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哥几个边喝边说,他们向他介绍了亢州目前的基本现状,以及征地带来的许多负面影响,也给他出了不少的主意,透露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信息,彭长宜再次举杯,敬大家。

  黄金说:“我看啊,咱们以后喝酒就来这里吧,咱们把这里当做一个秘密的点怎么样?”
  寇京海说“不行,让这一老一小伺候咱们,不行。”
  姚斌也说:“截长补短来一次还行,总来不好,加重他们的负担。”
  彭长宜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跟他几个要好的朋友见了面,喝了酒。
  第二天,当彭长宜带着四大班子成员和工作队员们,到达牛关屯村被推平的那几百亩土地上的时候,就见碾压在地上的玉米棒,已经长出了一叉长的玉米芽,整片的土地上,都是这种玉米芽,齐刷刷,密麻麻。

  这些本该在春天发芽的玉米,却过早地发了芽,本该可以作为口粮或者卖掉换钱的东西,眼下只有一个作用了,就是成为肥料,烂在地里。看着满地都是这种怪异的玉米芽,彭长宜看着就有些心悸。他抠出一根剥开,就见一侧就跟狼牙棒一样,几十万斤的粮食就这样做了肥料,他皱着眉,想起出事那天他在这里看见的那个老农说的话……
  朱国庆也学他的样子,从泥土里抠出一根这样的苞米,看了一眼后就扔掉了。
  他们弃车,步行进了村子。
  在村口,彭长宜看到两辆防暴警车停放在村头的路口,他感动很奇怪,就走到跟前,问其中一个荷枪实弹的丨警丨察,说道:“你们是哪儿的?”
  那个人说:“我们是亢州市公丨安丨局防暴大队的。”
  “你们在这儿干嘛?”彭长宜问道。
  “我们是奉命在村口维护治安的。”

  “村口有什么治安需要维护的吗?”彭长宜皱着眉头问道。
  这时,朱国庆过来,小声说道:“自从出事后,就安排了警力在这里昼夜值班,一来,是防止村民集体出村告状,二来是防止记者入内。”
  其实,这种情况彭长宜早就摸清了,他故意不假思索地说道:“村民出入,那是他们的权力和自由,限制了了他们的身,限制不了他们的心,从今天起,把守在牛关屯各个路口的丨警丨察全部撤回,一个不许留!”
  朱国庆有些担心,说道:“彭书记,行吗?要不回去研究研究再说吧?”
  彭长宜看着朱国庆,说:“不用研究,今天我们来着这么多的工作队员,就是来倾听意见的,我相信,咱们把他们要求的问题解决了,他们不会出村再去外面告状的,这就要求我们拿出诚意,让他们反应出最真实的问题。”
  朱国庆没有理解彭长宜的深意,他感觉彭长宜即便是市委书记,但是比自己小好多,而且刚刚上任,当着市里这么多领导驳他的话,感觉脸面上有些过意不去。但他是市委书记,作为朱国庆只有服从的份儿,就说道:“好吧。老范,老范。”
  曹南说:“老范没来,看家呢。”
  范卫东没有来,彭长宜留下他值班,原因是他跟牛关屯村民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他如果也来,恐怕于解决问题无益。
  朱国庆对曹南说:“传达彭书记的指示,所有的丨警丨察撤离,一个不留。”
  这时,从村里涌出了三三两两的人,他们望着彭长宜他们,表情冷漠,目光呆滞。

  自从上次事件发生后,这是市领导第一次来村里。
  如今,已是桥渠乡丨党丨委书记的苏凡,也从村子里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新选出来的村民代表们。
  苏凡最近也是焦头烂额,他现在兼任牛关屯村党支部书记,几乎天天到牛关屯来上班,唯恐再有上丨访丨告状的事发生。
  其实,牛关屯村的人也在等待观望,他们也把希望寄托在市里新的领导班子身上,而且,新上任的书记和市长,都是亢州的,彭长宜也是从亢州走出去的,所以这两天还真的没有成群结队出村告状的。民告官,难于上青天,个中艰难,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苏凡的带领下,彭长宜他们来到了村委会办公室,就见村委会四间办公室,有两间办公室被装修成了灵堂,两位在冲突中死去的村民停在他们自备的冰柜里,灵堂有死者的遗像,上面黑色的横幅上写着“沉痛吊念为了维护中央土地政策为了保护村民利益而牺牲的赵大勇。”灵堂布置的很像那么回事,摆满了花圈和白纸扎的花。

  彭长宜把手里长了芽的玉米棒放在一边,站好,恭恭敬敬地冲着赵大勇的遗像装有他尸体的冰柜鞠躬默哀。然后,他们又来到另一间灵堂,同样鞠躬默哀。
  彭长宜走出第二间灵堂后,看了看院子里站满了表情肃穆村民的村民们,他便站好,垂下双手,又冲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这个举动,也带动了朱国庆和温庆轩等人,他们也都向村民们鞠躬致意。
  开始,村民们很是有敌意,以为他们是来抢尸体的,前些日子,市里就派人来抢过尸体,今天看见这么多人来,就互相吆喝着,抄起家伙赶来了。
  哪知,市委书记带头鞠躬默哀,而且不像是抢尸体来的,他们这才悄悄地放下手中的木棍。

  昨天,苏凡知道彭长宜和朱国庆要进村来,提前就给村民们做了工作,召开了村民代表会议,尽管他的工作能力和水平不是你们高,但是他肯用笨功,时间长了,老百姓还是比较同情和理解他的,他昨天就跟大家说道:
  “原先的彭副市长彭长宜要回来当市委书记,彭书记的为人大家应该听说过,他这个人心肠热,他是绝不会让大伙儿吃亏的,如果你们不了解的,可以跟别人打听打听,咱们村这点事,彭书记处理是没有问题的,我们用不着去省里去北京告的,等他来了,我们跟他告就行了。如果你们不听我的,违背了正常渠道反应问题,我跟你们说,他也是有招儿的一个人,当年清理小炼油的时候,那工作多难开展了,但他就是办了。还有,三源发生矿难,那锦安都是没有招儿了,才派他去了,结果怎么样,平了。老百姓满意,大家满意。所以,我们给他一段时间,看看他怎么处理我们村的事情,如果我们满意,就听新书记的,如果大家伙儿不满意,你们在出去告我绝不拦着。”

  村民有的知道彭长宜,有的不知道彭长宜,因为无论是治理小炼油还是小岩棉,都没有涉及到牛关屯村,所以,不了解的多。于是,村民们表示听苏凡的,先看看再说。
  一段时间以来,牛关屯村四周的路口都是有丨警丨察专门把守的,外人不许入内,村里的人不许成群结队地出来,为的就是防止记者闯入,防止村民集体上丨访丨告状,前几天,还抓起了两个记者,根据记者不能异地监督的原则,亢州市把记者遣送回去了。所以,村民如果真的出来集体告状的话,也是要付出很大精力和成本的,谁都愿意不出家门把事情解决了。
  当彭长宜给大伙儿鞠完躬,在院子里站好,见到人越聚越多,他就高声说道:“乡亲们,你们受苦了——”说着,又冲老百姓们鞠了一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