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6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省里都找不到杨秀峰的影子,肖建海心里自然受到不小的震惊,当前,最主要的就是昌水县的钒矿项目,而省里也传出一些信息表明,省里对这一下吗也在运作之中。杨秀峰是不是参与进去,他参与了后,市里其他领导也就难以再参合进去的。想到这些,肖建海哪还能够稳坐在半坡亭?
  高等级公路总利益也就是几个亿而已,而这些利益肖建海也不会得到多少,但昌水县的钒矿却不同,有几百个上千亿的总价值吧。只要从中漏出一点给他接住,那就是很大的一份了。其他途径要谋求利益,哪有做矿更有利益空间?
  吃过晚餐,听赵弘坤汇报中得知杨秀峰确实去了省城,而宋湘也不在县里后,也就没有心思留在市里。当下就要赵弘坤准备,连夜到省里去。
  从南方市到省里去,少说也要七八个小时,晚上走却是更加寂寞。临走前,肖建海对月雯说到是不是陪他一起到省里去玩几天,月雯自然乐意。给人带到省城去玩,男人自然会有所表示的。虽说目前对她说来不缺什么钱的,但对月雯说来,却不会嫌钱多。有人肯给自己花钱的机会,月雯都很少会错过的。
  赵弘坤准备之后,也就出发。有月雯同车而行,赵弘坤也就不好坐在后排,肖建海的秘书本来要跟着走,却因坐车不便又因秘书孙鑫是月雯的远亲,也不好看着月雯与领导之间那个,当下赵弘坤也就让孙鑫留在市里。
  离开市里,肖建海也不与赵弘坤讨论什么话题,对于杨秀峰的去向和可能做什么,在有月雯的场合下也不宜多说。体制里的事还是少让女人得知,这样对他这个市委书记说来更有脸面些。

  路途无聊,带了月雯后总是有自己打算的,肖建海先让月雯斜靠在车窗,他伸了脚,将脚伸进她的腿间,感受着那里的软绵,另一只脚则从外踩在她的胸口。月雯手捧着肖建海在胸前的脚掌,在自己的乳上让他玩闹着。踩一阵,月雯索性将里衣解脱下来,也不怕司机或赵弘坤回头看见。里衣扯出来后,肖建海用脚趾夹着那**肉粒儿,两人也就闹得更是有滋有味。
  下面的脚在腿心按压,不用多久月雯小裤也就透湿了,感觉得出来。肖建海换来姿势,将月雯拉到身边,让她仰躺在身边臀部放在自己腿上横呈着,手取代了脚。一只手伸进裙子里,撩开里面的小裤,将两指在那透着汁液的褶皱缝隙里撩拨玩弄,另一只手就在月雯胸上,捏弄着**,听着月雯低声道呻吟。
  腿间的手,先换留在外弄着撩着,感觉到手指都沾满汁液后,索性往里钻,摸着里面或进进出出地在弄。月雯的呻吟也就更大些,闹得兴起,也就用手急速地往月雯里面戳着。而月雯有了感觉后,空着的手也就在他腿间伸进那裤链里去摸索。
  用手自然难以达到那种高度,又在行车途中,而赵弘坤坐在前排。虽说他早就知道了老板与半坡亭女老板之间有着这层关系,肖建海也不避忌他,但月雯还是要压抑着,不敢像平时那样在房间里放声叫嚷的。呜呜咽咽之声,却是肖建海最爱听的,月雯要压抑着,他却要将月雯刺激得更难受,发出更多的声音来。
  闹了一个小时多,肖建海也就兴致减下来。用纸巾将手擦了,月雯仰躺着也累,坐起来身上虽说不爽利,但给折腾这么久也少了很多气力。当下换了姿势来躺着,车开得平稳,虽说路况不算好,但这种情况作为南方市的人,早就有人他感对行车中的颠簸也都适应的。
  月雯头枕着肖建海的腿,让他的手从领口伸进衣里去,男人总是喜欢捏摸着女人的乳。但月雯却知道,自己换没有让肖建海在车里发泄一通总不会就这样过了的,稍休息后,也就支起身来,分腿坐到肖建海身上。裙子里的小裤早就给弄了出来,而肖建海的裤带也是解脱开了的,坐下来后,手探摸着肖建海那物,感觉不算太好,估计是先休息那会儿,也就使得他有些疲软了。再耐心地用手捏弄,加之肖建海对在车里做这样的事情也觉得刺激,很快也就恢复过来。

  车里的空间不大,就算前排的人知道他们在后排做什么,但还是要有些顾忌的。留住那一层脸面上的事,月雯动作也不会大,随着车的动弹,女子上位也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只是,肖建海也经受不了多久,也就给弄了出来。
  真弄出来后,对身子的感官刺激劲儿也就过去,歇下来后,月雯依靠着肖建海躺着。一直就眯着眼到省城去。
  赵弘坤早就联系好宾馆,而他们在省城里也有专一的点,赵弘坤在这个点上就存有不少的可用资金,怕哪时身上不便就可直接过宾馆里来支取。这些做法,早先好些年就开始了,和宾馆之间的关系也就算的深厚。到宾馆里,肖建海也没有避忌,直接带着月雯就进房间里去睡。
  此时离天亮也就两小时不到,倒下也就睡了去。半夜赶路虽说在车里能够眯着,但却让人更觉得疲累,也不管杨秀峰在省里会有什么动作,总要先休息了才行。

  睡觉醒来,见月雯还在睡梦里。肖建海点着烟也就在想,到省城后要从哪里开始做工作?在市里那边没有头绪,虽说也知道到省城里来自然要先找领导的,上午领导也不会有空见他。其他的路子也不是没有,只是,找他们也说不上昌水县那边的钒矿的事。
  钒矿的利益大,也就是利益太大反而能够沾边的人就更少。也就不宜四处去碰,不过,到领导那里总会教自己怎么办的。在柳市的三年多,领导对自己很不满意,到南方市的这几个月,肖建海觉得已经打开了工作局面,省里栽培他的领导也是很满意了的。
  看着身边的还在睡的月雯,觉得是不是该带着她去见领导?月雯**,自己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但这些日子来,两人也是有不少默契的。带她去见领导,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肯。月雯有自己的半坡亭,也就有自己的一些主见,肖建海也是能够体会到的。平时虽说温顺听话,但也都会要一定的回报,和其他的女人不同的是,感觉她也不是完全就遵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平时两人之间她怎么想到是不太在意的,只是,要带她去见领导,那就有些不同了。得先跟她透露出些事情来,先将条件谈好后才会让人放心一些。

  到浴室去冲洗,之后才跟领导打电话,请示了什么时候能够见到领导。省城里的领导得知肖建海到省里来,也知道他是为什么,当下要他过去吃午餐。肖建海也不敢提到会带月雯的,怕她到时不肯。这边的时间定下来后,肖建海回到卧室,见月雯也醒来了,只是躺着不肯动。浑身一丝不着即使包裹在薄锦被里,那种感觉还是很让人有种激情。离中午时间还有,从宾馆过去也就十几分钟,此时也不想吃什么。肖建海身上围着浴巾,走到床前,说,“不起来吃点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