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7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胀红了脸,转身就朝着电梯走去,吴淼正自后悔自己口无遮拦,只听一阵手机铃声,徐晓帆拿起来听了一会儿,挂断电话冲吴淼神秘地说道:“好了,我不要你陪了……我今晚要做个真正的女人……”说完转身就进了电梯。
  吴淼枕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正想跟进去,没想到徐晓帆已经把电梯的门关上了。

  其实,陆鸣约徐晓帆在安全屋见面并没有任何想入非非的意思,他只是在见过蒋凝香之后心里没有底,想从徐晓帆这里探探口风。
  他甚至都没有指望徐晓帆会这么痛快就答应跟他见面,打个电话无非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切,可没想到女人竟然一口答应了,这反倒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里,也许是想显示自己堂堂正正,没有一点私心杂念,在去安全无之前,莫名其妙地把苏绣也叫上了。
  “老板……你的意思是……去安全屋?”反倒是苏绣还有点警惕性,犹豫不觉地问道。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徐队不是心情不好吗?我约她见个面,咱们好好安慰她一下……”
  苏绣一听是去见徐晓帆,马上既丧失了警惕,笑道:“那你请我们吃饭算了……”
  陆鸣一想也对,说道:“那你给徐队打个电话……”

  结果,苏绣给徐晓帆打完电话之后,一脸沮丧地说道:“她不让我去……说是有事情跟你单独谈呢……”
  陆鸣一阵愕然,这个时候他心里就忍不住开始想入非非,不过,倒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反倒是相信徐晓帆确实想跟自己谈案子上事情,毕竟,网上的那张照片已经证实了他以前的所有猜想。
  不过,他还是早早就跑到安全屋殷勤等待了,只是,让他恼火的是,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徐晓帆才姗姗来迟。
  “哎,有点事耽搁了……你看我买了什么?”徐晓帆一进门就抱歉地说道。

  陆鸣看看她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发现里面有一只烧鸡,最让他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一瓶烧酒,疑惑道:“怎么?难道你还没有吃饭?”
  徐晓帆并没有穿警服,上身穿的是一件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牛仔裤,头发随意地在脑后梳俩一条马尾。
  陆鸣因为知道徐晓帆的特殊嗜好,所以倒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她难得表现出的女人味上,而是把她全身扫描了一遍,可怎么也看不出她的身上有什么异常。
  于是疑惑地问道:“你的枪呢?”

  徐晓帆一愣,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嗔道:“对付你还用得着枪吗?你让苏绣给我打电话干什么?难道还怕我吃了你?”
  陆鸣尴尬道:“我听说你心情好,原本打算请你们吃饭的……”
  徐晓帆拿了两个茶杯,豪爽地倒满了两杯,说道:“既然知道我心情不好,那就什么话都别说,先陪我喝一杯……”说完,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大口,然后捂着嘴一副痛苦的样子。
  陆鸣还真不清楚徐晓帆的酒量怎么样,见她一口就喝掉了半茶杯,反倒有点胆怯,说道:“慢慢喝,这么急干什么……”
  徐晓帆一屁股坐在陆鸣身边,端起茶杯凑到他嘴边说道:“我就是这么喝酒的,你别耍赖,先喝掉一半再跟我说话……”
  陆鸣还没来得及伸手,徐晓帆几乎已经喂到了他的嘴里,只好直着脖子喝了两大口,一辈子酒只剩下了一小半。
  “哎呀……你……你是不是已经酔了……”陆鸣被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徐晓帆一阵娇笑,身子往沙发上一靠,笑道:“痛快……又难受又痛快……来,再喝一口……”
  陆鸣伸手抢过杯子,把脸凑到徐晓帆面前,嗅了几下,疑惑道:“你是不是在外面已经喝过了?”
  徐晓帆一把夺过杯子,里面的酒撒在了衬衫上,仰着脖子就咕嘟咕嘟像喝水一样把里面的酒喝干了,然后身子一歪靠在里面身上,嘴里哼哼道:“你……有本事也……来一个……要不然就别跟我说话……”
  陆鸣心里一阵狂跳,身子僵硬的不敢动弹,任由徐晓帆的身子靠着他,硬着头皮说道:“你已经喝多了……我可不跟你拼酒……”
  徐晓帆猛地坐直身子,瞪着陆鸣嗔道:“你什么意思……想耍赖是不是?我今天心情不好……就想喝酒……你要是不陪我喝……我……我就出去找别的男人喝……”
  陆鸣被徐晓帆搞的一头雾水,觉得女人不仅是心情不好,显然还受到了什么刺激,简直有点变态。
  并且,自从他认识徐晓帆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刑警队的女队长竟然会“堕落”到这个地步。
  “好好,我喝……我喝……不过,我把这杯酒喝掉以后,咱们先说说话……别喝这么快,晚上的时间还长呢……”
  徐晓帆一听,身子一歪靠在陆鸣身上,呼呼喘息道:“好……时间还长呢……咱们慢慢的……”
  陆鸣战战兢兢地端起酒杯慢慢把酒喝干了,见徐晓帆靠在他身上喘气,并没有再倒酒的意思,这才稍稍放心一点。

  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问道:“我听说……陆建岳取保候审了?”
  徐晓帆哼哼道:“嗯……保外就医了……实际上放掉了……”
  陆鸣瞥了一眼徐晓帆胸口被酒水打湿的衬衫,心里砰砰乱跳,女人身上的热力炙烤的他产生了生理反应,只好把一只手挡在关键部位,敷衍道:“怎么就放掉了呢……”
  “不放掉能怎么办……有本事……你让陈丹菲指证……他**啊……”徐晓帆哼哼道。
  陆鸣哭笑不得,听徐晓帆的意思好像陆建岳被放掉是他的责任似的,不过,他还是从女人的嘴里听出了一丝无奈。
  “周玉露的供词难道就一点用地没有?”陆鸣有点不死心地问道。
  徐晓帆哼哼了几声,好半天才有气无力地说道:“周玉露……你有本事……让她亲自……出面指证……哪来的供词……那是你……你的供词……”
  陆鸣瞥了一眼徐晓帆高高隆起的屁股,咽了一口吐沫,心不在焉地说道:“就算周玉露出面,你也不一定能搞的定他……说不定还搭上一条命呢。”

  徐晓帆干脆把双腿放在了沙发上,变成半躺在陆鸣的胸口,呼呼喘着气,嘟囔道:“你……就不能说点别的……我心里烦……不想说这事……”
  陆鸣虽然不清楚徐晓帆的酒量,可压根就不信她几分钟就会把自己喝醉,心里疑神疑鬼的,怀疑女人是不是想用这种办法考验他的自持力。
  只是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判断,她的样子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于是试探道:“我听苏绣说……你们局里面出事了?”
  徐晓帆仍然闭着眼睛哼哼道:“我就知道……她会告诉你的……你老实……老实交代……是不是……把她已经……已经干掉了……要不然这么快就……就提拔她当经理了?”
  陆鸣没想到徐晓帆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吃惊的合不拢嘴,小心翼翼地扭头看看她的脸,这一看,忍不住吓了一跳。
  只见女人一张脸已经变成了天边的晚霞,一张嘴微微张着,呼出热乎乎的气息,他只要一偏头,很容易就能做成一个“吕”字。
  不过,鉴于徐晓帆长期以来给他留下的男人婆的印象,即便确定她真的喝醉了,也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何况,直到目前,还不确定她的牛仔裤里面是不是藏着那把手枪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