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纪事——直面当代教育的种种阴暗》
第4节

作者: 中山有秋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打好饭菜落座后,丘志江朝吴可凡和他的儿子瞥了一眼道:“老师的穷酸在这个人的身上可真是表露无遗。”
  “没办法,他老婆是后勤职工,收入低。”曹小白倒是颇能理解他。
  不久,教工们陆续来到,包括关羽民。他笑容满面,不少人见到他都热情地打着招呼,待他打好饭菜拣定位置坐好后,周围很快就围满了人。不过,年轻一些的女老师没一个敢靠近他,因为他的老婆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有些无奈,却又早就习惯。
  见坐在他身旁的人一脸媚笑,丘志江的心里满是鄙夷,不过,他只是摇头兴叹了一下,并没有言语,前后左右都有人,他难免有些忌惮。
  日期:2017-05-27 09:48:50

  他和曹小白便聊起了春节回老家的事。对此,两人的观点也不尽相同。曹小白对春运深恶痛绝,来广东后只有一次回家过年的经历,丘志江却年年必会。在丘志江看来,春节不回家是大不孝,亲自回家看望父母比寄再多的钱给他们更有意义。他免不了又把曹小白批了一顿,曹小白自知理亏,就没再辩驳。
  这一年,曹小白不打算回去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自然是票难买路难行,其二是女儿太小。这两点他都予以了明说,唯有第三点有所保留,那就是他计划给班里的几个差生补补课,这样做既能切实提高他们的考试分数,对业绩有所帮助,又能赚点外快,一举两得。
  那时,反对有偿家教的呼声已高,却只是光打雷不下雨,并没有具体的监管举措,况且关羽民明里暗里又对愿意牺牲休息时间的老师褒奖有加,无疑助长了这种风气。诚然,有偿家教对质量和待遇都大有裨益,他何必大张旗鼓地反对。有时开会时隔靴搔痒地提一提,纯粹是做给上面的人看。
  吃完饭,曹小白和丘志江刚走出饭堂,一个满脸堆笑的中年人就走出来问道:“请问你是曹老师吗?”

  曹小白点头称是后,他就抓住曹小白的双手说道:“我是饭堂的承包商曹卫波,听说云中有一个姓曹的老师,我就一直很想认识认识,今天总算如愿了。”
  曹卫波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曹小白不想负了他的盛情,叫丘志江先走一步,自己想跟曹老板好好聊聊。
  其实曹小白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就乖乖地当起了听众。曹卫波却不然,像是他乡遇故知,说个不停。他自言老家在河南,之前在广州的一所大学承包饭堂,现在来了云白,能遇到一个家门儿也算是一种缘分。滔滔不绝半天后他才说到重点,他声称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他希望曹小白能在各种场合多替他美言几句,让他能在云中站稳脚跟。
  曹小白表示会尽力而为后才得以脱身,他边走边嘀咕:“我不过一普通老师,人微言轻,帮你说话又有何益?”
  上午的课已经完结,学生们正奔跑着涌来生活区,曹小白只得绕道而行。此时的校园像沸腾了一样,两千多名学生沿着风雨长廊和田径场西边的校道纷至沓来,场面蔚为壮观。
  每当这个时候,曹小白很容易就会想去在县城读高中那会儿,一到就餐时间,饥肠辘辘的同学们就会拿着饭碗跑向饭堂,以期能早点买到饭,早点填饱肚子。所不同的是,云中的饭堂提供餐具,同学们空着两只手,那种饭碗和饭勺碰击的声音织成的交响曲不复存在。
  从学生到老师,虽然角色已经完全不同,但校园生活的特质依旧,这样的人生难免单调,倒也与曹小白偏于沉静的个性吻合,他没有像一些同学和同事那样跳槽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对此,他那在高中教历史的老婆李艳玲却颇有微词,她觉得夫妻俩都在学校任教根本就没有发财的机会,她希望曹小白勇敢地跳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到广阔的天地中寻找更好的机会。
  曹小白一直没有离职下海还有一个原因,他想一边教书,一边写作,以成就儿时就有的文学梦想。李艳玲当初主动追他,既是看中了他英俊的相貌,也跟仰慕他的文笔有关,故而每次他以此作为借口,她也就只能作罢。毕竟,在浮躁的当下,能像曹小白一样有文学梦想实属难得,她好歹也是人民教师,哪能俗气到唯利是图?
  日期:2017-05-27 10:03:40
  (四)
  进入十一月份后,南国才多少有了一点秋意,刺桐的叶子和草坪渐有枯黄之色,早晚的风亦有了袭人的凉气。
  这一周的升旗仪式由于颁奖耽误了第一节课,工作积极的老师纷纷抱怨说:“既然要让质量硬起来,何必把升旗仪式搞得如此繁琐?以至影响上课。”
  一向吊儿郎当的初中政治老师张绍军却讥讽道:“急个卵,少上几分钟的课又不会死人。”

  曹小白听到这些言语后没有出声,他也有第一节课,而且课室在后面那栋教学楼,他必须快马加鞭。
  语文科组办公室位于行政大楼三楼。办公室有两扇门,门口各有一个牌子,上书“语文科组”四字。高中部语文科组长郑豪杰的办公桌靠着前门,初中部语文科组长张兆民的办公桌靠着后门,两人一前一后把持着两个门口,引领着坐在身后的各位语文佬。
  气喘吁吁地爬上三楼,曹小白拿起书本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穿过迂回的长廊,又爬了一层楼梯后,曹小白才到达目的地。路上遇到了好几个跟他一样赶课的老师,他全都热情地打了招呼,包括肖龙生之妻王小珍。王小珍腿长肤白,在本地女人中绝对算是姿色上乘,然此女十分彪悍,这一点颇像东北女汉子。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跟肖龙生这个东北大汉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儿!”
  如此中肯的评价出自丘志江之口。
  初三(1)班的教室里,语文科代表吴羽生已经遵照曹小白的意思带着全班同学在齐读诸葛亮的《出师表》,以李文森、蔡明军为代表的几个衰仔不仅不出声,还嘻嘻哈哈说笑不止,见他进去后才假惺惺地读了起来。曹小白怒火中烧却选择了视而不见,这些人的家长,要么是镇里的领导,要么是富商,都是学校不敢得罪的爷,校方早有令,他们的孩子,能不管的就别管,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去年,来自四川的英语老师余常霞就被一个大款扇了一个嘴巴,起因仅仅只是她在批评对方的儿子时说了两句过激的话。尽管老师们群情激愤,要求政府严惩打人者,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让曹小白最恼火的是,这些烂仔,成绩一个比一个差,态度一个比一个恶劣,却依靠关系分到了他担任班主任的重点班,为他的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而在评价时,学校却并不会将他们排除在外,所幸每个重点班都有类似的学生,影响才不至于太大。
  上完第一节课,曹小白并没有回办公室,第二节是(2)班的课,教室就在(1)班隔壁,他不想来回奔波。由于课内文言文考得越来越繁琐,《出师表》的考点又多如牛毛,为了在规定的课时内完成任务,他刚才口沫四溅地灌了四十五分钟。他深知满堂灌很不好,可他似乎也无可奈何。嗓子干得快要冒烟,喝了几口带过来的茶水后,他并没有马上去(2)班,而是把班长欧强、副班长张君子和劳动委员麦城叫到了外面。上周,(1)班的公区卫生做得不好,被德育处点名批评,还扣了分,这会影响到班主任津贴,他得尽快解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