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市级领导班子变动,造成下边基层单位有些位置权力的空缺,很明显就是吕华调到政府后,南城区丨党丨委书记的位子就空了出来,接下来,肯定又是一轮基层人事争夺战。
  谁都看得出,彭长宜开始在人事上重新布局。
  市委、市政府班子完善后,人们就纷纷猜测,彭长宜接下来就要调整市直和乡镇的领导干部了,因为往年的经验说明,每当年终岁末,都是各项工作收尾阶段,这个时期相对比较清闲,也是党务工作最活跃的阶段,更是调整人事的时候,以便于转过年的两会顺利稳妥地召开。
  一时间,找彭长宜汇报工作的中层干部,怀揣着各自的梦想,在彭长宜办公室外排起了队,就连朱国庆都拿着一份干部任免的名单来到了彭长宜办公室。
  这天,彭长宜正在办公室听取宣传部部长温庆轩、组织部部长李保华和大讨论领导小组秘书长苏乾关于“加强作风建设,履行岗位职责”的大讨论的进展情况,彭长宜对这次学习大讨论很重视,他希望借助这么一个全市范围内的学习和整顿,把全市干部的思想认识,统一到一个高度,和市委保持一致,尽管这样的活动难免最后流于形式走过场,但是,明明知道是过场,也要认认真真地走。他刚才就跟他们要求,所有科级以上的干部,必须有学习笔记,各个单位要自纠自查,纠正歪风邪气,纠正不良工作作风,查找不足,彻底改变机关办事效率不高和官老爷的作风,后期,可以查办一两个典型。

  他们正在商量在学习讨论转段期间,如何查办典型的话题,这时,朱国庆推门进来了。他的手里拿着两页对折的信笺纸,见他们几个正围坐在沙发上议论着什么,他首先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就露出舒朗的笑容,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
  几个人便欠身跟他打招呼。
  彭长宜说道:“朱市长,请坐。”
  自从彭长宜回来当市委书记后,他发现朱国庆从来都不敲门就进来,而且是想什么时候找自己就什么时候找自己,不管自己有没有时间,他找朱国庆的时候,从来都是先给朱国庆办公室打电话,或者让秘书打电话,问清他有没有时间才谈事。他不知道朱国庆进钟鸣义和韩冰的办公室是不是也不敲门,是不是想什么进就什么进?
  尽管彭长宜不是小肚鸡肠、心胸狭窄的人,但一些细节传递出来的信号他还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他回来任亢州市委书记。要知道,他几年前从亢州走的时候可是只有一年多时间的副市长,亢州市级领导中的大多数人曾经都是他的前辈。所以,他很在意来自这些“前辈”们对自己的尊重程度,尽管他的在意不会表露在工作中。

  朱国庆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说道“还在研究大讨论的事?”
  彭长宜说:“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商量后期抓一个反面典型,让大家激灵激灵。”
  朱国庆说:“该抓,该抓,要想好怎么抓,说真的,下边对这些反映有点疲,抓抓典型能让他们醒醒。”
  大家见市长找书记有事,就站了起来,温庆轩说:“彭书记,就这样吧,我们几个回去再琢磨琢磨。”
  彭长宜说:“也好,把这次活动的一些名词解释,可以登在报纸上,你们开辟的那个学习讨论园地就不错。”
  听他这么说,苏乾就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说道:“我和温部长拟了几个词,您有时间就看一眼。”
  彭长宜接过这张纸,低头看了一眼就放在办公桌上。
  秘书宋知厚进来给朱国庆倒了一杯水,又给彭长宜换了一杯,走了出去。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今天特别地打量了一下朱国庆,这个城市中他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最大的政治对手。一张方正的脸,壮硕的身材,寸头,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给这张过于壮硕的身体增添了几分斯文,但是彭长宜怎么都感觉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过于精明,每当你和他说话时,这对眼睛和你的目光不会对视时间太长,而且盯着你看的时候总是一眨一眨的,给人的感觉是他时刻在琢磨你说的话。

  彭长宜知道,这是一个久在官场上混油了的人,钟鸣义倒台、韩冰倒霉,都与他没有干系。这是樊文良一手培养起来的干部,跟钟鸣义和韩冰都有过蜜月期,彭长宜零零碎碎地知道一些他的为人,但由于以前没有和他直接打过交道,离开亢州后平时也就没了接触。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能不能跟自己也“蜜月”?
  开始和他搭班子后,彭长宜总是能感觉到这个和自己一同上任的市长那壮硕的身上传出来的某种压力,这种压力的由来,不是朱国庆本身,而是当初的情谊。母亲去世时,朱国庆给予过他帮助,尽管这个帮助是在部长的授意下完成的,但是朱国庆把部长的“授意”做到了极致,始终让彭长宜感动。即便大家对他有微词的时候,也丝毫不影响这份感动。尽管朱国庆对他这个昔日的小兄弟抱有一种很随意的态度,尽管无伤大雅,但也让彭长宜心中多少有些不爽。

  在推荐开发区人选的问题上,朱国庆曾经力荐林岩,而且丝毫不退步,彭长宜没有办法,只好拿到了班子会上表决,结果曹南占了多数票。按理说,作为市长,不该和市委书记争人事问题,让彭长宜想不通的是,朱国庆这样做是没拿自己当外人还是没瞧得起自己不尊重自己?从情感上来说,彭长宜更愿意是前者,但是从政治角度上说,彭长宜倾信于后者,他总想找一个恰当的机会,和这个市长交交心,但最近的确是焦头烂额,始终他们没能坐下来安稳地谈过一次话,今天,看到朱国庆带着舒朗的笑意,再次大大方方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他忽然想和这个市长谈谈了。

  日期:2017-05-3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