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低下头,感激地吻着身下的这个女孩,吻干了她痛楚的泪水,小心地使用着自己,最终让她慢慢绽放、融化在自己的怀里……
  如果说当初叶桐有引诱他激发他姓欲的话,那么今晚,他是发自肺腑地想要她,发自肺腑地想要占领她,是在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下进行的。在经过最初的艰涩和困难过后,他疯狂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他的怀里,依然抱着她,看着她安宁的神态,他不由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他感觉自己应该好好珍惜这个女孩子。
  昨夜的激荡和震撼,让他释放出了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激情,也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二春。
  是的,彭长宜至此深信,男人是有第二青春的,当他遇到令他想要的女人时,便一触即发,身体里所有的脉络都打开了,所有沉睡中的神经都激活了,他能清楚地感觉得到,因为,他抵入她时,那巨大的压迫感和紧窄感,险些让他不能自控,好在洗澡的时候有过了一次宣泄,不然他在一个女孩子面前会丢面子的,到最后,他更是感到了那种触电般的震撼,遍体通透,精神焕发,当他和陈静达到仙境之后,他才发现,她带给自己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愉悦,还有精神上的放松和意志上的自由。

  他看着怀里的这个女孩子,尽管他目前无法预测他跟她能走到哪一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会善待她的。
  昨晚,他连续要了她两次,第二次他不再温柔,而是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直到她上气不接下气,直
  陈静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看着她,揉揉眼,懒懒地说道:“几点了?”
  “四点多了。”
  “天啊,都快亮了,我得赶紧回去。”她惊慌地说道,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怎么了?”彭长宜问道。

  “我怕让人发现我没在自己的房间。”小丫头还很有心眼。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的房间,别人能进去?”
  陈静说:“她们早上吃饭会叫我的。”
  “时间还早呢,再躺会吧。”彭长宜说着,又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她听话地把脸贴在他的怀里,说道:“你什么时候走?”
  “我不知道领导什么找我。怎么了?”彭长宜问道。
  她的嘴蠕动了一下,没说话。
  “舍不得我走,是吗?”他温柔地问道。
  “嗯。”陈静抱紧了他。

  彭长宜拍着她说:“你想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
  陈静抬起头,说:“我可不敢打,单位的电话都是串着的。”
  彭长宜这才知道,她没有电话。
  很多年以前,他曾经给一个女孩子留着一部电话,但却没能送出去,因为,同样有一个男人先他给了她同一个款式的电话。如今,这部电话还锁在自己的抽屉里,没有开封。但如今,似乎那个样式也过时了,而且,他是不能把准备给一个女孩子的东西给另一个人的,那样是对陈静的不尊重。他就说道:“我给你买一个电话。”
  她笑了,说道:“我可不敢要。”
  “为什么?”彭长宜有些吃惊。
  陈静笑了,说道:“谁都知道,我挣的钱怎么能买得起电话,即便买得起,也打不起。”
  “你就说是我给你买的。”彭长宜顾虑她说道。
  “真的?”她抬头惊喜地看着他。
  “真的。”彭长宜也看着她说道。

  “呵呵,你开玩笑,我可不敢说。”陈静一瞬间眼里没了光彩。
  陈静笑了,又把头放在他的胸脯上,不说话。
  “我明白了,是我配不上你。”彭长宜故意说道。
  “呵呵,才不是呢?”陈静拍了一下他说道。

  “那是什么?”彭长宜继续问道。
  “你明明知道是什么意思还问,讨厌——”
  彭长宜不问了,他能理解她的意思,就说道:“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没什么敢不敢的,没人敢说什么。”说着,就抬起她的头,仰起身,吻住了她……
  无疑,他又再一次要了她……

  这次,他们都睡过头了,直到电话铃声响起来,彭长宜才惊醒,一看,天已大亮,表针就要指向八点了,他一激灵,赶快抬起上身,拿过手机。
  他以为是翟书记找他,赶快接通了电话:“喂,您好,彭长宜。”
  “长宜,怎么听着你好像还在睡觉?”
  彭长宜松了一口气,头重重地摔在枕头上,说道:“呵呵,是您啊,我在锦安宾馆呢,的确刚醒。”
  “哦?”显然江帆很奇怪一向有早起的彭长宜,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宾馆睡大觉。
  彭长宜当然知道江帆的惊讶,就解散说道:“昨天来锦安开会,散会后把我和孟客留下了,结果我等了一晚上,也没找我谈话,我也不敢回去,就住在宾馆了。”
  “哦,是这样啊,说话方便吗?”江帆说道。
  彭长宜看了一下怀里的陈静,陈静就悄悄地起身,扯过浴巾,裹住身体,去洗澡去了。
  “呵呵,方便,您说。”
  “长宜,他可能不会跟你谈话了,他现在还在省里,一时半会回不去了。”江帆语气有些庄重。
  “是吗?您怎么知道?”彭长宜奇怪地问道。
  “他工作中可能有些违纪行为吧,昨天下午是被纪委请来的。”江帆平静地说道。

  彭长宜一听,“噌”地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愣了半天才说道:“真的?我说怎么把我们凉起来了?到底是因为什么?”
  江帆说道:“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星光集团前任副总潘菱,给北京市纪委写了一封信,信里揭发了尤增全一些不法行为,其中牵出了他,北京方面跟京州省沟通了情况,这样,他就被请来了,可能还会涉及到这次亢州征地的事。”
  “和他有关系?”彭长宜皱着眉头问道。
  “和玉琼有关系,当然就和他有关系了。”江帆笃定地说道。
  “哦——明白了。”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他想起了吴冠奇跟他说的话,随后又问道:“市长,那个潘菱,是不是还在亢州呆过?”
  “是啊。”江帆说道:“可能也会牵出袁家来。”
  彭长宜点点头,这样的案子,不出是不出,一出准是窝案,就又问道:“这个女人现在在哪儿?胆子真够大的!居然敢实名举报他?”
  江帆平静地说道:“现在国外。”
  “国外?”彭长宜又吃惊了。
  “是啊,估计他们的恩怨起于分赃不均,或者还有争风吃醋吧。具体不太清楚,我也是猜测的。”江帆敷衍着他说道。
  彭长宜明白他敷衍的含义,涉及到他前妻袁小姶和他们的过去,此时的江帆能说什么,他又问道:“您怎么知道的?”
  这话问出后他就后悔了,凭借他对江帆的了解和江帆的为人,他不会捕风捉影也不会闲得没事传播小道消息的人。
  “昨天晚上我给樊部长打电话,问家栋的情况,他跟我说了这些,我想告诉你着,不过当时太晚了。”江帆的口气依然平静不惊,似乎他从来都没有跟翟炳德认识过。
  彭长宜看了一眼浴室门,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我又想起了那句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