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继续说道:“据小道消息传播,经历了第一次深奥失败后,我们国家并没有气馁,据说还会继续深奥,如果深奥真的成功,那就会带来新一轮经济形势跨越发展,亢州,应该具备这种远见才是,而不是一两个钱,就把农民的老本卖出去,卖出去了还不把钱全给农民,政府恨不得全部截留下来。我跟你说吧,什么度假村,什么养老中心,什么高尔夫,全都是幌子,都是奔着亢州未来的房地产业去的,业内的人,谁也骗不了谁,谁都知道怎么回事,就你们这些急于要政绩的官员一听说来了投资商,才跟老爷似的的捧着,把农民的地,就跟撒化肥似的撒了出去,到时,有拍大腿的那一天。”

  对于这个问题,彭长宜从来还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他扭头看着吴冠奇,说道:“贯奇,跟我说实话,北京理想度假村,开发商到底是什么背景?”
  吴冠奇不以为然地笑了,说道:“你一回亢州不就知道了?”
  “没出事之前,我问过亢州的同志,好像谁都不知道,据说很神秘,只来过两个代表,真正的开发商他们也没见过。”
  “哈哈,那是他们不便露面。”
  “对不起,这个我真不能说,所以,你也别难为兄弟。”吴冠奇说道:“不过凭你的聪明才智,你应该能猜出,就是现在猜不出,以后也会猜出的。”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说道:“你这样一说,我心里有点谱了,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在亢州要了地,干嘛还到三源要你那块地?”
  “哈哈。”吴冠奇哈哈大笑,说道:“彭长宜,你果然聪明,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的确有她的事,她到三源要地,另一个合作者是不清楚的,一个是另筑香巢,一个是狐假虎威……”
  彭长宜说:“还有另一个?”
  “是啊,空手套白狼,这个招术是她惯用的招数,她怎么可能出资去做这事?她必须得找合作者。所以,你就不难理解亢州当局为什么这么卖命地压镇老百姓了吧。”吴冠奇巧妙地变了词汇。
  彭长宜恍然大悟。

  吴冠奇说:“不过,你不用担心,事情闹大了,据说他们准备撤了,似乎是省里调查组也知道了这个情况。你既然不知道,就一直装糊涂下去。另一个合作者,在亢州吃到了甜头,文化广场周围的商铺、住宅就是他搞的,据说大赚了一笔,我这样说你就知道是谁了吧?”
  彭长宜点点头,吴冠奇说的是北京星光集团的尤增全。就说道:“他们俩个为什么不敢公开露面?”
  “你傻了吧,公开露面,不就把后台暴露给大家了吗?拿了那么多的地,而且那么便宜,别说暗处的事情,就是明摆着的事情也说不清啊。”
  “可是,可是我听说后台跟那个女人,好像不那么密切了?”彭长宜小心地问道。

  “哈哈,你犯了一个极其幼稚的政治错误。这种掩人耳目的假象你也信?”
  “他没必要做给别人看啊,谁管得了他?”彭长宜明知故问。
  “哈哈,管他的人多了,老婆、舆论,纪委,他也需要避讳,避讳懂吗?”
  彭长宜说道:“那倒是。”想了想,彭长宜又故意说道:“我说你是不是犯了酸葡萄病了,怎么说起那个女人有股酸味?”
  “哈哈,彭长宜,有你我就好不着。我老吴没那么傻,知道哪块奶酪该动,哪块奶酪不该动,尽管我不是你们政治圈的,但是讲政治,也是我们搞企业必须遵循的原则,否则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吴冠奇感慨地说道。

  “是啊,我看你还是守好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吧,在三源过好男耕女织的生活,有钱、有闲,多美啊,简直就是当代的陶渊明。”
  “哈哈,你少给我心理暗示,你放心,我不会去亢州给你添乱,即便我想去亢州发展,我也会以正当手段,正当渠道去的,不会给你惹事,你这张牌,我得慎用,细水长流。哈哈。”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有好的项目,我会找你的。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怕了,你该了解我,冲锋我不怕,只要别让我陷进阵里就行了——”
  吴冠奇点点头,说道:我今天所以单独跟你说这些,想到你有可能不知道这些情况,就是让心里有点底儿。”
  “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她……告诉你的?”彭长宜忽然问道。
  “她傻呀,我告诉你,她上次来这里要地,我就怀疑到她另有意图,都在这个圈子混,有些关系也是我的关系,加上这次亢州出事,我自然就想到是怎么回事了。”吴冠奇稳稳地驾着车,目视前方。
  彭长宜一咧嘴,不以为然地说道:“原来这些都是你的主观臆想,不是事实啊?”
  吴冠奇说:“彭长宜,咱哥俩有什么说什么,我用不着跟你落地砸坑,你爱信不信。”
  彭长宜赶紧嬉皮笑脸地说道:“信,我当然信,你的话我要是不信,世界上我就没有可信的人了。你还知道什么,能否多给我提供一些,我好……”
  “我还知道你彭长宜的情况。”吴冠奇闷闷地说道。

  彭长宜看着他,眨着眼睛说道:“我的什么情况……你知道?”
  “你说什么情况?你不说,不等于别人不跟我说。”吴冠奇自信地说道。
  彭长宜以为他说陈静的事,又以为是这次调动的事,就说道:“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情况瞒着你?如果是这次调动的事,我跟你说,我提前一点都不知道,你说你中午听说的,我呢,我是下班后接到的电话,让我一点半赶到锦安组织部报道,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到了锦安才知道,应该说你比我知道的还早。”
  吴冠奇哈哈大笑,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吴冠奇指着他说:“你单身的事。”

  彭长宜一听他说这个问题,就泄气了,脸别到窗外,说道:“少提。”
  吴冠奇笑了,说:“你回亢州,别的我不担心,因为你的工作能力在哪儿摆着呢,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现在身无分文不说,还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你说你现在可真是够寒酸的,混到了这个份上,是不是不开工资你连饭都吃不上?”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开工资也能吃饭,实不相瞒,吃饭,几乎花不到自己什么钱。”
  “我是打个比方。”吴冠奇说道:“吃饭不花钱,跟小姑娘调情不花钱,但是将来真要谈婚论嫁也不花钱吗?”

  “嗨嗨,谁跟小姑娘调情了?谁要谈婚论嫁了?”彭长宜急了。
  “我说,说道小姑娘,你怎么不淡定了呢?你上次嗓子哑住院,我和小楠去看你,那个小护士跟你眉来眼去的,你以为我们没看见啊?”
  彭长宜一撇嘴,说道:“还眉来眼去,我彭长宜会吗?”
  “你彭长宜不会,不等于小姑娘不会啊,是她出卖了你。”
  彭长宜看着吴冠奇,说道:“是不是羿楠说的?”
  “女人心细,所以总能发现问题。”
  “是不是也发现你什么问题了?”

  “我可是不敢,我现在跟她上街保证都目不斜视。”
  “你能管住自己?”彭长宜斜着眼问道。
  “哈哈,必须管住,我不年轻了,早就过了浮躁期了,接下来要好好享受以前没有享受到的温馨家庭生活了,不像你,刚从围城里出来,看到什么都新鲜,我是新鲜够了,主动进城的。”吴冠奇深有感触地说。
  “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会心无旁骛、忠贞不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