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6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即,要肖建海在省城里稍等几天,省里的情况还不明显,京城那边也是有人到省城来了。下午会让他去见见客人。肖建海知道这样的客人是什么意思,这个层面上的客人,虽说不是京城里的人直接过来,也肯定是京城那边的直接代言者。只要成功,今后这些代言者自然会出面来运作昌水县的钒矿,利益的瓜分中,也是从这些人手里分割的。如今将关系定下来,今后也会对自己更有利些。
  领导虽说很忙,但午休却是铁律。也不会多谈,将话说明了,秘书也就过来陪着领导去休息。到楼上,几个人先到另外的房间,让领导自己去房间里休息。秘书安排好后,也过这边来。大家开了一桌麻将来玩,对于秘书,虽说休息很重要,但今天这样的情况下,也是不能够休息的,要陪着肖建海、赵弘坤和司机一起玩一玩,有多少收入却也要看自己的手气。
  领导身边的秘书,对于肖建海说来说非常重要的,与领导之间很多事情,也都要秘书居中来帮忙的,这种牌局虽说就是送钱的,但也要看秘书的牌是不是好,要是财运不佳,一个中午或许就几千而已。但遇一把好牌,那就很划算了。
  等领导休息好,领导有工作要忙,肖建海和赵弘坤等人自然空闲下来。只是赵弘坤不好夹在肖建海和月雯之间,借口去看房子也就离开。肖建海和月雯两人一起上车回宾馆去,一路上也都不说话,月雯始终将脸看着车外,肖建海也不会主动过来多说话。女人也就这样,等过了这劲儿,自然是没什么事的。肖建海有不少的经验,处理这样的事情也知道分寸。

  回到宾馆房间里,月雯也就躺到床上去睡,不理会肖建海会不会也钻到床上来。
  晚上吃饭前,肖建海已经接到约请。那边会派人过来接他,也就准备将赵弘坤和月雯都带着走,只是不知道月雯是不是肯去。这种饭局上第一次见面,就算有活动安排一般说来也不会就真刀真枪地上马,一般的活动对月雯说来也不会在意的。也就问她,月雯没有直接和肖建海说话,躺在床上也不动,倒是不忌讳肖建海在床边看着,之后将手放在她腰间也不理。
  肖建海见她没有将自己的手拨开,也就顺势将手伸进锦被里,捏住月雯的**,月雯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其他表示。等时间差不多,肖建海再次说要带月雯出去吃饭,她也就默默地起床。
  接连三天,在省里也都在各种聚会里奔走。多是有人请肖建海去吃饭,在餐桌上也多是说些废话,但一次次下来,肖建海却知道了觊觎昌水县钒矿的人当真不少。省城一些老板有之,外省的人听到风声到来,找到了路子也来见肖建海一面。单是省里领导就给肖建海介绍了三个人见面,当然,这时也都没有进入实质性的事情,而是碰面留下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对于钒矿这样稀有矿,国家的控制比较严,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沾边的。但矿区在南方市,市里、省里的人不免都会有些心思,肖建海知道是这样一回事,也都放松了心情来与人接触。同时,也从省里领导那里得知,昌水县的钒矿之争主要在京城里,省里已经对此进行运作,也要发出省里的声音。意思自然是将杨秀峰的去向和省里有什么动作,也都隐晦地告诉了肖建海。
  杨秀峰能够到京城里去参与昌水县钒矿的事,在肖建海看来他就显得弱势了些,就算在省里,他也渐渐明白杨秀峰身后站着的是蒋国吉省长,在进行斗争之时也都会考虑到怎么样才能更有利,而不是真正要赤膊相见拼出高低来。
  钒矿项目的运作中,就算省里得到一定的份量,在省里也会有一场盛宴的瓜分之战。对肖建海说来,觉得还是有机会的。杨秀峰有省长的支持不假,但他在省里也是有主要领导支持的,在市里他还是一把手。所以,在省城这些天也就安心下来进行应付,为自己今后在市里参与钒矿的项目而留下更好的人脉机会。
  赵弘坤也不能每次都跟在肖建海身后走,在省城里他还要去办理月雯的那套房子。答应了月雯,肖建海也不会因为要在江边买房子花费高就后悔。月雯能够让领导开心,之后还能够顾大局,肖建海也是舍得的。在省城的几天,也就是见领导那一次,之后也都是在电话里汇报自己的所得,领导也不会在电话里提到月雯,但从领导的说话语气里,感觉得到领导的开心。

  和月雯的关系也处理好了,赴宴请虽说都有活动安排,但也都只是场面上的安排而已。这种安排因为有月雯在,情趣就更那个些,到第二天回到宾馆里,肖建海也就乘月雯冲凉之际,进到浴室里,搂抱着她。月雯作势挣扎一阵,也就给抱到大床上,在肖建海进入之后,月雯说,“你把赵弘坤也叫来吧,要不你一个人不够看……”
  肖建海倒是不好怎么说,知道女人心里多少有些怨恨的。
  得知杨秀峰已经回到市里,肖建海还想在省城里多留一天,看看能不能得到更明确的结果。但省里一时见也没有具体定论,肖建海请示之后,领导也是要他先回市里去。
  省城这边的事情,也就暂告一段落,总要等京城那边的准确消息之后,才会进行下一轮的竞争。这些事情也急不得,肖建海也就收拾心情,这次到省里还是建立了不少的新人脉关系,收益已经不小。
  回到市里,石卫也就过来相见,提到了杨秀峰对他所说的给教师工资补全的工作,肖建海听到这样的事,很不解地看着石卫。石卫说,“看不出什么来,他只是说对教师们的遭遇比较同情,似乎没有其他原因……”
  “荒唐,简直就是胡闹嘛。”肖建海说,“如今市里多少窟窿要填补,领导干部工作经费如此紧张,他却要胡搞,简直就没有一点政治观念。”石卫自然不好多说什么,赵弘坤在旁说,“书记,他这人就这样,之前在柳市时就有这迹象的,不稀奇。”
  财权是在市政府那边,肖建海也不好直接干预,不过这样的工作肯定要经过市里讨论的,能不能否决或延迟,到时再看。
  14十年
  从京城里回来事情很忙,虽说之前在电话里也处理实例的工作,只是离开这么些天后,还是有一大堆的事要亲自处理。而汇报工作的人也特别多,开始两天将一些要务急速处理之后,一些可见可不见得人,也得选择性地召见一些。政治立场和基础要厚实,在市里才有更好的舆论指向,今后对市政府这边的工作布置,也才会更好地落实。
  一些副处级的领导干部,召见时往往只要给五分钟,听他说几句,自己在勉励一两句也就足够了。但既然肯见,杨秀峰却不肯敷衍他们,在勉励时总是在工作上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足或褒奖其优点。
  肖建海从省城里回来,杨秀峰也知道他在省城里都在忙些什么,却也不理会他。昌水县的钒矿项目也不是任谁都能够沾边的,对于这些利益,从个人的角度上说,杨秀峰确实没有丝毫企图,但对于市里的利益,却觉得有必要好好争一争。之前在省长面前诉苦,也就先做了铺垫。
  日期:2018-05-2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