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4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正的战斗,比的不光是硬实力。”黎山老母望着杀神一般的道风,感叹道,“若比硬实力,我并不输给他,但是空间太平的时间太久了。”
  那弟子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道:“弟子愚钝,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空间虽然一直尔虞我诈,但玩的都是心术,几百年来,并没有爆过什么大规模的战争,尤其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安逸得太久了。我们一直潜心修炼,追求法力上的进步,却逐渐丢失了战斗的本能。”
  “战斗的本能?”
  “道风从人间证道,直到在鬼域创建风之谷,他一直在战斗,从来没有停过,战斗方面的技巧,不知道领先我们多少倍,这是其一,其二他不怕死。”
  虽然围攻的人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拥有道风这种悍不惧死的凶残之气,尤其在看到身边同伴惨死之后,更是收到刺激,更加畏惧,无形中减弱了自己的气势。
  那弟子又观察了一会,微微点头道:“弟子好像有点明白了。”
  黎山老母道:“不错,你看他们,见到同班惨死,立刻气势大减,道风杀人,气势却是越来越狂,已经无法阻挡。这就是我们这些修行者与他的差距。”
  那弟子迟疑道:“可是,道风不是茅山弟子出身吗,为什么跟我们有这么大的差距?”

  黎山老母看了这个爱提问的弟子一眼,道:“你修行的目的,是什么?”
  那弟子愣了一下,有些羞涩地低头说道:“证混元大道”
  “不错,修行者必须有这份道心。不过,证混元大道之后呢?”
  那弟子呆住,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他连混元大道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证道之后要干什么,完全没有想过这问题。

  “弟子愚钝”
  “你不愚钝,就连我,也不知道万一真的证道,之后又能干什么。但道风不同,他修行的目的,就是杀人,就算证道混元,还是杀人!”
  弟子呆住。“这还是修行者吗?”
  “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我看的出,他是为杀劫而生!”
  修行的目的,就是杀生!这是黎山老母所能够看到的,至于这种杀戮背后的意义,连她也看不到。
  道风在包围圈中打出了一个缺口,人疾飞而出,先冲到叶少阳身边来,他没叶少阳这么仁慈,直接一路屠杀,打伤打死了好几个。
  “山河社稷图!”道风对叶少阳伸出手。
  叶少阳怔了一下,不知道他要山河社稷图干什么,但也只好给了他。
  道风转身离开,奔向宝塔,一个纵身,鱼贯向上,冲上了宝塔的塔顶,打神鞭对着李浩然头顶砸了下去。
  李浩然正在同杨宫梓和建文帝激战,根本没想到道风会突然杀过来,仓促之间用罡气顶开二人,举起金刚琢去顶打神鞭。
  道风这一击算是偷袭,几乎用上全力,就算强如李浩然,仓促之间组织起的反击,也无法抵挡打神鞭的进攻。
  打神鞭撞击在金刚琢上,爆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的能量波,余波几乎将杨宫梓和建文帝一起从塔上弹射下去。
  李浩然倒飞出去,坠下铁塔。道风也被反噬之力所伤,晃荡了几下,却立刻飞身过去,抖开了山河社稷图。
  长长的画卷从塔顶飞快地落下去,从下面兜住了李浩然。
  什么东西?

  李浩然转头看去,从画卷上没发现任何异样,但是担心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举手打过去。
  “师兄不要,这是山河社稷图!会把你收进去的!”
  正在山谷后面养伤的苏沫,看见这一幕,放声大叫起来。
  在人间的悬空观一战之中,她是见识过叶少阳使用过山河社稷图的,知道这东西的可怕,它不是真正的法器,而是黑洞,能将一切生灵都吸进去。
  李浩然听见喊声,急忙收手,但是手掌已经接触到了画卷,顿时觉得画卷一闪,上面的山水景物全都变成了真实的,而画卷的整个框架,看上去像是一个窗户,现在窗户推开,外面的风景尽入眼帘。

  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手掌与画卷接触的地方产生,以一种无法阻挡的势头将他朝画卷中拉去。
  不光是身体,连魂魄和元神都跟着一起被拉了出去。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李浩然反应极快地做了一个决定:
  左手握着金刚琢,对着自己的右手臂用力砍了下去,将右臂从臂弯处整齐地斩断。鲜血喷射而出,坠入了华中世界,画卷上连一点血沫子都没留下。
  与画卷失去接触之后,李浩然觉得压力顿时减退,但是画卷的吸力却还在向外蔓延,几乎无法抽身。
  李浩然不敢怠慢,大喝一声,一瞬加激发出了所有的修为,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居然逃脱了那股吸力强大的球牵引,纵身飞出了山河社稷图的法力范围之内,再回头看去,图上的山水又变成了淡雅抽象的水墨画。

  “了不得!”站在山谷最远处一座山峰上的广宗天师,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拍手叫好。“这是我见过第一个能逃脱山河社稷图法力的人!这修为,只怕离证道混元也只差一步了!”
  普法天尊点头叹道:“毁去一手的这份果决,也是三界罕见。”
  李浩然修的是轮回,虽然早就飞升空界,但跟很多这里的法师一样,他也是有肉身的,不是鬼也不是邪灵。
  肉身的任何一处,毁了就是毁了,虽然可以用法术再生出一只手来,但跟人装上假肢一样,跟自己原本的手相比,完全就是两回事。

  为了活命,自毁一手,这在修行者中间并不算什么,如果深思熟虑,就算是一般人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不过在那种电光石火的瞬间,就能如此果决而迅速地做出这种选择,这就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普法天尊转头对广宗天师说道:“别管他们了。咱们继续论道,我几百年没跟人论道了,刚才跟你一番激战,真个痛快。”
  广宗天师很是无奈,虽然论道激辩,对他来说也是很享受的事,但他这么做,其实也是找了个舒服的方式如果不跟普法天尊论道,那就得打,普法天尊能有“天尊”这个称谓,实力自然不弱。真打起来,广宗天师也是觉得很麻烦。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陷入混战,不是不想帮叶少阳,一来他得拖住普法天尊,二来他也有一个能够总揽全局的角度,在与普法天尊论道这段时间里,不少空界的修行者想要来对付他,都被普法天尊赶走了。
  广宗天师相信,事情并没有结束,他所期待看到的那一幕,他相信一定会发生,因此他只能陪普法天尊继续轮论道。
  “道法天,天法地,地载万物,万物通灵,依水而生,水何有灵?”

  “上善若水,水善利百物而不争,怎与苍生无干?”
  “水自是水,生灵泯灭,本不相干,世上无生灵,水依然是水。”
  “你这论述真是大胆!”普法天尊喝道,“花无绽放,水无定流,若是无心,怎知花是花,水是水?若世上无人,道焉有哉?”
  “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天地无始终,万物无生灭,人心无善恶,道法自长存!”
  日期:2017-06-0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