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不后悔当初的选择,痛苦,可以把日子拉长,一天相当于两天,尽管在草原我也很孤独,有时也很痛苦,但但心情是舒畅,工作是自由的,这里民风淳朴,而且当地干部对我们这些人没有偏见,领导也是这样,真心实意地待你,所以,我不后悔。”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您说的也对,但是有人可是受苦喽——”
  他后面的音拉得很长,显示出了自己的无奈和江帆的无奈。
  果然,江帆沉默了几秒后说道:“长宜啊,你捅我痛处了——”

  “对不起市长,我是既心疼有着急,您跟小丁联系过了吗?”彭长宜问道。
  江帆说道:“你怎么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人家躲的就是我,怎么有可能让我联系到呢?你呀——”听口气,似乎江帆心情不错。
  “呵呵,我怎么感觉,这些都是逃避的办法都是您教给她的呀?”彭长宜挪揄道。
  “得嘞,长宜,就不要挖苦我了,前前后后的事我可是没有瞒你啊。”江帆无奈地说道。
  “呵呵,是啊,我这不是跟您开玩笑着吗。”彭长宜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跟你……们联系着吗?”江帆问道。
  彭长宜说:“她跟雯雯联系着,我听雯雯跟我提过,对了,部长出来了,您知道了吗,在北京住院呢。我还没去看他。”
  “是啊,我听说了,刚才给樊部长打电话就是这个意思,准备年前抽时间去看看他,到时候我再跟你联系。”江帆说道。
  “市长,听说谁来锦安当书记了吗?”
  江帆说:“这个没有听说,我也没问。”
  “干脆,您回来算了,对了,我忘了,您是不会回锦安了,阆诸等着您。”彭长宜失望地说道。
  “哈哈。”江帆开心地笑了。
  彭长宜说道:“雯雯说,小丁也没有給她电话,她曾经跟她要过电话,可是她说想雯雯的时候,自然就会给她打了。市长,等有了她的联系方式,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的心里也有一种隐隐的疼痛。
  江帆说道:“长宜,用不着电话了,我现在心已经完全安定下来了,不急,她总会有回来的那天,所以我不急。我那天已经在电话里跟樊部长汇报了我的工作情况和思想情况,等哪天有时间,在当面汇报。最近这里下了大雪,冻死了许多牲畜,我们都有下基层的任务,等过了这几天我就回去,也去看看家栋。”
  听得出来,江帆现在心平气和了,而且做好了再次追求丁一的准备。彭长宜说:“好,我等您。”

  挂了江帆的电话,他把头枕在双手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出神。
  “怎么了?”坐在他旁边,她问道。
  彭长宜把她拽进自己的怀里,说道:“我要等的领导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彭长宜心里突然有些沉重,说道:“他可能是犯错误了,做了不该做的事,太可怕了。”说着,就把头扎在了陈静的怀里。
  陈静抱着他,说道:“你也害怕吗?”

  “是,我怕。”彭长宜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你怕什么,怕犯错误吗?”
  那一刻,陈静感到这个男人很软弱,就说道:“没事,你不会犯错误,只要心里怕犯错误,就不会犯错误了。”
  听了这话,彭长宜抬起头,看着她说道:“你这么相信我?”
  “相信。”小姑娘认真地说道。
  他突然抱紧了她,说道:“谢谢。我今天不回去了,就陪你了。”
  “不行啊,我今天还要上课。”陈静惊叫了一声,就坐了起来。
  “今天周末。”彭长宜说道。
  陈静认真地说道:“周末我们也不休息,我们两周才休息一天,老师说我们是接受培训来了,不是睡大觉来了。”
  他看着她说话时天真无邪的表情,刚刚沐浴出来的她,更有着一种纯净的美丽,他重新扳倒她,狠狠地吻上了她,很想再要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除自己刚才因为翟炳德被双规所带来的恐惧感。
  翟炳德可能会倒台,说真的,对于这个消息,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喜,其实就是江帆,也只是平静地跟他沟通了这一消息,也没有表现出惊喜或者是幸灾乐祸。
  彭长宜知道,江帆是君子,是个有风度的人,尽管当初翟炳德将他挤走,但当谈论起他来,江帆还是能客观评价翟炳德这个人的,如果换做其他人,听到翟炳德倒霉的消息,肯定会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肯定会幸灾乐祸地诅咒他早该有今天,但是江帆没有,也正因此,彭长宜对江帆一直是敬重有加的。
  江帆都没有表现出惊喜,对于彭长宜来说就更不会了,翟炳德没有亏待他,不管他是抱着什么目的,他毕竟给了自己这个舞台,让他有了施展才华的机会。尽管他对部长有些过分,但他始终认为翟炳德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才这样做的,只能说部长当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如果江帆说的情况属实,那么,翟炳德的倒台不是倒在樊文良的身上,还是倒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通过王家栋、韩冰、钟鸣义,还有眼下的翟炳德,彭长宜忽然感到,官员,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成了高危职业了。看来,需要谨慎地走好每一步啊。官场,真的是险象环生,真不知道你会从何处跌倒,想想昨天下午翟炳德还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甚至今天自己还会等着他训话,但是他却不能跟他训话了,因为,他此刻正在被人训呢?真是旦夕祸福,对于官员,更是这样,甚至是祸福于分秒之间。

  想到这里,他再次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恐惧,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只有怀里的女人才能让自己实实在在地享受得到,他紧紧地抱住了陈静,深深地吻着她……
  也许,他该给吴冠奇补张借条了,他忙得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张卡里有多少钱,他要到银行查查,给他补个假条,钱,以后有了再还他,眼下他的确需要钱,人,身上有了钱,说话底气就足。
  陈静见他吻自己不专心,就抬起了头,看着他。
  他说道:“看什么?”
  小姑娘笑了,说:“你不专心了。”
  彭长宜被她逗笑了,说道:“这就专心。”说着,又去吻他。
  “咯咯。”小姑娘笑着躲开了他,说道:“不行了,我要穿衣服了,不然就迟到了。”
  彭长宜抱住她,说道:“迟到就迟到吧。”
  “那可不行,我要抓紧时间多学点东西。”
  “不学了,我教你点其它知识吧。”说着,就又吻住了她的唇。吸允着她唇上的美好,然后抬头看着她,说道:“宝贝,你是我真正的天堂。”
  “呵呵,你还会念诗哪?”说着,撩开被子,钻出被窝。

  “你在取笑我?”彭长宜想拦住她,不让她起床,哪知陈静就跟一条鱼一样游开了。
  陈静穿好衣服就要走了,彭长宜忽然有些恋恋不舍,他裹着浴巾,抱住了她,说道:“下了课就回来,我在这等你。”
  “你不回去?”她睁着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我等你下课在走。”他深情地说道。
  “那好。”小丫头踮起脚尖,吻了他一下,笑嘻嘻地开开门,探出小脑袋,往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回身跟他笑着摆手,然后,又像一条鱼儿溜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