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和尚说道:“当时虽然还是国民党政府,但杀人还是要追究法律责任的,所以,你父亲就跑掉了,一直隐姓埋名在外地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
  那时候我在惠南一个小庙当和尚,有一次晚上出去化斋的时候被主人撞见了,结果被打得头破血流,还要捆了我送官治罪,还好遇见你父亲,才捡回了半条命。
  巧的是我们都姓陆,后来干脆就结拜为兄弟,联手把小庙里的主持和尚赶走了,你父亲也剃光了脑袋当起了假和尚,这么一混就是十几年……
  有一天,我打听到一个消息,说是陆家镇灵山的寺庙香火渐渐兴旺起来,于是就想来这里挂单。

  而你父亲的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了,并且都已经改朝换代,想必不会再有人找他麻烦了,于是,在一个夜晚,我们偷偷来到陆家镇,然后上了灵山的寺庙。
  可没想到当时的主持和尚见嫌我们的相貌不像出家人,竟然拒绝收留,我和你父亲都是练过拳脚的人,尽管年纪大了,可庙里的几个和尚还是被我们打的屁滚尿流。
  不过,他们马上就派人去山下求援,不一会儿,陆怀恩的大儿子陆秉钧就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上山了,眼看双全难敌四手,你父亲只好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要知道,你父亲的身份即便是陆秉钧兄弟也不是太清楚,所以他们赶紧把这事告诉了已经奄奄一息的陆怀恩。
  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陆怀恩竟然没有难为你父亲,有一天晚上,他让人抬着来到庙里面,在一间禅房里跟你父亲密谈了一个多小时。
  然后就让儿子陆秉钧安顿我们在庙里面住下来,并让你父亲当上了主持,这样,我们两个过了几年逍遥快活的日子……”

  “他们都密谈了些什么?”陆鸣问道。
  老和尚摇摇头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你父亲也不愿意多说,我猜测可能是有关修改家谱的事情。
  也许是陆怀恩生怕你父亲说出去,因为,那时候他已经自称是陆家将军的后裔了,连祠堂里都已经供上陆天龙的牌位了……
  而你父亲毕竟已经六十多岁了,又无儿无女,为了图个老有所养,也顾不上那点虚名,自然和陆怀恩达成了协议,不过,我知道他偷偷写了一本家谱藏在自己的禅房里……
  你父亲在寺庙当了主持之后没几年,陆怀恩的呜呼哀哉了,这时陆家镇也变成了陆秉钧陆秉承兄弟俩的天下,好在他们认你父亲为叔父,庙里面也年年有供奉,对我们喝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陆鸣总算是搞清楚了自己“苦难”的家史,可还是不知道自己的来龙去脉,于是问道:“那……我父亲……他……他是怎么跟我母亲……”
  老和尚叹口气道:“人年纪越大,就越孤独,那时候陆秉钧陆秉承的几个兔崽子经常上山来玩,你父亲看着这几个小屁孩总是唉声叹气。
  尤其是一想到陆大将军的香火将在自己的手上失传,便整天闷闷不乐……我当然理解你父亲的心思,于是我就给他出了个主意……”
  “你出了什么主意?”陆鸣问道。
  老和尚嘿嘿笑道:“你小子还不感谢我?要不是我给你父亲出主意,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转筋呢……”
  顿了一下说道:“我们虽然不是守清规戒律的和尚,可把寺庙经营的不错,没几年功夫,庙里面的香火越来越旺,前来烧香拜佛求子的婆娘络绎不绝。
  所以,我的主意就是让你父亲想办法找个女人,让她偷偷生个儿子,这样一来,陆大将军的香火岂不是就续上了?”
  陆鸣没想到自己的出生竟然还是因为这个野和尚的一个馊主意,顿时就恨不起来,毕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轮回呢。

  只是不清楚,在众多的烧香拜佛求子的“婆娘”之中,母亲怎么就成了父亲的“俘虏”,实事求是来说,按照自己的审美观点,母亲的容貌在陆家镇确实不咋地啊,难带前来上香拜佛求子的都是无盐不成?
  “那……我他难道就听……听了你的?”陆鸣似有点不信地问道。
  老和尚说道:“这倒不是听不听我的这么简单,你想想,当年你父亲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又是一个假和尚,哪个女人愿意替他生孩子?
  当然,如果人家知道他是陆大将军的嫡亲真传的话,肯定会有人来借种,可他当初为了能够在寺庙里待下来并且受到陆秉钧兄弟的供奉是有条件的。
  陆怀恩已经逼着发下了毒誓,一是绝对不对外公开他的身份,二是在有生之年皈依佛祖,不再有任何繁衍后代的念头。
  如果违约,就会毫不客气地将我们赶出寺庙,当然,如果我们再年轻一点,也不怕这个威胁,无奈的是你父亲当时毕竟年纪太大了,虽然身体健康也在经不起到处流浪的生活。

  所以,他也不敢公开违反和陆怀恩达成的协议,因此,即便他采纳了我的建议,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实施的。”
  陆鸣一听,似乎渐渐明白母亲为什么一直不敢公开自己身份的原因了,现在看来,显然跟陆怀恩的这个协议有关。
  试想,陆怀恩之所以逼着父亲发下毒誓,显然是想让自己的子孙名正言顺地成为陆大将军的后裔,一旦父亲有了后代,他们的地位岂不是将会受到挑战?
  所以,父亲当年和母亲偷偷摸摸生自己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人生下来以后就更不敢声张了,谁知道陆秉钧兄弟为了维护自己的正统地位会不会斩草除根呢?
  “那他……最后是怎么选中我母亲的?”陆鸣悠闲焦急地问道。

  老和尚盯着陆鸣嘿嘿干笑了几声,然后缓缓说道:“虽然有困难,可也难不住我们兄弟……我们开始悄悄注意那些经常来上香的女人……
  别看你父亲这辈子没有搞过几个女人,可搞过的必然是极品,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犯下死罪了。
  所以,一般的婆娘也难以入他的法眼,更何况毕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要是没有绝世的容貌,也无法让他兴奋起来啊。”
  陆鸣惊讶道:“绝世容貌?可我母亲她……她哪有什么绝世容貌?”

  这一下和尚反倒一脸惊奇地问道:“怎么?难道你见过自己的生母?”
  一句话又把陆鸣搞的一头雾水,疑惑道:“怎么没见过……我母亲去年刚刚过世……”
  和尚愣了一会儿,随即哈哈大笑道:“咱们两个是裤裆里放屁分了岔了……怎么?难道你以为毛竹园那个婆娘是你的母亲?”
  陆鸣大吃一惊,跳起身来颤声道:“你……你什么意思……我……难道她……她不是我的母亲?”
  和尚正想开口,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他急忙站起身来小声道:“有人来了,这件事最好不要说出去,要想知道后面的事情,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陆鸣急忙问道:“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老和尚小声道:“老衲法号重来……”说完,匆匆忙忙钻进竹林不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