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前,彭长宜主要忙着看望老干部,慰问各条战线的职工,只有一有时间,他还找人谈话,听取各科局委办长、乡镇办事处一把手的汇报,尽管有些人他认识,但是以前没有打过交道,听汇报的过程,也是他掌握全市基层干部情况的过程。通过谈话,观察一个人的谈吐、气质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彭长宜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干起来的干部,尽管他的升迁速度快,但是基层的工作瞒不过他,他做过王家栋的秘书,又有多年基层工作经验,还是自认为有一定的观人术的。

  在用人问题上,他很佩服曾国藩,他认为曾国藩最成功的地方就是会用人,他从不怕别人超过自己,愿意给每一个人搭建施展抱负的平台,所以他成功了,彭长宜立志要通过制定新的用人机制,为亢州选拔一批新的干部上来,改变目前官场上的庸、懒、散、软的风气。提高干部队伍的自身建设,提高整个干部队伍的素质。
  这是他这一段闲暇时间里一直在琢磨的问题。
  他曾经几次跟卢辉和李保华讨论这个问题,要他们拿出一个具体实施方案来,年后着手进行干部选拔和任用制度的改革。
  部长出来已经有十多天了,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别说彭长宜,就连他的家人都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不是大家忘记他了,是他坚决不让他们来看他,一再声称,等自己好了,自然就会回来的。

  彭长宜琢磨不透他为什么不让大家看他,是担心连累大家?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翟炳德下台了,新来的市委书记是从外地调过来的,除去锦安是他的老家外,他跟锦安没有任何交集,对下面的干部,也是没有任何偏见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王家栋拒绝亲人们去看他?
  彭长宜就有些犯疑,他还是担心他的身体健康问题,他曾经就这个问题给樊部长打过电话,樊文良一直说他没有大碍,只是在调理和休养。
  一天下班很晚了,彭长宜还没走,他还在忙着,这时,就听见秘书进来说:“彭书记,有人找。”
  彭长宜抬起头,还没顾上问是谁找,就见樊文良迈着稳稳的步伐,面带微笑地出现在门口,很快,他的身后又有一个熟悉的高大的身影出现,江帆也微笑着走了进来。
  这对昔日的搭档,如今再次出现在亢州市委书记的办公室,的确让人感慨。
  彭长宜呆呆地坐在座位上,呆呆地看着他们,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樊文良不紧不慢地说:“长宜啊,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大楼里都没人了。”
  彭长宜这才慢慢地站起身,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怎么是……是你们两位老领导啊?我是不是看花眼了?”说着,他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樊文良“哈哈”大笑,就坐在了正面的沙发上。
  彭长宜怔了怔神,又说道:“我……我怎么……突然拙嘴笨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那就对了。我说给你打个电话,可是樊部长不让,说咱们去看看,看看亢州的市委书记是在工作还是在喝酒?”江帆学着樊文良的口吻,慢条斯理地说道。
  彭长宜低头笑了,他挠着脑袋说道:“幸亏我没干别的,敢情碰上省领导微服私访来了,这要是干了别的,我头上就冷了。”
  “哈哈。”江帆笑着说:“帽子没了,还不冷?”
  樊文良慢慢坐下,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沉静,不露声色,他不紧不慢地说道:“长宜,别听江主任的,我们下高速路是想讨杯水喝,你干什么都没关系,早就过了下班时间了。”
  在彭长宜的印象中,樊文良自从调走后,还从来都没回过市委市政府机关,这,应该是第一次。不但樊文良没来过这个机关大院,江帆也没回来过。
  他赶紧和秘书一起给他们沏水,当他双手把水杯恭恭敬敬地放到樊文良的面前时,说道:“真想您啊,您说您来了,好歹也得提前告诉长宜一声啊,我今天是写一个东西才没有离开,不然真的不知道去哪儿了?”
  “那有什么关系?你在我们就进来,你不在我们就走嘛?”樊文良看了江帆一眼说道。
  “那怎么成,就是长宜不在,也要打电话叫回来,来了就没有走的道理了。”彭长宜说道。

  江帆没有坐下,他活动着双臂,走到樊文良的那幅横幅大字前,说道:“樊书记,您就是偏心,我求您的墨宝,求了多少次,您可是一次都没有满足过我啊,怎么长宜这,又出现了您的一幅字了?”
  樊文良扭头看着说:“哦,我还真没注意,是我的吗?”其实,樊文良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只是他没吭声。
  江帆说:“您的字即便没有落款,我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方劲古朴,藏锋逆入……”
  他说完这八个字后,自己怔了一下,随后不自然地笑了。

  彭长宜当然知道江帆不自然的原因了。这八个字,想当初是丁一称赞樊文良的书法时说道,他和江帆还为此讨论过这八个字的内涵,觉得这八个字无论是对樊文良的书法还是樊文良的作风,都特别贴切。
  哪知,意识到这一点的不只是彭长宜。
  樊文良看看彭长宜,彭长宜也看看樊文良,樊文良笑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慢声慢气地说道:“我看你啊,是用心记住这八个字了。”
  彭长宜和江帆都不约而同地大声笑了出来。
  江帆没再说什么,他又来踱到彭长宜的办公桌前,拿起彭长宜刚刚写的文字,煞有介事地念出了声:“亢州干部任免制度改革草案。得,樊部长,跟您的讲话贴上题了。”
  前不久,樊文良在省委党校授课时,有过一段关于选拔和任用基层干部的标准,这篇讲话被编辑后刊登在省报上。彭长宜当然是看到了报纸,并且有些想法不谋而合。
  樊文良看着江帆手里的信笺纸,说道:“是吗,捡重点念念。”
  于是,江帆就念了两段,然后说:“长宜倒是秘书兼组织部出身,不但亲自起草这些材料,而且对组织工作和樊部长的讲话精神领会的非常透彻。”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突然有了灵感,就先记下了,等成熟了再跟他们碰。”
  樊文良说:“说说你的想法?”
  彭长宜笑了,说道:“都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想先在乡镇这一级别搞试点,先对22个乡镇、区办事处、开发区的44名党政一把手进行考核,我也想摸摸情况,然后辐射到市直各个单位,副科级以上的干部都要进行述职、考核,进行民主测评,另外,以后提拔任用干部要走领导推荐、民主提议、测评的程序,伯乐制和公选相结合。这只是一个初级想法,具体怎么搞我也没有思路,请樊部长给点指示。”

  “呵呵,我要给指示,还是你们的思路吗?长宜,什么样的改革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摸索、创新,所以,你们继续摸索,我不干扰。我们是喝水吃饭来了。”樊文良尽管没有表态,但看得出,他是欣赏和默认的,他这个人,向来是这个作风,从不公开发表个人意见,喜怒无形于色,别人是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情绪的。
  不过,处久了,也能从他接下来的表情中揣摩出一二。
  彭长宜已经从他接下来的表情中,揣摩出了他对自己的想法是认同的,就搓着手,说道:“太好了。您想吃什么?我立马去安排。”
  “越简单越好,越快越好,吃完饭后去老王家看一眼,我就得回北京了。”
  彭长宜站了起来,说道:“您是先吃饭还是先去他家?”
  “先吃饭,去他家看看我就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