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你母亲快生孩子的时候,就让她在身边服侍,一直到你生下来都是她照料你母亲坐月子……

  实际上并没有足月,你母亲就借口身体不好,家里派人接她下山了,临走的时候哭得死去活来,还扇了你父亲一个耳光……”
  陆鸣吃惊道:“她……她为什么会抽我父亲耳光?”
  老和尚说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恨你父亲害了她吧……女人的心思谁能猜得透啊……”
  “那后来呢?”陆鸣问道。

  老和尚说道:“本来,你父亲是想把你留在庙里面亲自抚养,可你小子生下来就不安分啊,每天晚上哭的整个庙里面都能听见,又不能总是让你待在地下室……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好像已经被传出去了,陆秉钧兄弟来庙里面查过好几次,还好我们提前得到消息,让毛竹园的婆娘抱着你躲到树林里,才没有被发现。”
  “如果被他们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陆鸣问道。
  老和尚摇头晃脑地说道:“应该不会有好结果……毕竟当初你父亲可是在陆怀恩前面发过誓的……
  现在偷偷摸摸生了儿子,不管怎么说都是食言,就算不会对孩子怎么样,可他别想在庙里面继续待下去,你说,他一把年纪了,没儿没女,离开了这座庙还能到哪里去?”
  陆鸣基本上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心想,看来自己在庙里面是待不下去了,这时候自己毛竹园的母亲就要登场了,除了她,父亲恐怕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了。
  只是母亲那个时候虽然已经结婚,可应该还没有生养,如果直接抱着自己回家的话,该怎么对丈夫交代呢?从她对自己隐瞒真相这么多年来看,肯定不会把实情告诉丈夫,也不知道她后来是怎么蒙混过关的。
  可惜,母亲的娘家老人都没了,要不现在去了解一下情况,说不定还能搞清楚当时的情景呢,这么说来,母亲当年收养自己,不仅仅是吃苦的问题,肯定在精神上也遭受了莫大的压力,
  果然,只听老和尚继续说道:“由于牵扯到你的安全,你父亲认为在庙里面抚养你的可能性不大,经过再三考虑,决定让毛竹园的婆娘把你带到山下抚养,就说是她的儿子……
  你父亲把这个意思对她一说,把这婆娘可乐坏了,就像是捡了个宝贝一般,不仅千恩万谢,而且发下毒誓要把你抚养成人,只是,我没料到这婆娘的嘴真紧,居然直到现在都没有告诉你实情……”

  陆鸣怒道:“你少婆娘婆娘的,她对我就像是亲生的一样,就算不告诉我真相也是为我好,事实证明她兑现了自己的承若,含辛茹苦把我养大了……”
  老和尚笑道:“你小子倒是有点良心……不过,你生母其实也后悔了,你被抱走两个月左右,她就找到庙里面。
  当她得知你被人抱走之后,把你父亲骂的狗血喷头,实际上她早就打算好了,准备先回家待一段时间,等到这件事平息之后,再以收养的名义把你带回家,可惜晚来了一步……
  本来,把孩子交给生母抚养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毕竟是亲娘,怎么也不会虐待自己的孩子,但你父亲也大概知道点这个女人的来历,起码应该是个官宦人家。万一被人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家里面肯定容不下。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认为还是毛竹园的婆娘靠得住,于是不管你母亲苦苦相逼,你父亲就是不告诉她谁抱走了孩子,女人也不敢伸张,只好愤愤地下山去了。
  从这以后我记得她起码还来过庙里面四五次,纠缠着你父亲说出孩子的下落,可你父亲没有透露一点风声。
  不过,你父亲曾经告诉她,如果她愿意留下姓名的话,将来孩子长大了一定让你们母子想认,可女人犹豫再三,还是不肯透露自己的来历,显然心里充满了顾忌,这样一来,你父亲就更不愿意把孩子交给她了……”
  “那么……后来就再也没有来过?”陆鸣心有不甘地问道。
  老和尚摇摇头说道:“没有……不过,她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给你留下了一样东西,说是等你长大以后再交给你……”
  陆鸣一阵激动,问道:“什么东西?”
  老和尚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在木架的最下层扒拉了好一阵,才找出来一个小小的锦盒,说道:“这东西本来一直是你父亲亲自掌管,后来他瘫痪以后,就交给了我……
  说是等你长大之后想办法交到你手里,可自从你父亲被接到陆家祠堂之后,毛竹园的婆娘就再也没有来过庙里面……”
  说完,把锦盒递给了陆鸣,说道:“我猜测这是一个信物,应该是她随身佩戴的东西,你也许能根据这个东西找到生身母亲,不过,我端详了几十年,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陆鸣颤抖着手打开了锦盒,只见里面放着一枚小小的玉佩,拿起来凑到蜡烛跟前仔细看了一会儿,除了玉佩上面雕着观音的坐像之外,在没有任何特殊的标记。
  忍不住一阵失望,心想,自己的生母也许并不是给自己留下寻找她的线索,这块玉佩只不过是留给自己一个念想罢了,这样一想,只是坐在那里怔怔发呆。

  老和尚见陆鸣一脸伤感的神情,大着舌头说道:“我都说了,你生母说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过去的事情听听也就罢了……
  起码你现在知道自己是陆大将军的嫡传,有本事就为自己正名,把陆家祠堂被陆秉钧兄弟篡改的家谱改过来,这样我大哥也能含笑九泉了……”
  陆鸣坐在那里失神了半天,忽然说道:“有件事我还是想不通?”
  老和尚的眼睛本来已经合上了,听了陆鸣的话勉强睁开来问道:“既然想不通就别想了……”
  陆鸣有点气愤地说道:“既然我父亲把我交给毛竹园的母亲抚养,他怎么能不闻不问呢,我母亲穷的那个样子,他也不管,难道只顾自己在庙里面喝酒快活?”
  老和尚张大眼睛训斥道:“你这话可没良心,谁说你父亲不闻不问?那时候只要毛竹园的婆娘带你来山上一次,你父亲总是把手里的一点香火钱交给她,连酒都舍不得喝。
  另外,你父亲把自己一辈子积攒起来的一块金条都给了她,还要他怎么样?

  再说,那时候的日子怎么能跟现在相比,那时候人们都很穷,一年也没有几个香火钱,何况,他也只是一个穷和尚,你以为他有多少钱?”
  陆鸣听了暗自吃惊,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母亲手里总是没有钱,总是辛辛苦苦的劳作赚点养家糊口的小钱,要不是家里那头老母猪,有两年连学费都付不起。
  可听老和尚的意思,母亲每次上山得到的可不仅仅是果子和酥饼,可那些钱去哪里了呢,尽管不知道母亲从父亲那里拿走了多少钱,但仅仅那块金条在当时就足以过上小康生活了。
  当然,陆鸣并不是怀疑母亲收养自己是为了那些钱,只是奇怪,她既然受到了父亲的赞助,为什么还会这么贫穷呢?
  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她把父亲给他的钱都存起来了,她显然是想靠自己的劳动来养活儿子,这也可能是她一直不愿意透露自己身世的原因,她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亲儿子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