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跳起身来指着老和尚吃惊道:“你……你们这是……是**……”
  老和尚对陆鸣的激烈反应视而不见,翻着眼睛说道:“你想不想听,不想听就算了……不**的话哪来的你小子,再说,为了陆大将军的香火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陆鸣生怕惹恼了老和尚,再不敢多嘴,何况,眼看着老和尚已经把一大海碗烧酒快喝完了,假如他喝醉了,今天晚上就白来了。
  老和尚见陆鸣老实了,这才继续说道:“事情自然不会这么顺利,女人醒来知道最**之后,寻死觅活的哭闹,还威胁回去以后要带人来铲平寺庙呢……
  不过,你父亲也真豁出去了,竟然跪在女人面前苦苦哀求,也顾不上危险,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只求女人看在陆大将军香火的份上成全了他……”
  没想到女人听了你父亲的身世之后,反倒不再闹了,只是一个劲地哭泣,只是再不让碰她的身子,你父亲没办法,只好作罢,第二天就送她回到了东边的僧房,而这个女人当天下午就下山去了。”
  陆鸣还以为父亲把这个女人关在地下室里强迫她生下了自己呢,没想到事情竟然一波三折,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于是问道:“这么说,他们后来……后来又……”
  老和尚笑道:“本来,你父亲延续陆大将军香火的计划到此基本上告吹了,他也再没有心情找其他的女人,我看他那样子,虽然只是跟这个姓周的女人睡了一晚上,好像已经被她迷住了……

  我也不抱什么希望,毕竟,这个女人已经四十多岁了,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种上,但是,万万没想到,你父亲积攒了十几年的精华竟然一次就把这件事搞定了……”
  “啊,你的意思是……她一次就被……”陆鸣惊讶道。
  老和尚点点头打断陆鸣说道:“毕竟我们的行为不合法,生怕女人报复,我就和你父亲去附近云游了几个月。
  等到事情渐渐平息,这才回到寺庙中,可万万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自己回来了,还是以修行的名义住在东院……”
  你父亲还以为她是回来报复的,躲在地下室不敢出来,有一天晚上,女人自己找上门来,说是已经怀上了孩子,问你父亲怎么办……
  你父亲一听,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跪在女人面前一个劲地磕头,最后女人也心软了,提出了三个条件,如果你父亲答应,她就把肚子里的号子生下来。”
  “啊,她提出了什么条件?我父亲答应了吗?”陆鸣明明知道自己就是那个孩子,可好像生怕女人不愿生似的,急忙问道。
  老和尚说道:“你父亲知道自己有了后人,高兴的都快疯了,别说是提几个条件,即便那个女人让他挥刀自宫或者要他的命也不会皱皱眉头……”
  “她究竟提出了什么条件?”
  陆鸣好像嫌老和尚啰嗦,崔问道。
  老和尚说道:“其实她的条件倒也不苛刻,可以说是人之常情,女人说……不论是她本人还是家庭,都不允许她有这个孩子,所以,孩子生下来之后她不能抚养……
  第二,我们不能打听她的来龙去脉,这件事不许传出去一点风声。第三,你父亲必须发下毒誓,既然她把孩子生下来,就一定要把这个孩子抚养成人,否则,她宁愿去医院做掉……”
  陆鸣也觉得女人的条件不算苛刻,试想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要是莫名其妙地再生下一个孩子,怎么说的清楚?

  何况,还是被一个庙里面的野和尚下的种,传出非身败名裂不可,所以,对她来说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你父亲自然是满口答应……”老和尚说道:“于是女人就在寺庙里住下来,等到肚子明显鼓起来之后,你父亲就让她住在了这个地下室里,白天在上面的小院子晒晒太阳……
  为了防止泄密,我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这个小院子,好在那时候寺庙中的人大多数都是我们的自己人,所以,保密工作做的很好……”
  陆鸣惊讶道:“怀胎生子要十个月,难道女人住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家里的人都不闻不问吗?”
  老和尚说道:“怎么不闻不问?只是,女人第二次来庙里面修行的时候,已经怀胎三四个月了,她在这里再修行个半年也算正常……
  其实,你父亲也问过她本人,家里面会不会有多怀疑,不过,她本人倒是不太担心……可后来还是遇到了一次危险……”
  “啊,什么危险?”陆鸣担心着女人肚子里的自己,急忙问道。
  老和尚一口干掉碗里面的酒,有点口齿不清地说道:“应该是在怀上你四五月左右,有一天,镇上的领导陪着一个男人来庙里面上香,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女人的儿子,上完香之后自然想看看在这里修行的母亲……

  你父亲可吓坏了,毕竟,女人的肚子已经明显鼓起来了,万一被她儿子看出来岂不是暴露了?没想到女人倒是挺有办法,赶紧用布条缠紧了肚子,然后回到东院装病,这才勉强蒙混过关……”
  陆鸣忽然问道:“那这个……他儿子是干什么?叫什么名字?”
  老和尚没好气地说道:“当时吓得我们六神无主,谁还顾得上问这些……不过,从镇上领导亲自陪同上香,不用说是什么达官贵人,只是,你父亲已经发下毒誓,绝不打探女人的来历,所以这件事不了了之……”
  陆鸣脑子里就没闲着,心想,既然是镇上领导陪着来的,只要能找到这个领导,自然也就能打听到当时他陪的是哪里来的领导。
  父亲发下毒誓不能打听,可自己寻找生母天经地义,她认不认自己是一回事,自己找不找是另一回事,只是这是二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谁知道当事人还能不能找到。
  “你记不记得那位领导来上香的年代时间?”陆鸣问道。
  老和尚仰着脑袋想了半天,说道:“记不清楚了……我看,你也不用报太大的希望,算算年纪,你的生母即便活着,现在也差不多八十来岁了,谁知道还在不在人世……”
  陆鸣奇怪道:“哪来的八十岁?你不是说当时她四十来岁吗?现在应该也不到七十岁啊。”
  老和尚摆摆手说道:“别提了,这都是我跟你父亲看走眼了……
  那女人是保养有方,所以看上去好像四十来岁的样子,后来才知道,她当时都已经四十八岁了,你算算,现在起码应该七十七八岁了吧……”
  不知为什么,陆鸣听了这话心里感到一阵难过,即便他和生母之间谈不上一点感情,可这个女人在将近五十岁的年纪还生下了自己,可见受了不少罪。

  按道理,她完全可以偷偷到医院把自己做掉,之所以辛辛苦苦把自己生下来,也证明她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有点感情的,光是这份大恩大德也足够自己涌泉相报了。
  “那……我毛竹园的母亲究竟是怎么回事?”陆鸣终于转到了一直疑惑的一个问题。
  老和尚说道:“毛竹园的婆娘当时在庙里面打杂,并且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为人老实能干,值得信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