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7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胡说什么?她……她是你的人……我可不敢胡思乱想……”

  徐晓帆听了,嘴里发出一阵神经质的笑声,身子转了一个方向,靠在陆鸣胸口的脑袋无力地耷拉下去,一直滑到了他的腿上,一张滚烫的脸就靠在了他的小腹上,急的他赶紧用一只手拖着,免得碰到尴尬的地方。
  只听徐晓帆闭着眼睛嘟囔道:“别装了……难道……绣绣不漂亮吗……我就不相信……”
  陆鸣此刻已经确定徐晓帆确实是喝醉了,并且酔的还不轻,只是不明白她怎么酔的这么快,刚才进门的时候丝毫都没有看出她的醉态,怎么一杯酒就醉了呢?难道她压根就不会喝酒?
  妈的,肯定是受刺激了,说不定已经被公丨安丨局开除了,所以破罐子破摔呢。

  “徐队……徐队……”陆鸣听徐晓帆说了一半就没声音了,于是摇晃着她的身子叫道。
  徐晓帆嘴里嗯了一声,一条胳膊竟然抱住了陆鸣的腰,一张脸就贴在了他的肚子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道:“别……别叫我……徐队……叫……叫晓帆……”
  陆鸣的气息也重起来,犹豫了一下,低头小声道:“晓帆……你……鸡还没吃呢……”
  徐晓帆嘟囔了句什么,陆鸣没有听清楚,只好低下头,问道:“那……你去床上睡……睡吧……”
  徐晓帆嘴里哼了一声,忽然挣扎着想坐起来,可身子只抬起了一半,只听哇的一声,陆鸣只觉得肚子上一阵热乎乎的,一股酒气熏得他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啊……我…………我怎么了?好难受……别……别这样……”徐晓帆双手搂着陆鸣的身子勉强坐起身来,可眼睛却没有睁开,话音刚落,脑袋已经靠在陆鸣的肩膀上睡着了。
  陆鸣忍了半天才没有吐出来,低头看看,只见自己的衣服上裤子上都是呕吐的污秽,再看看徐晓帆的衬衫和牛仔裤上面也粘了不少,气得他一推女人的身子,任由她倒在了沙发上,站起身来抖了几下,嘴里骂道:“妈的……神经病啊……”
  说完,跑到卫生间忙活了好一阵,出来的时候光着膀子,下面只有一条短裤,再看看沙发上的徐晓帆,一条腿在沙发上,另一条腿在地上,人事不省地躺在那里,尽管身上酒气冲天,可那一副醉态仍然具有不可抗拒的杀伤力。
  陆鸣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拿着一条毛巾开始在徐晓帆身上擦拭着,等他把女人身上的污秽擦干净之后,总算是搞清楚她的身上真的没有枪。
  妈的,已经不是丨警丨察了,枪自然就收掉了。
  这么一想,徐晓帆这个警花在他的眼里就彻头彻尾变成一个女人了,而对于女人,他是没有多少免疫力的。
  不过,陆鸣还是极力克制住了自己,并没有采取行动,而是坐在徐晓帆对面的沙发上,点上一支烟,两只色眼上上下下、肆无忌惮地看了个够,这对他来说可是难得的机会。
  只是,越看心里的那股火苗就窜的越高,等到一支烟抽完之后,不自觉地站起身来一步步走过去。
  妈的,没想到这婆娘也有今天啊,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她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自己的嫌疑犯面前毫无反抗余地吧。
  陆鸣居高临下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猎物”,然后伸手先摇摇她的身子,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拉着她的一条胳膊坐起身来,只觉得女人软的就像是没有骨头,只要一松手马上就要倒下去。
  女人这种毫不设防而又软弱无力的样子反倒让他心里一软,心想,如果自己就这么上了她,即便明天她不会找自己算账,可从今以后恐怕也不会再对自己这么信任了。
  再说,她之所以能在自己面前喝成这样,本身就是一种信任的表现,自己怎么能乘人之危呢?最重要的是,谁知道她是不是装的,。像她这样的女人鬼才相信喝这么一点就人事不省呢。
  这样一想,陆鸣心中的火苗就窜不起来了,只是觉得心里闹哄哄的,但脑子却异常清醒,完全能够控制自己的欲念。
  “晓帆……去床上睡吧……”陆鸣就像是提前打招呼一般。

  好一会儿见徐晓帆一点反应地没有,然后就一手托着脖子,一手托着腿弯,用力把她抱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抱进了卧室,几乎是把她扔在了床上。
  坐在那里正自喘息,忽然觉得身后两条柔臂缠住了他的腰,只听徐晓帆哼哼道:“陆鸣……阿鸣……别走……跟我谁……我……我今晚要……要做女人……”
  陆鸣听得心中一阵狂跳,因为徐晓帆这几句话虽然说的含糊不清,可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醉话,那意思再也明白不过了。
  妈的,就知道她是装的,只是不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想改邪归正?可也轮不到自己啊,该不会是个圈套吧,只是用这种办法破案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吧?
  想当初蒋竹君可是为了钱才跟自己鬼混的,难道徐晓帆的目的也和蒋竹君的一样?难道苏绣今天无意间向自己透露的信息就是为了今晚的约会做铺垫?
  陆鸣毕竟“身负重案”,所以,即便美女横陈也不得不三思而行,再说,他又不是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说实话,想起徐晓帆的脾性,来自身体的诱惑力反倒渐渐消失了,毕竟,他并不喜欢一个男人婆。
  “晓帆……你……你喝醉了……我在外面的沙发上……”陆鸣扭过头去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没想到徐晓帆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抱着陆鸣肚子的手一用力,就拉得他倒在了床上,随即翻了个身就把他压在了下面。
  “哎……哎呀……等一会儿……”陆鸣觉得自己浑身都被缠住了,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心里越发相信徐晓帆肯定是在装醉。
  好在徐晓帆好像仅仅满足于把陆鸣压在下面,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不过,一张脸已经和陆鸣贴在了一起,滚烫的就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陆鸣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个时候如果徐晓帆主动一点的话,他已经打算认命了,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哪里经得起如此挑逗。
  可遗憾的是徐晓帆就这么趴在他身上睡着了,牛仔裤上的皮带咯的陆鸣一阵疼痛,过了好一阵没有听见她的动静。

  这才慢慢移动着身子挣脱出来,躺在那里喘息了一会儿,慢慢坐起身来,扭头看看徐晓帆,这才确信她是真的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徐晓帆从宿醉中醒来,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顿时吃了一惊,本能地伸手猛地一推,身子几乎从床上跳起来。
  陆鸣在梦中被惊醒,也被吓了一跳,扭头看见徐晓帆只穿着胸罩坐在那里直愣神,马上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急忙爬起来尴尬地说道:“几点了……”
  徐晓帆盯着陆鸣光溜溜的上身看了一会儿,随即惊呼一声,一脚就把陆鸣踹到了床下,失声道:“你……你是不是弄过我了……”

  陆鸣从地上爬起来,恼火道:“你神经病啊,谁……谁弄你了……”
  徐晓帆一只手伸到被子里摸了一下,怒道:“你……干嘛脱我的衣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