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46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0 09:40:45
  想把我们兄弟俩弄成尸体,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老爷子,我们的事干完了,这就回石家庄去,您留个电话,如果有什么事情麻烦您联系一下我们。
  阿诺老头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回去也好。不过你们也不必太过着急,九尸迎宾,九个尸体出现的次序是固定的。喜怒哀乐,痴恨哭笑死。每九天出现一个,你们还有时间。
  我们还有时间。但是这时间肯定也不多了。
  我和张无忍回到石家庄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期间我们联系了帝铭上校无数次,想要问问第三具哀脸尸体有没有出现。结果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以至于我差点认为他是不是给我们留了一个假的电话号码。
  倒是阿诺老头那边进展挺快。他说怒脸尸体已经被他搞定了,不但连怨气带尸体一块烧了,还从中得到了一些很有用的线索。
  对于尸体,没有人比阿诺老头更专业了。这家伙从小时候开始就学习养尸,赶尸的手段,后来又在当地市局里做了一个验尸官。一辈子接触过的尸体,几乎比我们认识的人还要多。

  他告诉我们,怒脸尸体是一群人制作出来的,其中炼魂,控尸,养鬼三种占了很大的比重。炼魂和养鬼两种手段他不是很了解,可控尸这种手段却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控尸分为两种,一种是以符咒来操控尸体,这种手段是赶尸人的拿手好戏,也是阿诺老头的看家本领。
  日期:2018-05-20 11:10:45
  还有一种手段就是以蛊控尸。
  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极其高明的蛊师,他们用尸虫融入人身体,尸虫身上下有炼魂烙印,钻进人身体里面就会吞噬人的魂魄。等人的魂魄吞噬完了之后,人自然也就死了。
  只不过人虽然死了,可是因为有蛊虫在身体里面,行走坐卧犹如常人。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追风小道士和张无忍看见苑总的时候,就一致的断定他已经死了。
  阿诺老头说,如果你俩不想被制作成哭脸和笑脸尸体,就必须先下手为强,抓住制作九尸迎宾的人。其他地方我帮不上你,但是以蛊控尸的这块,我却能给你们一点线索,你们找一下这个人。
  这老头竟然还懂得用手机上网,很快就通过微信给我们发过来了一个老奶奶的照片。他说这个人叫曼丹洛可,贵州人,正儿八经的苗裔。在用蛊的圈子里没人比得上他。天底下能懂得用蛊控尸的人她一清二楚。找她问,准能得到线索。
  我当时就说,老爷子您跟她有没有交情?我们去了直接提你的名字好使不?
  结果阿诺老头却说,千万别提我的名字,我们赶尸一脉和它们控尸一脉是死对头,也千万别提特案处,不然被赶出去不说,她给你下个蛊你哭都没地方去哭。
  我吓了一跳,这特案处名声咋这么臭?不过联想到帝铭上校给我俩招惹来的这一摊子烂事,我也恨得牙痒痒的。

  日期:2018-05-20 12:40:45
  他们办事实在是太不地道了。
  帝铭上校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找没找到第三个哀脸尸体。不过我们不能把希望全都放在他们身上,于是跟张无忍合计了一下,最后决定亲自去贵州走一趟。只不过阿诺老头没有曼丹洛可的具体地址,只知道她住在苗族侗族自治州。
  那地方属于黔东南一带,离石家庄很远。不过就算是再远,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得过去看看。
  我们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订了两张飞贵阳的机票。抵达贵阳后,又马不停蹄的赶上了去凯里市的班车。一路上舟车劳顿自不必多说,可我们到了凯里市的时候,才发现俩人实在是太傻逼了。

  因为我俩根本就不知道曼丹洛可是谁,住哪里。这么大一个凯里市,我们去哪里找?
  难不成要拿着曼丹洛可的照片满世界发寻人启事?开玩笑,人家毕竟也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真要这样干了,分分钟就得被赶出贵州。
  人生地不熟,我俩彻底抓瞎了。后来还是张无忍想出了个办法,既然咱们找不到曼丹洛可,那就让曼丹洛可来找咱们。
  我说咱俩只不过是石家庄的两个无名小卒,人家都不认识咱们,凭什么让这老奶奶来找咱们?张无忍却笑了笑,说,这事,我比你擅长!
  其实张无忍的办法很简单,俩字,闹腾。
  这个闹腾可不是做坏事,给人上眼药。
  日期:2018-05-20 14:10:45
  而是在当地接一些棘手的内行活。简单点说,就是在凯里市抓鬼接活干。要知道每一个地区都有每一个地区的规矩,捞过界可是大忌。就算是山东铁家那么牛逼的驱魔世家,想跨省接活,也得跟当地的地头蛇联系。
  我们俩是石家庄的无名小辈,贵州一带也从没来过,更不知道当地的地头蛇是什么人。不过我俩只要一接活,人家肯定知道。
  当然,我们如果是江湖骗子的话,地头蛇只不过是笑笑,报个警说有人装神弄鬼就是了。可我俩如果漂漂亮亮的解决了这事,就由不得他们看热闹了。他们肯定会接触我俩,看看我们是不是要给他们抢饭碗。
  所以我们不但要在凯里市接活,而且还得是那种棘手的,连当地人都解决不了的难活。这样才不至于被人无视,才有可能接触到曼丹洛可。
  如何接活,张无忍是行家里手。虽说人生地不熟的,可圈子里就这些道道。没多久他就联系上了当地的一户人家。
  说是一户人家,其实是一个村子。而我们俩在接这个活的时候,也万万没想到这件事差点让我们搭上了性命。
  这个村子属于台江县,地方有点偏。不过苗族侗族自治州就这么大地,台江县也属于人家的势力范围。事主是一整村子人,大部分都是侗族,不过领头的老汉却是汉族,姓陈,他也是村子里年岁最高,也最有威望的人。
  陈老汉说,他们村子里最近总是有人死亡,而且死亡现场很奇特。全都是睡着睡着,第二天就醒不过来了。身体上下没有半点伤痕,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后来村子里觉得有厉鬼在勾魂,请了一个大师过来驱邪,可谁成想,这大师只在村子里住了一夜,也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屋子里。
  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