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见老和尚又眯着眼睛想打瞌睡,急忙摇摇他的肩膀问道:“那我的名字是谁起的?”
  老和尚又勉强睁开眼睛,说道:“你这名字嘛……倒是你生母的起的……你父亲本来想按照家谱的排行给你起名叫……叫陆贤臣……
  可你母亲嫌不好听,说是她生你的时候正好听见庙里面敲钟,于是给你起了现在这个名字……”
  陆贤臣?妈的,看来父亲还是有点文化,要不怎么能想得起这种老古董似的名字,不过,这名字还真不好听,比自己给周玉露儿子起的陆成周还要老气,还是喜欢母亲给起的名字。

  “哎,我再给你倒碗酒吧……”陆鸣不想让老和尚睡过去,于是建议道。
  果然,老和尚一听这个“酒”字,马上就来精神了,马上坐直了身子,只是摇晃了几下站不起来。
  老和尚毕竟上了岁数,想起步行街喝死的陆伯,他也不敢让他喝得太多,只是给他倒了一小碗。
  结果被老和尚一仰脖就喝了个底朝天,好在喝了这点酒之后,老和尚好像又有精神了,摸出一支烟点上,坐在那里左右摇晃着,眼看是醉了。
  “那我父亲……他是什么时候瘫痪的?”陆鸣问道。
  老和尚想了半天,又扳着手指头算算,不确定地说道:“应该在……在你十几岁的时候就行动不便了……反正……他被陆家的龟孙子接到祠堂没多久……就……就死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他们……害死的……”

  陆鸣问道:“拿他就没有给我……留下过什么……什么遗言?”
  老和尚又慢慢合上眼睛,摇晃着脑袋说道:“什么……遗言……你……生下你就是……就是他的遗言……”
  陆鸣知道老和尚已经精力不济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帮着自己搞清楚了身世之后,竟然对他渐渐产生了好感,想想他这把年纪还如此嗜酒,想必在世之日也不会太多了。
  于是摇晃着他的身子说道:“重来……我看你也不要待在庙里面了,我接你去城里……专门找个人服侍你……”
  老和尚摇摇沉重的脑袋,口齿不清地说道:“不去……不去……就在这里……快活……”

  陆鸣还不甘心,总想替老和尚做点什么,于是凑近他说道:“你不是喜欢白天那个婆娘吗?要不然我安排她在这里专门伺候你……说不定你也能生个儿子呢……”
  老和尚醉眼朦胧地睁开眼睛,盯着陆鸣看了半天,忽然神秘地一笑,口齿不清地说道:“儿子……我早就有儿子了……”
  陆鸣惊讶道:“哦,那现在在哪里……你告诉我,我今后可以关照他,我现在有好多钱呢,今后你再也不用为喝酒发愁了……”
  老和尚愣了一会儿,忽然哈哈一笑,抬起手来指着陆鸣,好半天才哼哼道:“就是……你……就是你啊……”说完,一下扑倒在桌子上,随即就传来一阵虎吼雷鸣般的鼾声。
  陆鸣站在那里呆呆发怔,随即忍不住浑身微颤。
  心想,父亲和生母的事情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连那帮人丰腴的身子和方便生养的大屁股都知道,难道他和自己的生母也有一腿?

  妈的,自己该不会重蹈蒋竹君的覆辙吧,生母倒是知道了,可别在生父这个问题上成为一笔糊涂账啊。
  人家蒋竹君还能通过抽陆老闷的血搞清楚真相,如果这个老和尚不在了,自己这笔糊涂账就永远别想搞清楚了。
  想到这里,心里竟然产生了一股冲动,幸好手头没有工具,要不然真想也从老和尚身上抽点血检验一下自己的真实身份。
  陆鸣当天晚上在老和尚的禅房里胡乱眯了一会儿,第二天天不亮就下山直接回到了市里面,也许是离奇的身世让他有种时空错位的感觉,虽然才离开了两三天,那感觉就像是过去了两三年似的。
  当他看见苏绣在店里面忙着整理货架上的商品的时候,这才有点现实感,想起她已经是自己手下的一名员工了,只是没想到女人真的甘愿在自己的小店里面当一名营业员,也不知道她究竟图什么。
  正好阿龙从外面回来,里面赶紧把他拉到一个角落问了一下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一切正常,这才送了一口气,正想到后面的办公室眯一会儿,苏绣蹭到身边小声道:“徐姐倒霉了……这两天心情特差,你要不要见见她……”

  陆鸣惊讶道?:“倒霉?她能倒什么霉?”
  苏绣低声道:“你去网上看看就知道了……”说完就低着头走开了。
  陆鸣一脸不解地走进了办公室,打开电脑脸上网络,犹豫了一下在搜索栏中输入“公丨安丨局徐晓帆”几个关键词,结果就搜出了几十个结果,不用看内容,只看一个个新闻标题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吃惊地点开一家本地较大的门户网站,首先跃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喷血图片,虽然比较模糊,可还是能分辨出徐晓帆身上只穿着胸罩和丨内丨裤,而怀里抱着的一个女人几乎一丝不挂。

  只是这个女人的脸扑在她的怀里看不见脸而已,但凡是成年人都应该明白这张图片意味着什么。
  再看看这张图片的标题,赫然写着:女警花的特殊嗜好。再不用看任何文字,就已经明白这张照片的全部意义了。
  “苏绣,你进来……”陆鸣冲门外喊道。
  苏绣走了进来,陆鸣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吃惊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张照片是哪儿来的?”

  苏绣红着脸说道:“这是徐姐为了取得罪犯的信任故意拍的一张照片……没想到他们为了报复竟然发到了网上……”
  陆鸣不解道:“不明白,这照片怎么会到罪犯的手里?”
  苏绣哼哼道:“就是用来钓鱼的……是徐姐自己发到嫌疑人手机里的……”
  陆鸣疑惑道:“你说的倒霉就是指这件事?这照片虽然有点惊世骇俗,可毕竟身上还有点布片呢……”

  随即醒悟道:“哦,我明白了,主要还是……跟她抱在一起的是一个女人……”
  说着,瞟了苏绣一眼,说道:“这女人一看就是你……原来你们是……”
  苏绣涨红了脸,嗔道:“你别胡说……还不止这件事呢……”
  陆鸣问道:“还有什么事?”
  苏绣打开房门说道:“你想知道就自己去问她……”说完就出去了。
  陆鸣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好一阵,觉得生理上还是有点反应,证明这张照片还是有不小的影响力。
  不过,当他想把照片放大的时候,马上就虚掉了,心想,还好她的手机比较廉价,要是再高档一点的手机,拍出来的肯定是高清大图,那时候的影响力可就无法估量了。
  陆鸣原本想马上给徐晓帆打个电话,可想想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只好打消了念头,毕竟,徐晓帆就算有一万个烦恼,自己也帮不上忙,再说,她又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倾诉,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
  这样想着,就出了办公室,冲阿龙说道:“我出去办点事,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阿龙跟着走了出来,小声道:“老板,这是哪儿找来的美女?”
  陆鸣板着脸说道:“你离她远点,身上有刺呢,小心扎死你……这两天生意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