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雯雯说:“王圆给我打电话,想看看孩子,让我带着孩子头年去看看他。我说行。结果老太太不同意,今天下午都跟我嚷起来了,我说,咱们家就三个人,举手表决,如果王子奇同意,我就带他去,如果他不同意,我就不带他去。老太太说,他一个吃屎的孩子懂什么?我说父子连心,他肯定懂。于是,我就把王子奇放在沙发上,问他,咱们去看爸爸好吗?哪知,王子奇听到这话后,就笑了,而且手脚踢踏。我说,看,王子奇都同意了,少数服从多数。我妈说不算,碰巧赶上孩子高兴才乐的。我说,要不您去问他。结果老太太就蹲在孩子面前,说,不许去看爸爸,天冷,生病,打针。结果,孩子哇地一声就哭了……”

  说到这里,雯雯的眼圈就红了,她把头别到孩子一侧,擦了眼泪,半天才说:“所以才有了少数服从多数。”
  “哈哈。”彭长宜的眼睛也有点酸,他故意笑了几声后说道:“你把你婆婆算计了,冷不丁换了个面孔,再带着情绪出现在孩子面前,他肯定会吓哭的。”
  雯雯也含着眼泪笑了,说道:“我想带他去,王圆想孩子都快想疯了。再有,现在孩子这么好玩,所以我特别想让他看看儿子。他有权力看他的儿子,我不能剥夺他这个权力。”
  彭长宜说:“你扯远了,没那么严肃,这和权力无关,你还是心疼王圆,想解他的相思之苦,可是你想过没有,现在北方这么冷,你要是把孩子倒腾病了怎么办?这孩子,可是你公婆的眼珠子啊,你怎么跟她交代?”
  雯雯说:“这个问题我想过,仔细地想过,走的时候有车,车里有暖风,下车的时候也就几步就进机场大厅了,候机大厅不冷,要是冷也就是头上飞机的这段时间,再说,我给他围严实了,应该没事。”
  彭长宜理解王圆和雯雯的心情,就说道:“我倾向于你婆婆的意见,但如果你真想带孩子去,我也支持,只是要做通你婆婆的工作。还有一个问题,你想过没有,你和孩子走了,家里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雯雯听彭长宜这么说,她就低下了头。
  彭长宜继续说道:“王圆想孩子我理解,但是你要是把孩子带走了,老太太就会跟割肉一样心疼,不放心,大年根底的,雯雯,别找事了,愿意去看他,你自己去,给他录盘孩子的录像带,让他过过眼瘾就得了,忍忍,什么都过去了……”
  雯雯慢慢抬起头,想了想说道:“行,彭叔儿,我听您的,不去了,我也不去了,过几天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就是了……”
  彭长宜感觉雯雯很懂事,就说道:“雯雯,鉴于你爸爸现在的身体情况,我们正在努力,争取让你爸爸保外就医,那个时候,兴许你就会有主心骨儿了。”
  “怎么保?”
  “这个……先不要跟你婆婆说,他的身体确实不好,我们正在努力。”彭长宜并没有给雯雯一个完整的答案,他只是再次强调了一下“我们”。
  “真的?”雯雯的眼睛露出了惊喜。

