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道:“没意见。”说着,就站着端起酒杯。
  黄金说:“你坐下呀,哪有站着喝的?”
  彭长宜看了看给他留下的正中间的那个座位,说道:“我坐哪儿呀?没地方坐,就凑合站着喝吧。”
  寇京海说:“早就给你留出位子了,怎么没地方坐?”

  彭长宜慢条斯理地说:“那个地方坐着烧得慌。如果因为我当了这个书记就让我坐在那里,我情愿站着,如果站累的话,我就去部长床上躺着喝。”说着,就又抓起一把花生米。
  寇京海一见,赶紧把那盘花生米端走,说道:“一口酒还没喝呢,你两把花生米下肚了。”
  黄金说道:“姚兄,看到了吧,我就说你让他坐那个地方他肯定不坐,看见了吧,让他逮着理了,一会又该跟咱们耍了,快点坐过去吧,别耽误功夫了。”
  姚斌为难地说:“长宜,我坐那里心里也不舒服,尽管我年岁比你们大点,但你今天不是回来喝酒来了,你今天是主政来了,你知道,咱们这个地方喝酒他讲究这个啊——”
  彭长宜说:“场面上可以讲究,但是咱们弟兄私下喝酒,没有必要讲究,如果这样也讲究的话,那你们就是把长宜往外推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故意不看任何人,把最后几颗花生米一同丢进了嘴里,眼睛就盯着面前的那盘酱牛肉,花生米还没咽下,就用手捏起一块凉切的酱牛肉,举过过头顶后,这才张开大嘴,手一松,那片牛肉就落到了嘴里,他有滋有味地嚼着,说道:“好吃,我真的饿了。”说着,又动手去捏第二片牛肉,寇京海眼疾手快,又把那盘牛肉端走了。
  彭长宜见没有捏到牛肉吃,笑了一下,就把手指送进嘴里,吮着手指。

  “你洗手了吗,多大了,怎么跟王子奇一样了?”寇京海说道。
  雯雯在一旁大笑。
  彭长宜说道:“赖我吗?你们不让喝还不让吃,我中午都没吃饱,三天不进面食了,都。”他的表情委屈极了。
  是啊,尽管哥几个没得说,但交往过程中的一些细节该讲究的还是要讲究。如果彭长宜进来就看见姚斌坐在还像以往坐在中间,可能会不伤大雅,但他心里未必舒服;反过来如果彭长宜进来就直奔那个座位坐下,在座的人更不舒服。不拘小节这个词,在官场上没有存在的空间。
  寇京海不耐烦了,说道:“姚兄你赶紧着坐过去吧,弟兄间别整的这么别扭。长宜,这样,你也给我们个面子,从今天起,下座这个位置,你是不能坐了,咱们重新排位,你挨着姚兄坐,我坐在你旁边。”
  彭长宜摇摇头,说:“NO,以往怎么坐,今后还怎么坐,干嘛因为我回来了,这个规矩就破了。”
  黄金站了起来,说道:“咱们这是干嘛,不就是喝酒吗?亢州,没有比咱们几个更近的了,这样有意思吗?”
  “谁知道你们这是干嘛呀?”彭长宜故意阴阳怪气地说道。

  姚斌说:“算了算了,京海,你还是坐回来吧,以往该怎么坐我们还怎么坐,听长宜的,场面上可以讲究,私下我们是弟兄,坐下吧,我都饿了。”
  寇京海这才往上挪了一个位子。
  彭长宜坐下后,也不言声,端起杯就闷头喝了一杯,然后倒上,又闷头喝了一杯,一共连喝了三杯。
  大家看着他,直到他倒上第四杯后,寇京海歪着头问道:“干嘛,自残啊?”
  彭长宜抹了一下嘴角,说道:“你们今天这样我很不爽,本来我是无家可归之人,想到这里混顿饺子吃,意外看到你们几个,说真的,我是从里往外的高兴,说明咱们弟兄心有灵犀,如果把咱们今天的巧合说给那些无病呻吟的作家们,他们肯定会拍案而起,大书特书,因为他们怎么开动脑筋,也想不到生活中还能演绎出这么默契的弟兄情意,但是你们刚才见外了,把长宜推远了,来吧,我敬姚主任、敬黄局长、寇局长,我干,大家随意。”

  说完,一仰脖,第四杯酒下肚。
  黄金说:“我说什么着,以往是喝到最后他耍,这倒好,刚开头就要耍。”
  彭长宜也不管他们喝不喝,就开始倒第五杯酒。
  寇京海举起杯,说道:“好了好了,为兄们怠慢你了,我们也赶紧喝。”说着,冲着姚斌和黄金示意了一下,干了。
  姚斌赶紧起身,把自己面前的菜给彭长宜夹过去,说道“呵呵,多吃点,一会酒下去的顺当。”

  彭长宜笑了,这才说道:“唉,别人还没顾上给我下马威呢,老兄们倒是先给了我一个,来吧,我再次敬几位老兄。”
  寇京海拦住了他,说道:“长宜,别闹了,说会话儿吧?”
  彭长宜说道:“说什么?连你们几个都这样,我说什么?本来还指望你们几个卖把子力气呢。”
  寇京海说:“犯浑了吧?我们几个永远都是你的追随者,不用你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保证不给你找事,这一点你放宽心,我说,你可真是缠巴头。”

  姚斌知道彭长宜是故意耍,就说道:“长宜,别见外,我们几个不用你操心,做好自己的事,不会给你添乱,不会让你为难,这一点我们保证,你没来的时候我们就都说了这个问题。”
  “那就谢谢老兄们了。”彭长宜说道,就又要端杯。
  寇京海又拦下他了,把刚才端走的牛肉和花生米重新放在他的面前,说道:“你有事尽管吩咐,我相信我们几个还是有点影响力的。”
  其实,彭长宜不担心那些对立面,多么对立的人,他都有信心降服他们。
  他最担心的就是跟他们几个人的关系。这几个人,在亢州政坛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谁都知道他们几个关系不错,如果他们关系僵了的话或者他们几个给他摆道儿、给他找事的话,他的工作还真难开展。

  彭长宜最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
  彭长宜又端起酒杯,说道:“没别的,希望老兄们多补台,另外,背后多帮我做些工作,能挡的,就帮我挡挡,不能挡的,就给我透露一些信息,有你们几个在,亢州的工作,我心里还是有底的。”
  “你放心,我们会的。”几个人都表了态。
  “另外,还有一事相求。”彭长宜继续说道:“就是下了班,别总惦记着回家陪嫂子,俺现在可是孤身一人,该陪陪俺,也要陪陪俺。”
  雯雯在一旁说道:“彭叔儿,你如果不嫌弃我们,以后,就来家里吃吧。”
  彭长宜说:“雯雯,你说这话可不对,什么叫嫌弃?不管我嫌弃不嫌弃,外面都知道我跟你们家的关系。有目共睹,回来后我可是哪儿都没去,连我闺女都没见,开完会就来这儿了。”
  大家也都作证。
  雯雯不好意思了,说道:“那就常来吃饭吧。”

  彭长宜说道:“常来不会,我截长补短来打打牙祭我就满足了,你们够乱的了,再添我一张嘴,就忙不过来了。”
  寇京海说:“雯雯,你别管他,他要是想来,就自己带着干粮来了。”
  雯雯笑了,抱着孩子说道:“我去看看饺子下锅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