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急忙走下台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乡亲们,以后你们路过亢州的时候,想着到我那儿落个脚,想我了,就去亢州找我喝酒,乡亲们,再见了——”
  许多人都哭了,彭长宜也很难受,他红着眼圈上了车,老顾早就把车停在了门口的位置上,等彭长宜上来后,就发动着车,缓缓地驶出了三源市委大院。送行的人们,便跟了出来。
  驶出一段路后,老顾说:“他们还在送。”
  彭长宜扭头一看,人们涌上了马路,跟在车的后面,彭长宜说:“停车。”
  老顾停车后,彭长宜开门下来,他站好,再次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挥手让大家回去。
  康斌和县里的领导们站在人群的前头,就见康斌转过身,向大家挥手,然后冲彭长宜招手,意思是请他上车。
  彭长宜这才上了车,心情复杂地踏上了回亢州的路……
  此时,在亢州市委会议室里,坐着三部分人,一个是以关昊为组长的省委关于牛关屯事件的调查组,一个是以岳晓为首的锦安市组织部等领导,其次就是以朱国庆为代表的亢州市四大班子全体成员。三路人马都在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彭长宜。
  已经十点多了,彭长宜没有按既定的时间赶到,朱国庆跟岳晓耳语了几句,岳晓说道:“关组长,要不先请到接待室等?”

  关昊表情严肃,目光冷峻,他伸出手挥了一下,说道:“不用,就在这里等。”
  这时,岳晓起身出去,他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翟炳德打来的,告诉他彭长宜已经在路上了,是被老百姓们围住了,让岳晓跟省委的同志们解释一下。
  岳晓回到会议室后,跟关昊说道:“关组长,刚才翟书记来打来电话,彭长宜同志已经在路上了,他之所以耽搁了,是因为早上走的时候,被老百姓们围住了,大家都来给他送行,他出不来,所以耽搁了。
  听了这话,关昊紧绷的脸有了一丝松弛,他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继续低头看着朱国庆给他们的亢州资料,尽管这些他早就一清二楚。

  再说彭长宜,他们出了三源县城,出乎意料的是,在即将驶上盘山路的时候,一辆车打着双闪停在路边,车的旁边站着吴冠奇和羿楠。
  彭长宜笑了,说道:“停车,看这两口子又来哪出?”
  老顾便把车停在他们面前,顶在吴冠奇车的后面。
  一下便拉开了老顾这边的车门,说道:“老顾,下来,咱们俩换换,你去开我的车。”
  老顾一听,就下了车,走到羿楠旁边,上了他们的车。
  吴冠奇就进来了,坐在驾驶座位上。
  彭长宜瞪着他说道:“嗨,你怎么回事,干嘛上我的车?”
  吴冠奇笑笑,降下车窗,伸出手,给老顾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们跟在后面,随后,便驾着车并道。
  羿楠就笑着跟彭长宜扬扬手,坐回车里。羿楠已经有了身孕,平跟鞋、宽松的衣服,而且明显的有些笨拙。
  彭长宜笑了,也冲羿楠招手,然后回头看着吴冠奇,说道:“你这是演的哪一出?携妻带子的要跟我来段十八里相送吗?”

  吴冠奇笑了,他驾着车平稳地向前驶去,老顾开着吴冠奇的奔驰跟在后面。
  “别说得那么伤感。”吴冠奇笑着说:“我是昨天中午知道的消息,但是当时没在家,昨天晚上赶回来的。想找你着,后来听说你晚上喝多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住院故意喝多,还是真的喝多了?本来想去医院看你着,怕你反过来说我饱汉不知饿汉饥,所以我才没去打扰你,成全了你住院的阴谋。早上给你打电话,你关机,我就跟小楠去市委了,发现老百姓站了一院子,等着给你送行,我一想,别在那儿给你添乱了,还是到半路等你吧,反正这里是你的必经之路,除非你插翅非过去。呵呵,这也是你没有时间接待我的非常之举。”

  听吴冠奇表述完,彭长宜说道:“你这话有毛病啊,怎么是我故意喝多想住院?我有病啊往那个地方跑?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喝多,就几杯就把我撂倒了,从来都没有的事,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就把我弄到医院去了。还我自个想住院?你就瞎掰吧。”
  “哈哈。”吴冠奇大笑,说:“我还以为你喜欢那个小护士,故意喝醉的呢?”
  “去你的吧!”彭长宜给了他一拳,想到跟陈静的温存,他笑了。
  吴冠奇没在这个问题上跟他打哈凑趣,就说:“长宜,说实在的,这次听说你又要去冲锋陷阵,我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
  彭长宜扭过头,看着他,说道:“你,什么意思?”
  吴冠奇爽朗地大笑,说道:“你想想,你彭长宜尽管被万人瞩目、敬仰,但你是不自由的,而我呢,尽管是遭人唾骂的奸商,但却是自由的,没有人指挥着我上这上哪儿的,而且,我也没有退休这一说,除非我不干,没人能罢免我。哈哈,我昨天晚上还跟我家小楠说呢,尽管搞企业的也很难很难,但是跟彭长宜比,还是有着他无法比拟的优势啊——”
  彭长宜给了他一拳,说道:“你就刺激我吧。呵呵,咱俩是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谁的事都不好干,谁难受谁知道。所以呀,你也别臭美!”
  “哈哈。”吴冠奇开心地笑了,说道:“还有一点我庆幸,你这次又要冲锋陷阵用不着把我绑在你身上了……”
  “我说,你这个人真是阴险,我什么时候把你绑在我身上了,那是看到了三源能给你带来巨大的利益,而且,你这只老天鹅没安好心,总想着在三源配对成功。金钱、美女你都占了。临了临了还说便宜话,真不是人。”彭长宜看着他说道,脸上就有了一脸的鄙夷。
  “哈哈,你这人脸子怎么这么急呀,你让人把话说完啊。我的意思是,这次,你不用我跟你冲锋陷阵,但如果你需要,我还有点剩余的力气,我随时听你召唤,亢州,我更加看好。”
  彭长宜不假思索地说道:“你还是歇歇吧,留着你的力气用在三源、用在你老婆身上吧,我再拉你去冲锋陷阵,人家老康会怎么想,我这不是拆三源的台吗?”
  吴冠奇说:“你看,你狭隘了不是。我是说我还有剩余的力气,也就是说在不影响三源建设的情况下,如果你需要,就招呼一声,我还可以跟你一块冲锋陷阵。亢州离北京那么近,而且两条高速路都在亢州有出口,北京的住房那么贵,你看吧,不出一两年,亢州房地产一定会火爆起来,而这期间,谁先登录亢州,谁就是最大的赢家,因为亢州的地价现在还没有炒起来,也就是说当局还没有意识到亢州是淘金者掘宝的地方,所以,我也跟你透露一个信息,谁再征用农民的土地,千万一两个钱别让他拿走,我说这话你记住,不出两年,有可能一年,亢州就会出现许多这样的诱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