  彭长宜说:“真的,因为我托了一个人办这事,可是前两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似乎省厅的人也在关心你爸爸这事,他就没在往下进行。”
  “省厅?”雯雯再次表示了惊讶。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啊,肯定是你樊伯伯呗。”
  “啊,真是太好了,太好了。”雯雯高兴地抖落着孩子,说道:“宝贝,你爷爷要回来了,这下好了,宝贝就又有人疼了,有人疼了……”
  “嗨,你嚷什么啊?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彭长宜说道。
  雯雯笑了,说道:“樊伯伯出面了,肯定能办成。”说道这里,雯雯就抱住孩子,又流出了眼泪。
  他们的话被进来的部长夫人听到了,她把手里的面条放在彭长宜面前的茶几上,说道:“长宜,是真的?”
  彭长宜没想到这话被部长夫人听到了,他就冲她点点头,说道:“阿姨,千真万确,但是我不好给樊部长打电话问这事,我估计,兴许头过年部长就能回来。”
  部长能不能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彭长宜不敢确定,但他就想跟这娘俩说这话,给她们希望。
  果然,部长夫人的脸上现出惊喜的光彩,她愣了半天,这才搓着手,说道:“那真是太好啊!可是长宜,你说他身体不好,怎么个不好?”
  彭长宜一时语塞,他不知该怎么跟阿姨解释,又恐阿姨担心,就搪塞她说道:“这个……这个,您知道,总要找些理由,才能,才能……”
  部长夫人笑了,说道:“长宜,别解释了,这个道理我懂。”
  几天后,彭长宜正在跟朱国庆商量年后两会选举的事情,办公室的门被人突然推开,雯雯兴高采烈地进来了,她一看朱国庆在,赶紧收住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彭长宜知道,雯雯从来都没有这么冒失地闯过自己的办公室,肯定有事,就说道:“雯雯,有事?”
  雯雯已经退回到门口,说道:“嗯,你们先忙,我一会再过来。”
  朱国庆知道王家栋一家人跟彭长宜的关系,就站起来说道:“雯雯,我们谈完了,你进来吧。”
  彭长宜也站了起来,跟朱国庆说道:“就按你说的办,明天我要去锦安开会,对了,咱们都得去。”
  朱国庆说:“今年这个基层党建工作会议范围很大,咱们要有六个人参加会议。一会再商量明天怎么去。”说着,朱国庆就走了出去。
  雯雯站在旁边,微笑着跟朱国庆说:“朱市长再见。”

  等朱国庆出去后,她关好房间的们,走到平彭长宜跟前,她为自己刚才的冒失感到过意不去,就小声说道:“彭叔儿,对不起,我实在太高兴了,想给您办公室打电话,一想,还不如我跑下来快呢。”
  雯雯在三楼办公。彭长宜没有埋怨她,在亢州,谁都知道彭长宜跟王家栋的关系,他也不想刻意回避什么,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皮椅上,说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雯雯回头关严房门,走到桌子旁边,看着对面的彭长宜,小声说道:“我爸爸出来了——”
  彭长宜一听,腾地站起身,说道:“在哪儿?谁告诉你的?”
  雯雯笑了,小声说道:“现在在北京一家医院,是樊伯伯给我打的电话,但是他说这两天不能去看他,等他身体恢复几天后再去看。”
  果然是樊文良!
  到底还是樊文良帮了王家栋。
  彭长宜坐下了,之前他对他还多少有些误解,看来,樊文良也是个重情谊的人。他抬头看着对面墙上樊文良的大字“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心里不由地说道:这事,您办,可是比我办容易多了啊!
  自从搬到樊文良这间办公室后,彭长宜只将樊文良的字挂在办公室,也是这间办公室唯一的装饰,江帆的照片和丁一的小字,他挂在了海后招待所的房间里了。因为,江帆和丁一的字,在亢州机关,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他没有必要提醒人们去议论他们。就是樊文良的字,也会有好多人认识,尽管他没有落款。

  彭长宜不知道樊文良以什么名义把王家栋保出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小窦父亲出的面,因为之前武荣培也说让自己去找窦政委,彭长宜觉得自己找他不合适,如果樊文良找他,于情于理都比自己合适,所以,他上次才跟武荣培说了那番话,他知道,武荣培也会往上活动?的,他想让武荣培活动的消息樊文良能知道,这样,也提醒樊文良注意王家栋的健康情况。
  部长出来没有回家,而是直接住进了北京医院,看来他的健康肯定出现了问题,不然,好好的一个人,也是不好往出保的。
  想到这里,彭长宜不由地担心起来。
  雯雯走后,彭长宜在屋里来回来去踱了半天步,直到曹南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