛还没说话,只听楼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老四,家里这么大的喜事竟然也不通知我们一声,要不是晚上赶过来参加明天的杨梅节,我们都还蒙在股里面呢……”
  陆媛一听,一把陆鸣的胳膊,小嘴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我大伯来了……”
  陆建岳?

  陆鸣吃了一惊,没来得及说话,只听陆老闷说道:“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不过是女儿订婚,随便找几个隔壁邻居高兴一下,我哪敢惊动你们这些大忙人啊,既然来了就坐下喝杯酒吧……”
  “啊,原来是阿媛订婚了,哪个小子有这么好福气啊……”只听另一个男人说道。
  “这是我大哥阿涛……”陆媛在陆鸣耳边小声介绍道。
  没想到陆涛这个瘸子也来了。
  “哎呀,四叔,阿媛呢,快叫她出来……四叔,阿媛究竟跟谁订婚啊……”一个女人问道。
  “这是我大姐阿琪……”陆媛又介绍道。
  这时,只听陆老闷嘿嘿笑道:“既然你们都已经听说了这事,怎么会不知道陆大将军第二十七代传人呢……”
  只听陆建岳谨慎地说道:“老四,我们这次来陆家镇也是为了这件事,你说说,这事可靠吗?我们陆家兄弟现在都快成了笑柄了,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你怎么就先替别人做起宣传广告了……”
  陆老闷说道:“老大,难道我愿意我们兄弟成为人家的笑柄吗?问题是有些事情想瞒也瞒不住啊,当年我们老爷子就说过,什么都可以违背,陆大将军的在天之灵不能违背,有朝一日他的传人出现的时候,我们只能认命……”
  “什么狗屁在天之灵?我们为了这个身份修祠堂、捐庙宇,花了这么多钱,难道就这样算了?”只听陆涛愤愤地说道。

  陆老闷哼了一声道:“阿涛,你四肢不全的人,竟然也敢亵渎陆大将军的神灵,要不是看在今天我女儿订婚的大喜日子,给你两个耳光吃吃……”
  陆涛果然不敢出声,只听有一个男人谨慎第说道:“老四,可我们听说这个陆大将军的所谓传人正是在看守所和老二关在一起的那个陆鸣,这也未免太凑巧了吧?”
  “这是我三叔。”陆媛小声介绍道。
  陆老闷嘿嘿干笑道:“事情就有这么巧,这就是天意……老二当初一听陆鸣来自陆家镇毛竹园,马上就联想到了那段往事。
  只不过没有凭证,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老二才会对他格外青睐,实话告诉你们吧,老二在里面的时候,就亲自替陆鸣和阿媛做媒,这也是他们的缘分啊……”

  “那现在究竟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陆大将军的传人?我们听说有人从他家里偷出一个铁箱子,里面有一封信……”陆建伟问道。
  陆老闷说道:“不仅是一封信,还有陆大将军的家谱,还有寺庙里重来和尚的证词,以及当年我们老爷子临终前的亲口说辞……
  老大,这事就不用质疑了,不管怎么样,陆鸣现在是我的女婿,陆大将军的传人还在咱们家呢,如果你们也有意沾点光的话,我倒是可以跟阿鸣商量一下,给你们两个女儿借各种……”
  这时,陆涛说道:“既然这样,陆鸣肯定继承了二叔的遗产,他可以当你的女婿,但二叔的遗产家里人应该都有份吧?”
  陆老闷哼一声道:“难道你没有听说吗?阿鸣带出来的那些账户上的钱都已经交给公丨安丨局了,你们就别指望什么遗产了。
  我招他做女婿,一方面是老二亲自做媒,看上了这小子,另一方面他现在是陆大将军的传人,陆家镇每个有女儿的人家都想跟他攀亲,和遗产没有任何关系……”
  这时,陆建岳缓缓说道:“老四,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亲兄弟,就算他是陆大将军的传人,跟我们毕竟还隔着一层,你招他做女婿我们没有意见,不过,他如果危害到我们家族的利益,你难道还想护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