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只见刚才陪着陆老闷上香的一个马仔走了过来,笑道:“兄弟,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我好找,陆总要回去了,赶紧走吧……”
  陆鸣站起身来伸个懒腰,说道:“哎呀,竟然打了一个顿,把时间都忘记了……”
  跟着陆老闷从山上一路下来,陆鸣几乎没怎么说话,毕竟刚才短短一个来小时的时间里,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说实话,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虽然让他激动,但毕竟已经死去多年了,加上脑子里也没有一点印象,所以马上就淡然了。
  真正让他心绪起伏、深受刺激的是竟然平白无故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生母,这让他的感情一时无法接受,他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这个老和尚为了想骗几个酒钱而无中生有。

  可问题是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并没有什么破绽,即便自己曾经写过小说,仓促之间也编不出这么离奇的故事。
  没想到自己活了快三十年了,不仅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如今居然连母亲都搞不清楚了,难道这是做陆大将军的传人必须经历的坎坷?
  “怎么?有什么心事吗?你怎么无精打采的?”陆老闷睡了一觉之后,精神反倒好起来。
  陆鸣瞥了他一眼,恨不得冲他大吼一声:“老子是你二大爷,是陆家大将军真正的传人……”
  可嘴里却嘟囔道:“刚才在后院打盹的时候梦见我母亲了,想起小时候跟她来这里上香的情景,心中伤感不已……”
  陆老闷笑道:“你小子就别多愁善感了,还是打起精神来想想我们的大事,今天在陆家镇再住一晚上,明天你就去找蒋凝香商量筹款的事情……”
  提起蒋凝香,陆鸣想起刚才老和尚说自己爷爷曾经娶陆家镇的蒋氏为妻,这么说来,自己和蒋凝香还有点亲戚关系呢,只是过去快**十年了,恐怕已经八竿子打不着了吧?
  如果没有山上寺庙中的插曲,陆鸣巴不得在陆老闷家里再住一晚上,毕竟能够跟陈丹菲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还能跟她在一个屋檐下睡觉,本身就能满足精神上的某种**,
  但从山下上来之后,总是心事重重打不起精神,又生怕陆老闷猜疑,所以干脆找个借口去了毛竹园,他想找水根从侧面谈谈母亲的事情,按照他的年纪,多少应该了解一地内勤吧。

  晚上,水根让老婆炒了几个菜,招待陆鸣喝酒,本来他还想去吧村长和几个要好的村民请来陪酒,没想到被陆鸣拒绝了,说是有事要单独跟他谈。
  其实水根已经看出外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就不再去叫人了,等到两杯酒下肚,问道:“阿鸣,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陆鸣点上一支烟心神不属地抽了几口,忽然问道:“表舅,我爸究竟是谁?”
  水根一愣,随即笑道:“还没喝就醉了,这还用问吗?难道你妈没告诉过你?有什么不对吗?”
  陆鸣一听就知道表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多半是老生常谈,有关自己那个早死的父亲的事情,母亲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后来好像生怕他总是惦记着这件事,干脆把相框里的那个父亲的照片全部拿掉了。
  “那你当年应该见到过我母亲怀我的样子吧?”陆鸣问道。
  水根一愣,随即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说道:“这个……你妈怀你的时候不在毛竹园,那时候你把在外地打工,你妈常年在灵山庙里面打杂,她是在蒋坞村的娘家做的月子……”
  陆鸣一听心中一动,急忙问道:“这么说,她怀我的时候……你也没有见到过她……她大肚子的样子?”
  水根笑道:“我不是说了吗?你妈常年在庙里面打杂,很少回来……再加上你爸也不在家,所以她一般都是住在娘家……”

  “那我爸……你跟我爸熟吗?”陆鸣又问道。
  水根有点奇怪道:“一个村子的人,怎么能不熟呢……哎,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老是问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虽然,我没有见过你妈大肚子的样子,可那时候村子里的人都外出打工,就算回来的时候抱着孩子回来也不奇怪啊,再说,你妈的肚子如果没有被你爸搞大过,难道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正说着,坐在一边打毛衣的表舅母爱花忽然小声问道:“阿鸣,难道你怀疑自己不是怒父亲亲生的?”
  陆鸣闷头喝了一杯酒没出声,爱花瞥了一眼丈夫小声道:“不过,这件事村子里也不是没人议论过……”
  陆鸣一听,急忙抬头问道:“舅母,他们都议论些什么?”

  水根瞪了一眼老婆,训斥道:“你少多嘴多舌,那种乱嚼舌根子的话你也信?”
  陆鸣一摆手阻止了水根,说道:“舅母,你尽管说……说实话,我确实怀疑我的身世……”
  水根吃惊道:“阿鸣,你这是什么话?全村的人都知道你是陆成才的儿子……”
  陆鸣似笑非笑地盯着水根,把脸凑近他问道:“你觉得我和陆成才长得像吗?”
  “这……”水根呆呆地说不出话。
  陆鸣冲爱花说道:“舅母,你说说,村子里的人都怎么议论的?我又不是小孩了,自然会分辨真假……”
  爱花瞥了丈夫一眼,见他不出声,于是犹犹豫豫地说道:“有人说……你父亲他知道你母亲生你的时候……不但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而且还……还打过你母亲……他们怀疑你可能不是陆成才的孩子……”

  水根听了骂道:“妈的,这不是乱猜测吗?有什么依据?农村里哪个男人没有揍过婆娘……也就是成才死得早,所以才会传出这种闲话,反正是死无对证,阿鸣,来来,别胡思乱想了,喝酒,喝酒……”
  陆鸣一推酒杯说道:“不喝了,我这就走……”
  水根吃惊道:“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晚上就住下吧。”
  陆鸣此刻心里就像是猫爪的一般,哪里还有心思待下去,想起白天老和尚说了一半的话,恨不得马上飞回庙里面问个究竟,只是不便对水根明说。
  “我突然想起一点急事,这样,你开上电瓶车送我到镇上……”陆鸣说完就往外走。

  水根忧虑地瞪了爱花一眼,似乎怪她多嘴多舌,不过,最后还是开着电瓶车把陆鸣送到了镇上。
  陆鸣在步行街买了二十斤当地的土酒,搭上一辆出租车,把他送到了灵山脚下,然后就借着酒劲上山,好在他是从小走惯夜路的,加上还有一点朦胧的月光,倒也不至于迷失方向。
  只是山里面的那份寂静以及四周黑乎乎的茂密丛林让他有点害怕,要不是喝了酒,说不定会半路打退堂鼓呢。
  夜里十一点左右,他终于来到了大殿的门前,寺庙黑魆魆的就像一头蹲伏在那里的怪兽,四周看不见一个人影,大门早就已经从里面拴上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贸然打门可能会惊动庙里面的和尚,于是沿着庙宇的围墙往南走,穿过一片小树林,翻过一道土岗,来到寺庙的后面,没想到那扇破旧的木门竟然也朝里面锁上了。

  陆鸣气得在门上踢了一脚,把装着二十斤的土酒的塑料壶放在门边,琢磨着敲门还是把这扇破门拆掉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