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9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团长……”
  参谋话还没说完,李牧抓了腰带和帽子旋风一般下了楼。楼下,机动班已经集合完毕。王国庆抱着李牧的装备飞奔过来,帮着李牧把作战装备加身。要给李牧穿防弹衣的时候,李牧推开了,直接披战术背心。
  冬季本来穿的衣服多,再加个防弹背心,能笨重得像狗熊。一般情况,李牧是不愿意要那累赘的。
  三台猎鹰车隔一个小时会打着怠速到水温正常,运转十几分钟,然后再熄火。用这样的方式来保证战备车辆随时能够在出动的时候拥有最佳性能。使用柴油发动机,在寒带地区避免不了这样的问题,哪怕现在发动机技术已经不同往昔。
  没有错,李牧出尔反尔,扣下了从军区借过来的二十辆猎鹰车。军区司令部来了好几次电话,李牧是找各种理由不还。
  机动性能超过猛士的猎鹰车,属于标准的0.5吨级,是轻型高机动车,级别和二代勇士是一样的,但是猎鹰是全地形车辆,是为作战而研发的,勇士车则是朝乘用的方向进行研制,两者区别很大。
  二十台的五台猎鹰车分到了阿拉图哨所,是分到数量最多的哨所,三辆时刻出于战备状态,随时可以搭载机动班出动。
  李牧没有废话,点齐人马跳车,戴了护目镜往副驾驶那里一坐,拍着控台,下达了出发命令。
  小黑冲过来,跳了李牧乘坐的那台猎鹰车,软顶的,坐在车载重机枪后面,机枪手取了一个护目镜给它戴,小黑顿时感觉自己一个能打十个了。
  此时,巡边队的坐标信息已经输入到了每台车的导航仪。等到边控智能系统完成建设,利用车载终端接入,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在车载终端操作,输入对象信息,能获得准确的坐标信息。
  直到机动班路,李牧才扭头去问后排的王国庆,“具体情况?”
  王国庆递记录纸,说,“他们巡到十七号点,被边民给围了,发出请求支援信号之后,联系断。”
  “边民?”李牧诧异。

  “是的,是边民。”王国庆肯定答道。
  更多情况无法得知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联络断,说明情况很紧急,巡边队处境危险。
  巡边队是方华带领的,一个班的人员,使用了马匹,已经出去了三天,按照计划,他们在对十七号点进行了巡逻之后,会返回营区,结束为时三天两夜的巡边工作。
  在最后一个点被边民围困,这事透着怪异——驻军和当地边民的关系一直不错,军民鱼水情很深厚,部队逢年过节给边民们送吃的送喝的,边民们拥军得很。
  出现这样的事情,简直不能理解。
  “这个方华怎么搞的。”李牧郁闷地说了一句,涉及军民关系,最头痛。
  方华才从医院回来,伤没好利索主动请缨带巡边队。哪怕重新当了指导员,他也一样的战战兢兢的。他算是明白了,在新团长手底下当兵,你什么都别想,玩了命工作,该你的是你的,跑不掉。
  加对于阿拉图哨所来说,做错一件事情,绝对的要用十倍的突出表现来挽回形象。

  因此,他坚决要求带领巡边队。
  李牧本不会答应,但是他作为团长,是断然不可能带领巡边队的,而阿拉图哨所在位的军官本不多,熟悉情况的更少,综合考虑之下,他只能让方华带队了。
  没想到又出事。
  猎鹰车一路疾驰,屁股扬着积雪向十七号点狂奔而去。车辆良好的性能,尤其是雪地行驶性能,让部队的勤务执行变得更加的迅速。雨雪天气下很多无法携重装备抵达的地方,通过猎鹰车可以抵达,至少运载重型机枪是没有问题的。
  十七号点是个叫普莱达的村庄,挺大,有一百多户人,人口七八百人,在地广人稀的西北算是挺大的村庄了,靠近边境更显得稀有。
  李牧知道普莱达这个村子。
  几十年前,这个村子是建设兵团的一个营区,后来建设兵团几经调整,逐渐的外来迁移到这里的人口占据了这个营区,又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成了一个行政村。一个特点是,这个村子里的边民,大多是退伍军人,或者是干脆是民兵部队里面的。
  边境地区的民兵部队可不像内陆大城市那些逼大胡话的民兵,几乎是半训部队了,扎实得很。
  跟着导航提示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普莱达村,进了村口,远远的看见远处的田地边乌压压的围了一群人,再过去一点,是边境线。这个村子,几乎贴着边境线。
  房屋和边境线只隔着田地。

  看见呼啦啦的来了三台雪地迷彩涂装的军车,车顶张着枪机的重机枪虎视眈眈,边民们纷纷散开,显出了里面的人。
  方华和那个班被团团围在里面,他们的马匹都被边民们牵到了一边去。一帮人苦着脸坐在那里,是的,他们都坐在那里,边民们给他们搬来了椅子,让他们坐着,又是背风处,倒也不至于很难受。
  一看这个情况,李牧的心放下来了大半。
  没有起冲突是好事。
  看见李牧亲自过来,方华哭着一张脸走过来,没等他说话,村长阿里木买买提冲来,对李牧大声说道:“请问你是部队的首长吗?是不是团长?我要找你们团长说话!”
  方华靠近李牧,低声说,“团长,他是普莱达村的村长,民兵连长,叫阿里木买买提。”
  李牧说,“阿里木村长,我是团长,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不过,你得让同志们散去,围困部队可是违法的。”
  阿里木非常的激动,他说,“首长,我今年四十五岁,我当了十年的兵,回来当了十五年的民兵。我知道不能围困部队,但是这口气,我和全村人民都咽不下去,部队一定要给我们做主!”
  一听这话,一看周围的村民个个义愤填膺的,李牧大概知道,村民们这么激动不是因为部队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不高兴,而是另有其事。
  “阿里木同志,别急,慢慢说。”
  一群人往旁边的瓜棚去,聚集在一起,在阿里木村长主讲众村民七嘴八舌补充的情况下,李牧总算是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相他身边的一些士官哭笑不得的表情,李牧的表情很严肃。
  事关国土完整,寸土必争,再严肃不过的事情。
  原来,普莱达村对面,也有一个哈国的村庄,而且还较大,约莫有五百多人的样子。很多年前,原来那个村庄是属于我国领土。后来两国划定了边界线之后,归哈国所有了。当时那条村庄的村民都迁到了内地,哈国迁进去了一些人。
  这形成了今天这种态势,两条村庄的田地是连成片的,边界线是分界线。从阿里木村长那里,李牧了解到,两条村庄一直和平相处。可是最近两年,普莱达的村民发现,自家的耕地面积在减少!
  这有鬼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