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庆又上来了,他提议去中铁宾馆,说金盾酒店熟人太多,林岩一听,又给刘忠打电话,让他通知田冲去中铁宾馆。
  这是彭长宜回来后第一次在中铁宾馆就餐。

  他下车,抬头看着夜幕下灯火辉煌的中铁宾馆,看着江帆曾经住过的那栋楼,想着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恍如昨日……
  “呦,朱市长,林书记,你们也来了?”
  他们刚走进大厅,一个女人夸张的腔调传来,彭长宜一看,姚静从另一方向走进了大厅。
  彭长宜看着姚静,不禁有些炫目,就见姚静打扮的非常时髦,淡紫色的裘皮小上衣,下身是阔腿的黑色的长裤,高跟鞋,长长就卷发,漂亮,妖娆,出入在这夜晚的酒店,是那么的夺人眼目。

  姚静似乎也刚发现了他,立刻上前,伸出手说道:“这不是彭书记吗?彭书记,你好,今天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给你接风洗尘。”
  彭长宜回来后接到过姚静的一个电话,后来,他就把这个电话号码储存了起来,以后再有这个号码打过来,他就让秘书接了。姚静的确漂亮,漂亮的有些不真实,彭长宜不忍多看,他怕自己融化在她那多情的秋水中。
  他机械地跟她握了一下手后就松开了,说道:“这么巧,你有客人?”
  “是刚刚送走了客人。”姚静轻启朱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彭长宜感觉她的话有些不可信,因为他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车辆出去,这个时候进来的人都是吃饭的人,应该还没有这么这么早吃完出去的。
  朱国庆打趣说道:“小姚,你今天太漂亮了,你看彭书记都不敢看你了。”
  姚静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神奇的光彩,她说道:“彭书记不敢看我,不是因为我漂亮,是因为我丑的惨不忍睹。”

  彭长宜笑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漂亮,的确漂亮。”
  “哈哈哈。”姚静笑得花枝乱颤。
  每一个城市里,几乎都有像姚静这样漂亮的女人,他们凭借自己的美色,周旋在各个交际圈中,讨好着男人,跟他们做生意,赚取以一当十的钱财,她们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就像这座城市中的标志性建筑一样,近似于公共财产,不属于任何人,但又属于任何人,男人们在消费着她们美丽的同时,她们也赚取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如今,当姚静面对这个城市中两个举足轻重的男人时,她的内心是没有多少激动的,因为,她早已经没了激动,有的只是利益,她在想,怎么才能从这两个男人身上,赚取更大的利益。所以,当朱国庆给她打电话,说他们要去中铁就餐时,她毫不迟疑就推开了别的应酬,火速赶到了这里,因为几次约彭长宜都失败了,所以,她不能失去这个机会。
  她对今晚的盛装很满意,彭长宜不敢看自己,增添了她的自信,听他夸自己漂亮,她笑过之后,娇嗔地反问道:“我有多漂亮?”
  彭长宜看了她一眼,郑重其事地说道:“漂亮的能让千帆齐发。”
  “什么意思?”朱国庆扭过头问彭长宜。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问她,她知道,她当年在学校教语文。”
  姚静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笑了,她当然知道彭长宜这话来自《浮士德悲剧》里的台词,大概意思是这张脸,能让千帆齐发,把什么什么的城楼烧成灰烬。她一时弄不明白彭长宜这话是褒奖自己还是贬损自己,当年自己跟江帆的事,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刘忠和田冲等在房间里,彭长宜跟他们一一握手。
  这顿饭,因为有了姚静的加入,让朱国庆很是兴奋异常,彭长宜感觉得出来,朱国庆似乎和这个姚静的关系也不一般,作为小兄弟的林岩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不过从一些言谈话语中听出,姚静想接手棉纺厂,林岩似乎不反对,而且朱国庆支持。
  彭长宜对于他们的谈论一言不发。因为有朱国庆在,刘忠和田冲他俩多半时间是倒酒、倒水,很少说话。
  姚静凑近彭长宜,过来,说道:“老同事,你也给个建议。”
  彭长宜仰了一下头,说道:“我不管,那是北城自己的事。”他这话也是冲着朱国庆说的,朱国庆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迷醉了,依然在满面红光,兴奋地高谈阔论着。

  饭桌上,大部分时间是朱国庆在说话,其他人都在洗耳倾听,他确实懂经济,大谈着当前经济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和政策滞后造成的弊端,引经据典,不时拿国外的例子做比较。彭长宜不时地认真听着他这个搭档慷慨激昂的近似于时政演讲,不时地点头称是。他以前还真不知道朱国庆的口才这么好,而且对当下经济工作和一些政策熟捻于心,在跟林岩他们陈述为什么要进行企业改制时,问题和意义讲得明白透彻,针砭时弊,条理清楚,每每切中要害,语气笃定有力,滔滔不绝,挥洒自如,展现出一位权力人物高瞻远瞩的一面。就连彭长宜都不得不为他的观点叫好,时不时地说道:“对,对,朱市长说得太对了。”

  这顿饭在朱国庆的高谈阔论中结束了。
  临了,彭长宜说道:“朱市长,改天把主管工业和各个国有、集体企业负责人召集在一起,专门探讨企业改制、激发活力的问题,你给他们上上课。好好培训培训他们,让他们感到危机。”
  亢州市长这个时候表现出了极高的谦虚品质和良好的素养,他笑笑说道:“探讨问题很有必要,但我就不能讲了,我们可以请专家讲。”
  “那不行,专家讲的内容适合全国各地,你讲,是有针对性的。”彭长宜很认真地说道。
  朱国庆显得很高兴,他抬手理了里头发,挺起上身说道:“彭书记是要赶鸭子上架啊,好,只要有人听,我倒是愿意跟大家探讨问题,不过头讲之前,彭书记要好好给我画个圈,定个调子,那样才能有的放矢。”
  彭长宜说:“调子已经定了,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些内容。”
  “好,那我要好好准备准备,你老弟可要批给我备课的时间。”朱国庆很享受彭长宜这样对待自己。他有些得意地看了一眼姚静。
  就见姚静秋水一般的双眸,也正在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他们俩的表情哪里逃得过彭长宜的眼睛,彭长宜仅从他们俩人对视一瞬的目光中,似乎就明白了为什么姚静和他们这么巧地碰在一起了。
  第二天,彭长宜带队,朱国庆、卢辉、温庆轩、崔慈、李汝明等人赶赴锦安参加全市召开的党建工作会议。
  锦安市全体领导一律在主席台上就坐,整整坐了三排。会议很隆重,规格也很高,整整开了一天,上午的内容主要是党建工作,下午的内容就是保稳定。确保春节前和春节后锦安两会期间的稳定。各市县丨党丨委一把手和市委签订了保稳责任状。最后,市委书记翟炳德发表了重要讲话,强调了党建工作在基层的重要性,坚持三会一课制度,坚持定期召开民主生活会,及时发现排查不稳定因素,强调基层村外公开的重要性……林林总总,讲了半个多小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