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47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1 09:57:00
  因为不熟悉地方,我们费了老大劲才找到了那个村子,叫登鲁小寨。这地方看着距离台江县不远,可一路上山路崎岖,着实让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我问张无忍,这么偏僻个地方,咱们就算是帮人解决了这件事,曼丹洛可老奶奶会不会知道啊?
  要是不知道的话,咱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张无忍很无所谓的说,白忙活什么?降妖除魔本就是我们的工作。再说了,人家开价可不低,三万块钱呢。

  陈老汉一边走路一边跟我们赔笑,生怕我们因为距离太远而不干了。在他们这辈人眼中看来,我俩就是有大本事的先生,怎么优待都不为过。
  一路上舟车劳顿,总算是到了。进村的三轮车把我们放下后,陈老汉就急匆匆的安排吃的去了。村民们站在旁边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们,其中很多人头上都缠着白布,应该就是家中有人死了的才戴的。
  说真的,村子很穷,比灵寿县的桃树沟还要穷。所谓的美食也不过是杀鸡宰羊。我和张无忍急忙拦住了陈老汉,说我们俩对吃的不讲究,随便弄点就行了,这鸡羊全都是村里的财产,我们也吃不了。
  陈老汉说那怎么行?你们是来救我们全村人的,不弄点好吃的,传出去我们寨子还要不要脸面了?
  老头倔的很,不过也可爱的很。我和张无忍好说歹说,他才总算是没杀那只羊。
  日期:2018-05-21 11:27:00
  不过还是弄了两只鸡让村子里的妇人给炖了。趁着这段时间,我和张无忍拿着东西绕着村子走了一圈,想要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
  从风水上看,寨子依山傍水,有一条小河从后面流过,属于那种算不上山清水秀的地方。这样的风水一般不会发生恶性灵异事件。可万事没有绝对,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
  看完风水后,我们又看死者居住的房间和尸体。只不过尸体都下葬了,只有那个老道士的尸体没人认领,被当地派出所给带走了,现在想看的话,得翻山越岭的去镇上才行。
  我们也没着急去看老道的尸体,而是先在村子里找原因。张无忍思索了一下,就拿出一张白纸,把村子的所有房间简略的画了下来,然后挨个查看死过人的房间。
  村民们一共死了六个,加上老道士一共是七个。死的地方不同,方法却一模一样。全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就没了。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房子没有任何异常。说真的,这种怪事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按理来说,天下万物逃不过一个因果。就算是厉鬼索命,也不是说谁的命都会拿走,也是有特定目标的。可这些人年龄不一,性别不同,就连职业也各自不同,在我看来,就像是有一个恶魔在毫无目的的滥杀无辜。
  倒是张无忍拿着纸上的素描看的出神,我凑过去问,老张,你看出什么来了吗?死了这么多人可真不是小事。
  日期:2018-05-21 12:57:00

  张无忍把那些死过人的房间都打上了叉,说,你看这些死过人的房间,有什么不一样?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张无忍又拿着笔把七个叉号连接在一起,说,你再看一下,要配合村子里的房子来看。
  这下我看明白了,顿时惊讶的说,这…这是一条路?
  张无忍点点头,没错,这的确是一条路。不过这条路是给鬼走的,不是给人走的。嗯,咱们现在去看看老道士的房间。
  老道士的房间在村头,也就是那条“路”的结尾处。房子挺破,也没院子什么的,只有两个人头大小的四方形窗户,因为窗户和门都很小,房间也很小,所以进去后不免觉得有点阴暗。
  只不过我俩进去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墙的符文。那些符文都是道家的,也分不清是那一派。张无忍问跟进来的陈老汉,这符文是不是老道士写的?
  陈老汉说,应该是。这房子是他执意要住在这的,说是什么猛鬼必经之路。结果当天晚上就…
  张无忍说可惜了,陈老爷子,我们今晚就住这。待会吃完饭呢,你们就各回各家去睡觉,今晚上最好别出来。还有啊。
  他拿出纸上画的素描房子,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三家今晚别回去,先去别人家借住一夜。明天就可以搬回去了。
  陈老汉急忙答应,但是他看着墙上的符文,说,两位先生,要是事情不对,你们赶紧跑。

  日期:2018-05-21 14:27:00
  我心说这老汉还真的挺可爱,于是赶紧跟他说,现在去通知那三家人吧,我俩商量一下今晚该怎么办。
  陈老汉连连答应,说,待会过来吃饭。自家养的鸡,绝对没有激素。
  陈老汉离开后我就问老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墙上的符文,你能认出来吗?
  张无忍说,最初级的镇鬼符文,对付孤魂野鬼可以,但是对付厉鬼就够呛了。你看这些符文残破不堪,明显是被鬼气侵蚀后留下的痕迹。
  至于村民们和老道士的死,我猜应该是有一条引魂路正好穿村而过。你也知道,鬼走的路人不能走,这几家村民的房子正好在引魂路上,晚上睡着睡着,就被路过的阴魂给勾走了魂,包括老道士也一样。
  引魂路这种事情我听说过,大概意思就相当于阴兵借道。这东西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主要是看引魂路引来的都是什么魂。
  从老道士的死来看,肯定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而且数量也不止一个。只可惜老道士只懂得最低级的镇鬼符文,所以才丢了自己的命。
  张无忍说,到底是什么等级的阴魂,咱们在这住一晚就知道了,放心,肯定不是至阴至煞,真要有这么厉害的鬼,整个村子就完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总是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我说,老张,你可得靠点谱啊。我怎么觉得这事没咱们想的那么简单?
  张无忍大咧咧的说,怕什么?咱们现在可是有备而来,就算是真有至阴至煞,咱打不过也能跑得了。
  日期:2018-05-21 15:57:00

  行了,先去吃**!
  我噗嗤一声就笑了,说,你去吃吧,我还是去吃饭好了。张无忍这才反应过来,说老何,你这可不地道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了?
  农家饭其实很好吃,还有贵州山区的一些特产,那味道简直了。我俩吃了个肚圆,就满意的在院子里来回溜达了几圈。陈老汉告诉我俩,那三家人已经搬走了,两位先生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没?
  张无忍说,唯一要吩咐的就是你们今天不要出门,关好自己家房门就行。还有,这东西你给大家分一下,每家一张。
  他拿出来的是一页一页的经书,经文不是汉字,而是类似梵文一样弯弯曲曲的符号。我也看不懂,反正是用来驱鬼逐邪的。老汉拿着一叠经文如获至宝,赶紧点头的分给了大家。
  我们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便搬了两床被子去了那个低矮的破房子。张无忍不愿意干这些琐碎的事情,就借口要研究墙上的符文,要我干活。我踢了他啊一脚,这家伙却贱歪歪的跑到了另外一面墙上去看。
  我无奈,只好把屋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反正只不过是一夜。看看时间还早,就说,老张,先歇会吧,就算是有什么厉鬼也得后半夜才出来。
  结果喊了两声,张无忍却站在墙边一动不动,我走过去说咋了这是?结果却发现他脸色煞白,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我顿时吓了一跳,说,老张,怎么了这是?
  张无忍哆哆嗦嗦的擦掉额头上的汗水,说,老何,这下事情大发了!这地方比咱们想象的要凶险的多!赶紧的!把家伙事全都拿出来,今晚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老天开不开眼了!。
  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