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2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了解完诸人情况之后,王灿斟酌再三,唤过阿财,嘱托他陪同阿禄和阿喜离开这里,先回王屋洞天。
  待阿财领命之后,王灿又交代他回去之后,叫其他“金木水火土”五人前来接应。
  听了他们对话。我心里一凛,虽然他们二人未提这所谓的“金木水火土”五人什么修为,但能被王灿特意交代给阿财,至少也是五个天师,说不定又是五个阳神天师。
  若真如此的话,那这个王屋洞天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
  我没多问。只是暗自提醒自己,不知这王家底细之时,切记不能与之轻易结仇。

  当然,能维持住这个所谓的“九鼎家族”联盟的话,对我也颇有好处,许多事情能借助王家之力。
  这个王灿虽然性子傲,有些小孩脾性。但先前将我视作九鼎家族一份子,扬言陆振阳要杀我必要先过王家一关之时,却也是真心实意。
  有心跟着王家混,接下来我就完全听从王灿的安排,暂时留在这里休整,等待阿福和阿寿两人养伤。
  血棺之内乃是一处奇异空间,虽大到极点。但与外界毕竟不同,没有日升日降、月明月落,只有无尽的血雾围绕四周,分不清白天黑夜。
  分不清具体时间,但笼统算了,至少过了三天时间,阿福和阿寿两人才算彻底痊愈。
  等待两人养伤的过程中,我和胖子父子凑在一起,说起了上次分别之后的事。
  他两人的经历倒是简单,只是回到了黄冠山一直修养,直到这次兖州鼎内传来讯息,才出发来了这里。
  只是说起兖州鼎,胖子他爹也不得不跟我说起了他们家族之事。
  我幼年之时,胖子就曾与我提过他们仵作世家九世传闻之时,而实际上,他们表面上是仵作世家,实际上却是传承九鼎的九鼎世家,仵作之名不过是九鼎世家的化名而已。
  兖州鼎的传承并非他林家一脉,而是数千年间经历了无数传承,数百年前才被林家先祖获得,至今传承九世。

  根据他们祖上的说法。九鼎家族的存在不是为了传承九鼎,而是为了寻找主人,九鼎能寻觅到主人的一丝气息,出现在主人可能出现的地方,静静等候。九世乃一个轮回,若是九世未曾寻到主人,便会再次捕捉主人气息。自动去到下一个地方,寄托在其他家族,继续等待。
  所以他们所谓的九世传承,并非契约,而是九鼎等候主人的时限罢了。
  说完这些之后,林阿成目光灼灼的看着我,开口问道。“你真的只是执掌了青州鼎吗?”
  我摇摇头,简单说了青州鼎之事。林阿成听完点点头,没再说话,但看向我的目光中,却夹杂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我知道他是把我当成了那个九鼎等待的主人。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答案,自然无法回答他,不过既然这次大家把话说开了。我略作犹豫之后,便问他为何在火神庙内死而复生,又为何修习了巫炁,以及当初他突然从火神庙深处虽姽婳一起出现,是否有何隐情。
  林阿成一贯沉默寡言,但听了我的问题之后,却很快告诉我说。他在火神庙内的复活自己也不知原因,当年那“九世怒”乃是九鼎家族传承秘法,本来不需生命献祭,只是他修为太低,只能借八祖之力加上自身性命,方才用出秘法。
  从火神庙内复活之时,他周围空无一人,自己在里面走了许久,方才遇到了姽婳,两人攀谈之后,他了解到了我和姽婳的情况,姽婳帮他从火神庙内出去,并给了他那个手帕,让他带给我。
  至于他修行巫炁。答案更加简单,因为九鼎家族本就是修行巫炁的。九鼎之内便有巫炁。林阿成自幼借九鼎修习巫炁,只是修为很低,只有寻龙境界而已,再加上巫炁是玄学界公敌这件事他本就知道,所以一直隐匿,不曾显露罢了。当年从火神庙内死而复生之后。他的修为曾暴涨一截,到了识曜境界,但也仅限于此了,此后并无长进。

  至于胖子,兖州鼎的传承九世而竭,林阿成根本就没让他修习道法,更不曾传承巫炁。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想多了。火神庙出口不光那一处,当年林阿成出去之时走的便是另一个出口,那次去寻我走的也是另一处,恰好与姽婳提前相遇了而已,并无我所想的隐情。
  听了所有问题的答案,唯一让我震惊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九鼎家族全部修习巫炁。
  我本以为玄学界内修习巫炁者。只有我和南宫,现在看来,却没这么简单。
  只是我回想起之前阿福等人与陆振阳交手时,并未发现巫炁波动,我特意去问了一下王灿,得到答案是,王家的确修习巫炁,但阿福等下人,却是修习道炁而已。巫炁乃是家族秘密传承,阿福等人并不具备资格。
  弄明白了这些事,我又问了胖子一些问题,比如南宫和他师父管真人的关系,以及当年玄学会后山日蚀之时,他为何没有提前预知等。
  南宫和管真人的关系,胖子着实也不清楚。至于当年罗睺现世那件事,胖子则是一脸迷茫,他说自己也不清楚,照例来说,日蚀此等天象,正是他专门研究的事,但当时那几天,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甚至脑海中根本就没出现过。
  事后他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但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只能推测是有人阻断了他的感应,那是一种更高规则的力量,让他至今也无从理解。
  胖子都无法理解,我自然也理解不了。反正这件事也过去了,我摇摇头,将其丢到一边,未再多想。
  很快,等阿福阿寿彻底恢复之后,我们便决定继续往血枫林深处进发。
  计划跟之前一样,同样是借住阿福的修为。让他先进去,引出血灵卫之后,战而胜之,接下来再看情况行事,若能直接通过便好,不能直接通过,阿福也可以分批带着我们众人一一通过。
  但诡异的是,这一次阿福进去之后没多久便出来了,告诉我们说,他进去之后,在血枫林内等了半个小时,结果血灵卫根本没有出现。
  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进的地方太浅,特意又往前行了数公里,到了接近战神山的位置,依旧没有发现血灵卫的踪影,这才赶紧出来禀报。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非但没有欣喜,反而微微一惊。

  血灵卫莫名不再出现,莫非是我之前的担忧成了事实,陆振阳那个命硬的家伙。真的没死,还杀了血灵卫,破了这里的规则,以至于后来之人都可以自由通过了?
  不光我想到了这一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王灿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抬眼盯着前方,良久之后,鼻孔里才重重哼了一声。
  “灵山福地!陆振阳!”
  很明显,陆家和陆振阳被他深深记在了脑海里,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除了愤恨之外,他脸上更多的还是忌惮。这个洞天福地里来的大少爷,刚见我时还感慨“外面竟也有天才”,但经历陆振阳之事后。却是再狂傲不起来了,隐约间还显露出几分气馁。
  他是为蚩尤传承而来,别说他自己气馁,连我也不看好他。他手底下有阿福等阳神天师,手里有豫州鼎,看似把握很足,可陆振阳自身实力便比得上阿福,手里更有蚩尤斧这种逆天之物,无论从哪方面比,王灿都不占优势。
  日期:2017-06-0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