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庆也在频频点头,彭长宜说得比他的更深刻,刚才他说的话,完全是在一种没有深刻考虑的情形下说出的,本来他找他也不是要跟他谈经济发展的问题,是准备跟他谈几个人事问题的,所以就显得自己的认识有些肤浅和短视。想到这里,他说道:
  “不瞒你说,前几年跟着他们干,我心里也很憋屈,书记卖官,市长胡来,下面的人就是再卖力气,再有想法,也是白搭,本来我也四十七八了,觉着没什么盼头了,瞎混吧,可是谁知市委突然又给我压担子,让我跟你搭班子,觉得又有盼儿了,你看看亢州这几年,就没干过什么出彩的事,除去你,也没有什么干部升上去,所以,希望你回来能带给亢州生机和活力,带动我们一块往上发发,也给亢州争口气。”

  不管怎么样,朱国庆这一番话说得彭长宜心里还是蛮舒服的,他谦虚地说:“我不指望往上发了,我只盼着能平平安安做好亢州的工作就行了。有你老兄辅佐,我心里不慌,毕竟,我们以前有感情基础,另外,对于经济工作你在行,所以我心里有底。”
  就这样,他们谈了许多经济工作方面的问题,谈了国有企业改制问题,而那张纸,始终捏在朱国庆的手里,就没有在彭长宜面前展开过。
  几天后,全市经济工作会议暨保持稳定工作会议召开,这也是亢州新的领导班子集体第一次在全市人民面前亮相,会议整整开了一天。上午议程是经济,下午的议程是保持稳定,这两个会,为春节后人大、政协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基础。
  就在人们普遍认为随着新年脚步的临近,大讨论工作是不是该告一段落的时候,市委召开专门大会,罢免并开除了两名科级干部。
  一名是工商局市区分局的局长,原因是乱收费,不作为,对有求于他的商户吃拿卡要,到了令人发指、有恃无恐的地步,被几名忍无可忍的温州商户实名举报。
  另一名是市交警大队指导员,酒后带人上路,随意执法,在追堵一辆违章买菜的农用车过程中,造成当事人车翻人伤,被依法刑拘。
  另外,还对多名酗酒、打牌、上班睡觉等行为的各个单位的机关干部提出通报批评。这一举动,立刻震惊了全市各个窗口单位,各个单位开始自查,认真贯彻并落实大讨论有关文件要求,每天下午抽出两个小时的讨论,进一步明确了岗位职责。
  一时间,干部们才感觉到,这次的学习讨论跟以往的不同了。

  至此,彭长宜算是灭了一把火,又烧了一把火,只是烧的这把火是针对干部队伍而烧的,也是为年后调整干部、改革用人制度打下基础。
  从三源回来到现在,彭长宜几乎每天都连续工作十多个小时,有的时候,他连海后招待所都不回,直接睡在办公室。
  前段时间,在朱国庆的提议下,市委和市政府大楼全部重新粉刷和装修一遍,淘汰了所有破旧的办公家用具,市委、市政府大楼和内部环境焕然一新,给人一种新气象的感觉。彭长宜也从原来韩冰的办公室搬出来,搬到了原来樊文良在楼西面的那间办公室,尽管办公室的面积小了点,但是这里相对清静一些,办公室旁边那个书画室,改成了宿舍。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坐在樊文良曾经用过的办公室里,心里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樊文良,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他心中的偶像了,他非常崇拜樊文良遇事不惊、临阵不乱的做派,永远都是那么镇定沉着,不露声色。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可能永远都修炼不到那个程度,但这并不妨碍他向这个目标努力。
  彭长宜也从金盾宾馆搬出来了,因为雯雯实在是没有精力照顾宾馆的生意,这样,她就低价出租给了酒店的承包商。

  彭长宜搬到了海后亢州基地的招待所,这个招待所和三源那个招待所是平级,吉主任就是从这个基地调到的三源,最早彭长宜在亢州组织部的时候,就跟这个基地的关系很好,所以,彭长宜再次住进了海后亢州基地的招待所。
  在三源的经验,彭长宜觉出住部队招待所的好处是地方那些宾馆招待所无法比拟的。首先是安全,因为凡是部队招待所,大部分都是给上级领导来参观视察预备的,是不对外的,住处有军人专门看管和负责警卫工作;其次是安静,因为毕竟属于军事重地,来这里打扰彭长宜的人几乎没有,这样,他也有个相对安静的休息时间。而且条件和环境都非常的好,尽管海军亢州基地不如三源那样风景秀丽,但是招待所住处的环境优美、雅致,前后院的景色也不错,绿化工作做得也很到位。

  彭长宜住在最后一排的小楼里,五层,一共有两个门洞,这最后一排小楼,有一个独立的院子,到了春天,花圃里肯定会有许多花儿绽放。这里的都是高间,一般都是留给军内领导的。彭长宜的房间在三层的最西端。
  年底的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牛关屯已经连续72天没有发生越级上丨访丨告状的事件了,村两委班子已经选举出来并着手工作了,市直单位帮扶工作队仍然在村里工作,只是减少了工作队员的人数,彭长宜也多多少少地松了一口气,他也能抽出时间陪陪女儿了。
  这天周末,彭长宜开着车,带着女儿去北京参观科技博物馆归来后,快到家的时候,他接到了部长夫人的电话,部长夫人说雯雯要带孩子去深圳,她不放心,想让彭长宜劝劝雯雯,不让她带孩子去。
  彭长宜看了一眼副驾驶坐上的娜娜,就说道:“娜娜,跟爸爸去王爷爷家,看小娃娃去?”

  娜娜说:“我不去。”
  彭长宜没想到女儿回答得这么干脆,他说道:“怎么了?”
  娜娜撅着小嘴说道:“上次在超市,雯雯阿姨看见妈妈都没有说话,妈妈就告诉我,不让我搭理雯雯阿姨。”
  彭长宜感觉沈芳不该这么教育孩子,不该把大人的好恶强加给孩子,他就耐心地说道:“妈妈这样做不对,雯雯阿姨一直都喜欢娜娜,娜娜不该不理雯雯阿姨。

  娜娜又说道:“妈妈说雯雯阿姨和小狐狸精好。”
  彭长宜一听这话,就有些生气,说道:“谁是小狐狸精?”
  娜娜看着爸爸说道:“就是爸爸原来单位的那个小狐狸精,还说现在爸爸离婚了,那个小狐狸精就可以贴上爸爸了。
  彭长宜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他大声训斥女儿,说道:“不许瞎说!谁是狐狸精,这样说别人不道德的,也是不礼貌的行为,也是不文明的行为!你还是个小学生,不要跟着你妈学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本来跟爸爸玩了一天娜娜很高兴,现在听爸爸这样大声训斥自己,娜娜就有些委屈,她小声说道:“是妈妈说的。”
  “妈妈说的也不行!”
  女儿就低下了头,,你是小孩子,不要跟着妈妈瞎说。这样在背后说别人是不礼貌的,也是不文明的行为,娜娜要做一个文明礼貌的孩子,不要跟妈妈学那些。”

  娜娜低下头,不说话了。
  彭长宜就想有机会一定得跟沈芳谈谈,尽管孩子跟着她,但是彭长宜有责任向她提要求。他见女儿低头掉眼泪,就说道:“以后妈妈再说这样的话,你不要理她。”
  “可是她总跟我说,还说你跟江伯伯都喜欢那个小狐狸……”娜娜突然不敢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