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7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这么一来彻底变的悬疑了起来,首先传说中的钢炮王竟然是一个三秒哥,这事情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他往往把自己的缺陷无限的反方向放大,不为别的,只为保护自己那卑微的自尊心,这个事情虽然劲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不算什么有意义的事。本来事情的关键从一个老男人吹的牛逼转移到了这个老男人到底去哪里了,可是凭空的我们竟然得到了二尾子刘洋的消息,这么一来,我们的计划又要变了。

  “嫩妈老二,那妞能保证那个人是刘洋吗?”走出第二大娱乐场所,老九还是有些质疑。
  “九哥,我本来也不信,但是她告诉我刘洋喜欢男人,还有就是我把刘洋的照片给她看了,她告诉我说没错,就是他,九哥,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呀!”刘洋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方寸大乱,我忽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做什么了。
  “嫩妈老二,这么一说,嫩妈咱们给刘洋祭奠用的那些白酒啤酒都嫩妈浪费了呀!”老九的思维果然和我们不一样,他立马就把这件事往物质方面考虑了,
  “九哥,这都是小钱,刘洋毕竟是一条绳命啊!”我立马把问题又提升了好几个高度。
  “嫩妈老二,现在这个事情我们再重新捋一捋。”老九掏出烟盒,里面仅剩了两支烟,他递给我一支另一只递给向导,然后把烟盒揉成一个圆团,用力的扔到身旁的巷子里。
  “九哥,我觉得我们应该分两路,一路去找刘洋,一路去找老鬼。”我提出了我的想法,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太多了,这里毕竟不是什么大城市,东西南北走一遭我估计也就两个小时,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能在两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把这个小镇检查一遍,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可能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能见到刘洋,至于老鬼,我觉得他此刻应该在第四大娱乐场所逍遥快活,所以他目前应该是安全的,而从失足妞那里得来的消息来看,刘洋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估计精神上也有些分裂,这么一来,寻找刘洋成了我们此刻最重要的任务,而寻找老鬼成了衍生的副本任务。

  “九哥,你怎么看?”我咽了口唾沫,老九迟迟不说话,让我心里还有些不舒服。
  “嫩妈老二,把烟给我抽两口。”老九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赶忙把抽了一半的烟从嘴里掏出来,递给老九。
  “嫩妈老二,分两路怎么分?我跟老刘一路还是你跟老刘一路?还是嫩妈老刘自己一路?”老九吐了一个烟圈,提了一个实质性的问题。
  “九哥,那你的意思是?”我觉得老九说的话有道理,老刘的战斗力基本上是负数,这件事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更恐怖的是这哥们典型的作死王,每次惹事都是惹要命的事儿,谁跟他一伙谁倒霉,老九还好,还能硬撑一会,我如果和他一伙,那我只能去见刘洋的柱子爷爷了,假如把他和向导放到一伙,那对不起了,向导可能从此就告别这个全民皆娼的祖国了。
  “嫩妈老二,我们还是接着找老鬼,接着往下一个场所找,嫩妈我还不信了,只要找到老鬼,我们让老鬼回船把这事儿给船长报告一下,那咱们三个就可以慢慢找刘洋了。”老九一口气把嘴里的烟全部吸光,重重的吐了出来,一瞬间整个人都埋在了烟雾里,相当有神仙感。
  “哎呀呀,要是找到了刘洋,船上不就有两个老鬼了吗?那二厨岂不是要多做一个人的饭?”大厨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把事情和他的本职工作联系到一块。

  “九哥,你说的有道理,事不宜迟,我们去第三家看一看。”我冲老九点了点头,没有回应大厨的话,转头又把目光朝向黑瘦的向导,用眼神告诉他,我们该去下一站了。
  向导没想到我们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他鄙视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嘲笑,这种感觉就好比是林丹被拍与嫩模同处一室待了一晚,然后林丹告诉我们他俩在打羽毛球之后我们的眼神。
  根据第一第二站的经验来说,第三站应该是赌场,或者是酒吧,又或者是比第二站小的淫窟,可是当第三站打开门的时候,我们又一次震惊了。
  第三站竟然是一个水饺店,更让我们震惊的是店主竟然是一个身形彪悍的东北人。
  “你们华夏哪嘎达的?”店主熟悉的乡音让我当时差点就跪了。
  “哎呀呀,我们香刚的,你是东北哪里的?”大厨抢在我们前面把自己的地理位置移动了好几个纬度。
  “大厨,别乱说,自己人,我是汕东的,我们三个都是船员,这是我们大厨,这将的,这是水头,何贝的。”我赶在东北人发火之前把两个人的真实身份介绍一下。
  “嫩妈你东北哪嘎达的?”老九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能碰到老乡,脸上也洋溢着幸福。

  “俺们哈尔滨的,你们是来吃水饺还是睡觉的?”东北大哥确实直爽,一句话就把正常人来这里的目的全部说透了。
  “大哥,你好,我们是来找人的。”我递给东北哥一只烟,笑着说道。
  东北哥们瞥了一眼烟标,应该是自己好久没有抽过的国产烟了,他犹豫了一下接过烟,然后低下了头。
  “没见过。”东北哥点着烟,头也没有抬,用手摆弄着自己的火机。

  “嫩妈你怎么个意思?”老九对这种装逼从来都是零容忍的,他大步往前一跨,已经摆出了作战姿势。
  “九哥,别冲动,别冲动,都是华夏人,都是华夏人。”我抢在老九出拳之前用身体挡在老九和东北哥之间。
  “哥们,我们就想问你见没见过一个中国船员,没有什么大事儿,大家都是来自华夏,都是龙的传人,几千年前都是从一个人的血液里出来的,你说是不是。”我的话比较煽情,连民族大义都说出来了,就是为了让在场的华夏人能感受到那种深深的民族自豪感和责任心。
  “俺们前年就入了新加坡籍了。”东北哥嘴角一上扬,嘴里的优越感十足。
  “嫩妈我管你新加坡旧家坡,嫩妈你就是个纯逼样彪子。”老九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把我推开,砂锅大的拳头已经递上来了。
  此刻我也被这个装逼分子搞的心情烦躁,他妈的装逼装出这个节奏让我的内心都无语了,狗日的一个新加坡的国籍有必要装这种冷酷逼吗?我也将小宇宙预热了一下,只要这哥们来句你瞅啥,我就让他埋在菲律宾。
  “哎呀呀,你怎么加入的新加坡籍呀?有没有什么好方法给我们介绍一下?”大厨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又一次用不知死活的话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