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纪事——直面当代教育的种种阴暗》
第2节

作者: 中山有秋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学校里最多的是江湖人士,也即来自江西、湖南和湖北的老师,总计80余人,不过,这三个省份的人并没有形成一个整体,有此称谓,仅仅是说起来比较顺口而已。云中还拥有一支“西军”,也就是来自广西的教师群体,大约20人。学校另有来自四川、重庆、云南、贵州、陕西、甘肃、宁夏、安徽、山东、河南、辽宁、吉林、海南、福建等地的老师约30人,余下的则是40多个广东人。虽然来自其他省份的人没有黑龙江人那么齐心,但如果又恰好来自同一个地区,他们往往也会抱团取暖,人在异乡倍思亲,乡情无疑是最好的慰藉。

  云白人有强烈的排外思想,他们把来自市内其他镇区和省内其他地区的老师统统叫做外地人,还歧视性地把来自广东以北地区的人称为北佬。在云中,由于土著仅有十余人,难成气候,外地人倒是并无被排斥之虞。早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一位老教师就无限悲哀地感慨道:“云中经已系北佬的天下!”
  云中本是一所仅有二十来亩的小完中,初、高中加起来才不过二十四个班。1996年,云中搬到了现在的新校区,摇身一变成为了占地逾三百亩的大学校。1997年,曹小白初来乍到时,学校已有50多个教学班。那一年,云中还是土著校长李喜庆的天下,他在云中主事已二十余年。
  云中的新校舍坐北朝南,围墙连成一个巨大的三角形,在卫星拍摄的高清地图中,像极了一个三明治。学校由清华大学建筑系高材生设计,功能划分合理,运动区在中部,往北是教学区,南行则是生活区。一道长约一千米的风雨长廊紧靠西边的围墙贯通南北,师生们在下雨天仍能自在地穿梭于教学区和生活区,免受了不少淋漓之苦。
  教学区共有六栋大楼,分列两排。居中的行政楼和科学楼高达七层,两边各有两栋四层高的教学楼,每栋楼的每一层皆有回廊相连,中间形成一个宽敞的内院,使得整个教学区像是一个大大的四合院。

  运动区有一个造价不菲的田径运动场,中央的足球场种植着进口草坪,远看像是一块绿色织锦。运动场四周则分布着若干篮球场和排球场。运动区另有两个造型别致的体育馆,左为篮球馆,外形好比振翅欲飞的大雁,右为游泳馆,外形恰似潜行的海豚,它们像是威风凛凛的护卫,庇佑着运动场。
  生活区则有几栋整齐划一的学生宿舍和一个饭堂。饭堂高三层,可同时容纳三千人就餐。在宿舍和饭堂后面有一个面积不大却十分幽静的公园,常有好学之人坐在树下阅读,那是另一道别样的风景。
  由于布局合理,建筑大气,环境怡人,云中很快就闻名遐迩,慕名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这是地方政府的头头脑脑们最乐意看到的,他们斥资一个亿打造这么一所惊艳的学校,就是想向世人证明,他们有多么重视教育。
  曹小白也很为自己能在这样的学校任教而感到光荣。
  但从2000年李喜庆光荣挂靴后,云中就开始走马灯似地换校长。云白镇政府自恃有钱,高薪聘请来各路高手,短短四年里,知名大学教授马绪照、京城退休名校长麦云峰、留美女博士刘芳菲和内地某地级市教育局局长苏炳均,先后入主云中,他们的办学理念、管理模式截然不同,直把云白的第一学府折腾得面目全非。
  这种靠砸钱办教育的做法让云中师生苦不堪言,他们才刚适应了一位新校长,又不得不迎来下一个掌舵人,学校的规章制度改了又改,学校的评价机制难以成型,学风、教风、校风越来越差,中考、高考成绩每况愈下,云白的老百姓怨声载道。
  这场闹剧直到关羽民走马上任才宣告结束。
  关羽民者,湖南凤凰人也,50后。
  其履历如下:1968年高中毕业,后到云南下乡插队,1977年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1981年回湖南老家任教,1985年调入湖南M市第二中学,1988年任该校德育处副主任,1991年升任副校长,1994年升任校长,1998年调至M市第一中学任校长,2003年调入长沙某重点中学任教。
  他的经历乍一看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敏锐之人还是隐隐觉得其中似有不可告人之处。

  关羽民1米78的个子,在南方明显高人一等,特别是在50后中。体重长年保持在75公斤左右,国字脸,浓眉大眼,虽年近半百,外形依旧养眼。关羽民在云中甫一亮相,即刻俘获了不少女教师的芳心,年龄涵盖各个时代。关羽民综合素质极高,常自诩为“素质教育的典范之作”。他普通话流利,嗓音浑厚,口才一流,朗诵、演讲自不在话下。这是本色当行,可他在体艺方面也极为突出,这就不能不让人赞叹。篮球、足球、乒乓球,他样样皆通,球技还相当了得,唱歌、跳舞、弹琴,哪一项他都拿得出手,水平还着实不低。

  这样的男人,不说“只应天上有”,怕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
  在对关羽民的诸多褒扬中,流传最广的是这么一句:“关校长系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唔知床上点样?”
  言辞如此大胆犀利的人是高中美术老师李美凤。来自四川的她长得甚是水灵,为人率性豪爽,嫁入本地的一个豪门后,她财大气粗,越发口无遮拦。为更好地融入婆家,她的粤语已经学说得极为流利,几无四川口音,而且讲起云白话来也甚是地道,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语言天赋和好学精神。
  她发表高论时有人调侃说:“靓女,你搵个机会试哈啦!”
  她幽幽地回了一句:“有贼心冇贼胆!”

  岂止她没有,即使是那些一心想把把关羽民勾引上床的女人,怕也不敢有,因为校长夫人郑英子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个高中英语老师,各方面都不出众,平日里琢磨得最多的就是如何预防老公出轨,而且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两公婆调来云中后不久,她的那些传奇故事就开始在老师们口中传播,不少人猜测这是她自爆家丑,目的再明显不过,变相地宣誓主权,外加敲山震虎。
  日期:2017-05-27 08:52:38
  (三)
  在发表职演说时,关羽民慷慨激昂地阐明了自己振兴云中的三个理念,而“待遇是硬道理”首当其冲。
  “为什么对云中来说‘待遇是硬道理’呢?据我了解,我校近两百名教职工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大家背井离乡来到云中为的是什么呢?我想不应该只有对教育理想的憧憬,还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既如此,作为校长,如果不把提高待遇作为重要工作,怎能凝聚起人心?怎能让大家爱岗敬业?”
  他的这番言辞直抵老师们的内心,随即,他宣布:“经学校行政班子研究决定,从本学期开始,我校晚修补贴由原来的三十元增至五十元,周六补课由二十块一节调整为四十块一节。”
  这虽是小恩小惠,却让老师们很是兴奋,他们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并对这位新校长充满了期待。
  关羽民很快就用行动来证明,他并非以黑帮为主的唱衰派所预言的那样,是一个好看、好听却不中用的校长。开学仅一周,云中就给人焕然一新之感。那帮懒散的行政变勤快了,他们总是最早到校,最晚离校,连走路的节奏都明显加快了,在他们的带动下,班主任积极主动起来,班风建设大有起色,校风也随即有了明显的改观。一个多月后,云中的变化越发明显,校园干净整洁,教学秩序井然,课外活动有声有色,先前的各种乱象一去不复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