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6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我能读心,读这个魏卫的心,我知道他位高权重,他儿子替他说了,对的上,我有特殊能力,可蒋为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虽然是个小角色,可这事魏卫可能不会大张旗鼓的做,那么一定静悄悄的做,背着人做,这样做出来的事,还是让蒋为民知道了,恕我直言,蒋为民的角色应该跟齐语兰类似,大概负责一市的事务,听起来权力很大。可说实话,还是小人物。
  所以蒋为民这话说明很多事。

  一种,有人故意泄露了风声,可我听了魏卫与他儿子的对话,觉得这种可能性很低,魏卫是小心谨慎的人。他爱惜他的羽毛,明哲保身,怎么可能出这种纰漏。
  另外一种,我看蒋为民没看准,他在同舟会的地位应该比我估计的要高。
  蒋为民笑笑,说道:“董宁。这话就不用我明说了吧,特勤和同舟会互相渗透,我自然有我的来源,看到事情关系到你,我自然多留意了一些。”
  “所以你就来卖个好?”
  蒋为民说:“对,就是卖个好。我承认我有私心,任何人都有私心,我欣赏你,你是有本事的人,我这个人就喜欢跟有本事的人交往,我有企图。但无关立场,我释放我的善意,希望有一天你也回给我善意。”
  “这样来说还是一场交易了。”
  蒋为民笑着说:“你可以这样理解,同舟会利益至上,当然最会做交易了。”
  今天,我才发现蒋为民是个极不好对付的人。
  他是官,我不在乎。
  他是同舟会,我同样不在乎。

  可蒋为民在一个恰当的时间,给我一个恰到好处的帮助,恰巧这个帮助让我有些东西,这个我在乎。
  做事,知人。
  蒋为民在我印象中。有钱有势有闲,结交往来都不是普通人,天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可是现在,一个电话,一句话。让我转变了态度。
  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我想蒋为民听到我在雨中的叹气声。
  “董宁,怎么了?这么难抉择吗?”
  这不是难不难抉择的事,我心里清楚,无比清楚的清楚。
  我说:“蒋哥,有一件事很重要,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蒋为民沉默了一会。这一次他没笑。
  “重要吗?”
  三个字说出口,我也在问我自己。
  大概是重要的吧。
  如果不问,心里有结,不管怎么样,都要问个清楚问个明白。
  “重要!”
  我肯定的说,没有犹豫。
  “我知道...有一段时间了。”
  我说:“蒋哥。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知道是出事之前还是出事之后,我想听真话。”
  有一句话我没说,不要说假话,因为我能分得清楚。
  十五秒钟,蒋为民沉默了十五秒钟,我在心里默数。
  “出事之前。”
  蒋为民给我了答案,跟我预料的一样。
  “蒋哥,你真是很会做生意啊!”
  我走在雨中,呼吸着那潮湿的空气,感叹道。
  出事之前,蒋为民便知道,他完全可以提醒我,可他等到了出事之后,等到了有人出手,我成了杀人犯,更激起民愤的是我**了一个女学生。
  为了什么?蒋为民为了利益最大化,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给我帮助,这便是他要释放的善意,我觉得很好笑,如果这善意早一点就好了,不似现在这般,虚情假意。
  蒋为民又笑了。情绪如常,笑着,带点玩世不恭。

  “我这人一向会做生意,没别的原因,因为我这个人还算坦诚。”
  坦诚,这词说的好。我可以说蒋为民无耻,但我不能说他不坦诚,因为他回答了我的问题,虽然他犹豫了,可他还是回答了。
  “成交!”
  在雨中,我说了这两个字。
  虽然蒋为民不怎么样,可他做生意还不错,起码让我感觉还不错。

  就算他之前有所隐瞒,但此时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蒋为民又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说:“董宁,你的选择我真没想到。”
  我说:“蒋哥,能不能长话短说,我赶时间。”
  既然生意谈成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尤其对我来说,现在时间特别的宝贵。

  蒋为民说:“好,我刚才跟你说了,对付你的是魏卫。他设了局,你要找他有些困难,因为身份,我不便给你提供更多帮助,只能告诉你一些魏卫的信息,我想你是需要的,除此之外,这里面还有跳梁小丑兴风作浪,想必你是有体会的,有些人胆子很大,竟然敢向你砸鸡蛋,我知道那个女学生的死跟你没关系,不过你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人啊!那些人胆子真的好大,抱歉,抱歉,我离题了,跳梁小丑是王承泽的爹,算是故交,他想杀你,你应该也知道,我知道他的地址,你想不想去见见他?”

  想,怎么不想,我都要想疯了。
  可怎么就这么巧,我想查王承泽爸,地址就出现了,这我运气好的缘故吗?好像不是啊!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运气好呢。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
  蒋为民笑笑,说道:“因为那个地方是我安排的。”
  我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很多,有一些流进了嘴里,味道有点苦,雨水很脏,我知道,可我不在乎,因为我到了,我眼前的这栋小楼,位于湖边的别墅,里面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便是我的目标,王承泽那个一心想要我死的爹。

  对,蒋为民告诉了我地址,我相信他说的话,因为做生意的基础是信任。既然同意了,那就相信吧。
  可是好巧,那个想害我的人来到这里,竟然找蒋为民帮忙,大概是想让蒋为民念在同舟会的情分上,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想,那个人来到这里,应该说了一些情况,毕竟是来求帮助,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可惜,好笨,他竟然不知道我在蒋为民心中的分量。
  我,是值得拉拢的。
  而那个失去儿子的他是可以放弃的。
  大概蒋为民也猜不到王承泽爸爸对我的重要性,是我进行下一步的基础,是我洗清嫌疑的关键。

  所以。很好。
  受的侮辱终于可以奉还。
  我握了握拳头,在黑暗中望着别墅,二楼卧室的灯亮着,那个要我死的人大概就坐在屋里吧。
  他一定想不到我回来,在这个时候来。
  我深深的吸气,然后吐出,我很愤怒,不是因为被砸鸡蛋。不是被人误以为是杀人犯,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事,既然不相关的人,我为什么要理会,这件事中我最在意的是父母的态度,他们有了一丝丝的犹豫,我知道他们心有犹豫是对的,可是作为他们儿子的我还是希望他们第一时间便无条件的相信我。
  不被相信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至亲。
  所以,我要跟屋里面的人好好算算账。
  抬起腿,我要迈步,已经站了五分钟,我搞清楚了屋里的状况,两个人在一楼,喝着啤酒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一个人在二楼。打着电话。

  日期:2017-06-0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