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8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什么时候我去你们那里玩……”陆鸣有点猥琐地说道。
  女丨警丨察高兴地说道:“你说话可算数啊,我家就住在村子的西头……门口有一颗大樟树……”
  陆鸣点点头,抱起铁箱子就走出了陆鸣的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忍不住吓了一跳,没想到外面站着几十个人,有丨警丨察也有穿着便服的人,不用说,他们都是来一睹陆大将军嫡系传人的风采的。
  “老板,这是什么东西?”阿龙见陆鸣抱着一个铁箱子钻进车里,莫名其妙地问道。
  陆鸣把箱子锁好放在了后座上,说道:“这箱子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你帮我看好了,现在去陆老闷家……”
  说完,闭上眼睛把母亲心里面的话回忆了一遍,觉得其中的大多数内容都印证了重来和尚的话,只有两点不一样。
  一是母亲居然承认毒杀了自己的丈夫,二是自己生母那个在城里当官的儿子姓韩,而重来和尚说当年自己生母在寺庙里登记的是周信女。
  这么说来,找到自己的生母并不是难事,在二十七年前来过陆家镇姓韩的市领导应该不会太多,有一个吃斋念佛的母亲的姓韩领导就更少。

  只要找到这个姓韩的领导,岂不是就找到了自己的生母?只是不清楚会不会像重来和尚猜测的那样,将近八十岁的生母不一定还在不在人世呢,万一已经离世的话,岂不是自己终生的遗憾?
  虽然生母对自己并没有养育之恩,可她当时确实没有办法,并不是有意抛弃自己,何况没过多久她就找上山来,很显然对自己并非绝情。
  如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就罢了,明知道自己的生母另有其人,如果不想办法找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不去陆老闷家了,咱们先吃午饭,然后去新镇的玉龙小区,前面遇到超市停一下,我要买点东西……”陆鸣忽然变得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弄清楚自己的生母是谁。
  陆军是陆家镇退休的老干部,今年已经七十六岁了,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陌生人,警觉地问道:“你找谁啊?”
  陆鸣笑道:“陆大伯,我叫陆鸣,毛竹园人,我在写一本书,刚刚去过镇政府查资料,他们告诉我,说你是陆家镇的百事通,我想打扰一下,请教你几个问题……”
  陆军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把门打开了,让陆鸣走了进去,一边说道:“什么百事通,年纪大了,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
  陆鸣拿出两条大中华烟说道:“也不知道陆大伯抽不抽烟,这是我在来的路上特意买来的……”
  陆军看看两条中华烟,说道:“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这么好的烟我抽着都浪费了……老伴儿,来客人了……”
  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女人,把陆鸣打量了几眼,疑惑道:“这位客人是……”
  陆鸣赶紧笑道:“大妈,我叫陆鸣,陆家镇毛竹园人,这些年在外地工作,今天是特意来请教陆老伯几个问题的……”

  陆军指指桌子上的两条中华烟说道:“这年轻人是个作家,你看……还这么客气,给我买了两条中华烟呢……”
  老女人马上客气道:“哎呀,原来是城里来的作家,快请坐……有些日子没人来了,老头子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
  陆鸣笑道:“我看陆老伯精神很好,这么大年纪了说话中气还挺足呢……”
  陆军在一把藤椅李坐下来,说道:“这把老骨头倒还硬朗,就是耳朵有点背,你说话的时候大声一点……”
  陆鸣在对面一把椅子里坐下来,摸出一支烟递过去,陆军马上就接了,并且在陆鸣手里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问道:“你找我想打听什么事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想起来?”
  陆鸣急忙说道:“老伯,你想想,二十七年之前,你在镇政府做什么工作?”
  陆军笑道:“这我倒是记得很清楚,二十七年前我正好当上副镇长,算是赶上了末班车……”

  陆鸣一听,心里一阵兴奋,生怕老汉啰嗦,急忙问道:“那在你当副镇长的这一年接待过W市一位姓韩的领导吗?”
  陆军似乎没想到陆鸣提出的竟然是这个问题,愣了一下说道:“哎呀,这就想不起来了……我一年接待的领导不下几十人……真想不起来……”
  陆鸣并不灰心,提醒道:“这位领导姓韩……”
  陆军仰着脑袋想了好一阵,说道:“姓韩的领导也很多啊……比如原市人大的韩辉,早就退休了……原工商局的局长韩扒皮……他已经死了……
  还有市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小韩……人家现在都当书记了……还有……哎呀,起码有十几个姓韩的领导都来过陆家镇。
  你也知道,咱们陆家镇的山水好,一到周末,市里面的领导都要来这里转上一圈,可问题是这些领导来也不一定都是我接待啊……”
  陆鸣打断陆军的话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这些姓韩的领导哪一位的母亲是姓周啊……”
  陆军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人家领导家里的事情咱们怎么知道?”
  陆鸣只好用上了最后一根稻草,大声提醒道:“这位姓韩的领导来陆家镇的时候曾经去过山上的寺庙,当时他的母亲就在庙里面修行……当时这位姓韩的领导曾经专门上山看望过他母亲……”
  陆军想了好半天,等到烟头快烧到手指头了,才清醒过来,缓缓摇摇头说道:“不会有这种事情吧,那个时候还不时兴烧香拜佛,再说,领导的母亲就更不会搞这种封建迷信了……”
  到此,陆鸣忍不住一阵失望,看来两条中华烟多半地打了水票了,好在人家老汉挺客气,也尽力了,两条烟只当是孝敬老人吧。
  就在陆鸣想站起身来告辞的时候,只见陆军的老伴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插嘴说道:“什么搞封建迷信,我听说韩市长的母亲就是吃斋念佛的人,好像早年也来过咱们这里的寺庙呢……”
  陆鸣一听,激动道:“韩市长的母亲?她姓什么?”
  老太太摇摇头说道:“那谁知道啊……以前儿子没有当市长,自然没人知道他母亲来过,可等他当了市长,陆家镇才有人这么嚼舌头,至于是不是真的,那我可就说不上了……”

  “那这个韩市长叫什么名字?”陆鸣问道。
  陆军说道:“那是以前的了,人家现在高升了,前两年调到东江市当市委书记了……”
  陆鸣一听,脑袋轰的一下,顿时一片空白,好一阵才似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陆军凑过脑袋问道:“你说什么?”
  陆鸣急忙说道:“我说这就巧了……陆老伯,谢谢你啊,我已经知道了……”

  陆军站起身来说道:“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就知道了?”
  陆鸣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哪有功夫再跟老汉瞎扯,嘴里说着感谢的话,人已经往外走了,正好有人从外面进来,定睛一看,再次感叹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么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